一世兵王葉浩

作者:我本瘋狂

 “華夏武學界沒人了嗎?

連續三天無人敢接受我的挑戰?

這樣吧,未來三天,除了華夏游龍之外,其他任何絕世強者之下的華夏武者應戰,我只用一只手,若對手能擋住我十招,算我輸!”

第二天一大早,中山一忍便按照忍皇的安排,對外發表了聲明。

他的聲明不但很快傳遍了全球各大頂尖勢力,而且被日本媒體大肆報道。

日本媒體甚至還報道了他在過去七天里的挑戰過程——強勢擊敗重創四名華夏武者,其中兩名是華夏武學界年輕一代的絕世天才,而最后三天無人敢應戰!這些報道很快傳遍了全球,引發了武學界之外的人關注,更是在華夏引發了軒然**!“媽~的,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太狂了!”

“我們華夏武學不是號稱世界第一嗎?

怎么連個小鬼子都打不過?”

“武者應該勇往直前,但我們偌大的華夏,三天之內,都無人敢去挑戰那個中山一忍?

這實在太可悲了!”

“是啊,如果讓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獲勝離去,這將是華夏武學界乃至整個華夏的恥辱!”

……關于中山一忍的報道很快便在各大媒體平臺引發了熱議,人們群憤激昂,既為中山一忍的狂妄感到憤怒,又為華夏武學界的無能與懦弱感到悲哀。

眼看輿論聲勢越來越大,相關部門啟動應急方案,通知各大媒體平臺刪除相關報道。

然而——相關部門忽略了這件事情的核心——中山一忍是一名日本武者!這牽扯到上百年的恩怨,也喚醒了民眾心中對于那段苦難歷史的痛苦回憶,更激發了所有人自始至終無法忘懷的仇恨。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所謂的應急方案非但沒有將事態壓下去,反倒是愈演愈烈,幾乎達到了全民憤怒的地步!尚且連普通民眾都如此,何況武者?

“華夏武學界不可辱,我愿與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一戰,哪怕戰死也無怨無悔!”

“當年,我們的國家那么弱小,我們尚敢拼死一戰,如今我們的國家強大了,我們反而不敢戰了?

這是哪門子道理?

各大名門正派若是不愿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我愿拼命!”

許多華夏武者通過各種不同的平臺出聲,而且很多人直接涌向了陳家寨。

為此,古宗年第一時間做出指示,讓華武組織的人在陳家寨寨子口布控,嚴禁華夏武者應戰中山一忍。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華武組織和各大名門正派為何這么膽小怕死,但我張柱愿意拼死一戰!”

“我李虎也愿意拼命!”

正午的時候,陳家寨寨子口人滿為患,一些華夏武者情緒激動地要應戰,結果被華武組織的人阻攔,顯得很不滿。

“大家安靜!請安靜,聽我說兩句!”

現場負責維護秩序的華武組織成員,氣運丹田,大聲吼道,等將所有人的聲音壓了下去之后,才繼續道:“古主任和華武組織都理解大家的心情,也很欽佩大家的勇氣,但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們白白送死!換句話說,你們應戰,除了徒增傷亡之外,沒有任何意義!”

“我寧愿在擂臺上戰死,也不愿跪著生!”

“拋開生死不說,戰,代表我們的態度,如果我們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這是何等的悲哀?”

隨著那名華武組織成員的話音落下,現場當下又亂成了一團,很多武者的情緒非常激動。

“嘿……”生死擂臺上,盤膝而坐的中山一忍睜開眼,看到眼前的一幕,冷笑不已。

不光是他,忍皇、中村俊輔和其他日本古忍殿的武者也是一臉計謀得逞的笑容。

“哈哈……原來華夏武者也并非全部都是懦夫啊!”

“只是,就憑他們的實力也想應戰中山一忍大人?

中山一忍大人一根指頭就能戳死他們吧?”

“沒錯,哪怕他們一起上,中山一忍大人都能殺他們如屠狗!”

與此同時,日本武學界陣營里傳出了一道又一道戲謔的聲音。

“小鬼子,你說什么?”

