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之道

作者:逆天

    “大市長啊,其實我今天來就是希望你能夠給我在市里安排個工作,畢竟我在福康縣也干了些年頭,這市里……”

    “東新同志啊,市里各機關的人事安排都有他們的規則,你說我怎么好給你開口子啊?再說要是我今天給你開這個口子,那其他人也來找我,到時各個機關的工作怎么辦?到時我的工作怎么辦啊?”陳市長意味深長地看著衛東新道,“你就理解下我這個老同志吧。”

    “我說大市長,其實只要把我安排到煙草專賣局當個局長就行,其實我的要求不高的。”曾一飛聽到衛東新的聲音充滿曖昧。

    見這衛東新都行賄來了,曾一飛開始暗自叨念,難怪人家說官是跑來的,不是干出來的。**對了門路,就會一路官運亨通。這貨今天敢情是來**門路的啊。曾一飛心里產生好奇,開始認真聽市長和衛東新的對話。出了偷聽,他還偷偷往陳南音臉上看。

    只見陳南音的臉色馬上拉黑下來,說:“咳咳——東新同志,你這是在干什么,趕快把這東西收起來,在我的辦公室里不興這一招。”衛東新依舊充滿曖昧地笑道:“大市長剛到濱江履新,這算是我作為老同事的一點意思嘛。至于我工作上安排那就等以后再說嘛。”

    “東新同志,看來你真不了解我啊,這東西我要是收下,不僅是毀了你,也同樣是毀了我自己啊,你快點收起來吧。”陳市長的語氣有些沉重。

    “大市長你就通一下情理嘛,不過是我這老同事的一點心里啊……”

    “既然跟你說不明白,我就不跟你說了。”陳南音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說道,“我現在還有工作要做,看來是不能再聊下去了。”

    陳南音之所以對衛東新的行賄行為用開玩笑的語氣交流,是因為不想破壞老同事間的情誼,但她對這種跑官要官的行為特別不滿,所以在和衛東新打完哈哈,就又對一邊的曾一飛喊道:“一飛你過來一下。剛剛市委的萬書記打電話說,我今天要去參加那個展銷會是幾點開始的?”

    曾一飛正在偷聽領導說話,聽到領導的話,自然就猶如條件反射一樣站了起來,屁顛顛地過去,說:“市長,九點五十**始,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你是不是準備過去。”

    陳南音提出剛剛已經拒絕的工作安排,就是要用合理不傷人的方式將老同事衛東新打發走。沒想到曾一飛這小子悟性不錯,竟也回答的滴水不漏,所以她心里感到很滿意,“嗯”了一聲,說:“你先幫我送一下韓局長,我去收拾收拾就去那個展銷會吧。”

    把陳市長的老同事送走衛東新后,曾一飛卻面臨著一個新問題——陳市長倒是去不去參加展銷會。

    “市長,展銷會的事……”為試探市長的心思,曾一飛刻意把話才說一半停下來,如果等下市長真打算去參加展銷會,那就接著往下說。如果市長剛剛提起展銷會的事只是隨口說說,那她自然也會表達出來。

    果然,曾一飛才剛剛提出建議,陳南音就打斷他的話說:“你幫我拿份《濱江參閱》來吧,早上我要好好了解一下濱江對你情況,展銷會的事你跟萬書記的秘書打掉話一下,讓萬書記安排別的領導去。”

    接下來的時間陳南音都在看《濱江參閱》,曾一飛發現陳市長在看《濱江參閱》時,俊俏**的臉上寫滿認真,或者說那張臉上根本看不到具體的表情和情緒。曾一飛不知道市長是不是因剛剛招待一個跑官者而心情不好。

    上午來市長辦公室走動人很多,有好幾個是陳市長的老同學,有的人是打電話到曾一飛的手機上,有的直接殺到市長辦公室求見。在陳市長的指示下,曾一飛將這些人一一打發。臨近下班時,公安局的副局長顧國兵的求見,陳市長才讓曾一飛將顧副局長迎進辦公室。

    陳市長對顧副局長的到來非常熱情,在曾一飛給兩人切了茶后,還吩咐曾一飛先回一處把辦公室里的重要東西收拾一下。知道市長有事要和顧副局長說,曾一飛就識趣地離開。

    曾一飛成為市長秘書的消息,在昨晚就像長了腳一樣在府辦傳開。當他邁進秘書處時,在他被一擼到底的時代里對他避而遠之的同事們就紛紛熱情上前向他表示祝賀。雖然知道這些同事是墻頭草,但對于他們的招呼曾一飛卻大方的一一回應。

    “一飛你可真牛氣哦,上次我還猜測說市長會不會選你當秘書,沒想到你還真當上市長秘書啊。”正在曾一飛和大家打招呼時,祁娟娟抱著一大堆的報紙進來,她一進來就朝曾一飛打趣道。

    “姐,瞧您這話說的,這不都是領導的安排嘛,有什么牛氣不牛氣的啊。”曾一飛笑瞇瞇地朝祁娟娟回應,祁娟娟一直對他不錯,所以他也愿意和祁娟娟交流。祁娟娟說:“古時候皇帝為什么重用太監?因為太監就象現在的秘書。你現在給市長大人當秘書,就等于給皇帝老爺當了太監,這以后我看你是要步步高升啊。”曾一飛遂陪笑著阻止祁娟娟說下去:“我說我的好姐姐呀,您就別拿我開涮啦,我才給市長當上秘書,您就把我看成太監,我看以后看見您,我就得閉著嘴巴不敢說話了,免得您真把我當公公。”

    祁娟娟被曾一飛一繞,就笑吟吟地對墻頭草們說:“曾一飛這小子的確有本事啊,大家說說看,現在曾一飛已經成為市長秘書,是不是應該請大家吃個飯慶祝一下啊?”

    曾一飛也有意和大家打成一片,就接過齊娟娟的話說:“要我請客可以,不過我剛剛接手市長秘書的工作,市長那兒事很多,所以等我能把手里的事忙完了再請大家吃飯好嗎?”

    正在曾一飛和大家打得火熱時,于世杰突然拿著一份資料走進科室的大門,于世杰還沒進來,就聽見辦公室里吵吵鬧鬧的,遂朝著辦公室里咳嗽道:“都閑的沒事干嗎?怎么還有時間瞎吵吵啊?”

    隨著于世杰進入科室,墻頭草們頓時沒了聲音,該干活的回去干活,等著看戲的人不時偷偷往曾一飛和于世杰身上窺,等著看兩人是不是要干仗。只有宋小明和祁娟娟兩人卻站在原地,還在小聲地交流著。

    曾一飛大方向于世杰走了過去,招呼道:“于處,過兩天我想請大伙兒吃飯,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于世杰昨晚就知道曾一飛成為市長秘書,為得到市長秘書的職位,將來好在官場上謀個好前程,于世杰近日沒少往馮