“我**,有種跟你張爺爺生死一戰!”

那些華夏武者原本情緒就非常激動,此刻聽到那些日本武者的話,一個個頓時炸了。

“安靜!”

就在這時,武空來到了陳家寨寨子口,一聲大吼,再次將所有人的聲音壓了下去,也令得所有人將目光投向了他。

“諸位,我是華武組織執法部的武空。

在這里,我說明三點。

第一,華夏人永遠不是懦夫,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后也不是!第二,華武組織這樣安排,有我們的理由。

第三,目前距離挑戰結束的期限還有兩天多時間。

如果等到第十天,華武組織還沒有安排人應戰的話,你們若想應戰,我們絕不阻攔!”

眾目睽睽之下,武空緩緩開口,語氣堅定,聲音鏗鏘有力。

難道華武組織后續還會安排武者應戰?

華武組織要安排秦風,還是游龍?

聽到武空的話,那些嚷嚷著要應戰的華夏武者,情緒穩定了一些,也冷靜了下來,同時心中充斥著疑惑。

“我很期待下一個找死的人。”

中山一忍冷冷一笑,非但不懼,反而期待秦風和其他華夏武者盡快來應戰。

“大家可以先回去,也可以留下來,等著觀戰。

至于華武組織會派什么人應戰,這是機密,而且日本武者就在這里,我不方便透漏。”

中山一忍的話音剛落,武空不等那些華夏武者用言語反擊,也不等他們發問,便再次開口維持秩序。

那些華夏武者本來各個都想問下一個挑戰的人是誰,聽到武空這么一說,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這讓武空暗自松了口氣,同時心中隱隱有些擔憂,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如果華夏這一戰真的敗了,就不光是華夏武學界的恥辱了,而是整個華夏的恥辱,甚至會影響和打擊華夏人的士氣!……傍晚時分,東北某個偏遠的村子,一戶農家。

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伯,拎著一把砍柴刀,正在院子里砍柴。

雖然他年紀已經過百,但**骨硬朗,沉重的砍柴刀在他手中像是沒有重量似的,揮刀輕松而自如。

而且,若是仔細觀看,可以發現,老伯砍柴極為輕松——他的動作看上去很慢,而且看著沒有用力,但每一刀下去,木柴恰好被砍斷,力度、角度恰到好處。

“太爺爺,發生大事了!”

就在這時,一名少年拿著手機,走進了院子,沖著老人喊道。

“什么大事?”

老人停下刀,微笑著沖少年問道。

“網上有報道,日本武學界有一個叫中山一忍的武者,向我們華夏武學界發起挑戰,接連打敗四名華夏武者,之后三天無人敢應戰……”少年說到這里,下意識地停頓了一下。

因為,他發現太爺爺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的身前,并且將自己的手機拿了過去。

陽光下,老人瞇著眼,逐字逐句地瀏覽著新聞,臉上再無往日的慈祥,而是一臉寒霜,身上更是彌漫出了一股可怕的殺氣。

老人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得少年感到很陌生,也有些莫名的恐慌。

“小莊,你告訴你爸媽,太爺爺要出一趟遠門,讓他們不要等我吃飯,而且這一趟有可能會很久。”

足足半分鐘后,老人才將手機遞給自己的重孫,同時那張被歲月腐蝕的臉上恢復了慈祥的笑容。

“太爺爺,你要去哪里?”

少年滿臉疑惑,在他的記憶中,自己的太爺爺從未出過遠門,甚至沒有走出過大山,最遠也只是進山打獵。

“抗日。”

回應少年的是簡短的兩字。

話音落下,那個一身麻布衣服的老人,拎著砍柴刀,閃出了院子。

夕陽下,老人手中那把破舊的砍柴刀上隱隱泛著紅色。

那是一千八六十二名侵略者的鮮血滲進刀刃留下的。

時間為九十年前。

九十年前。

有個叫鐘夫的年輕武者,用一把砍柴刀殺到日本關東軍聞風喪膽。

今天。

有位遲暮的老人,拎著砍柴刀,再次上路。

…………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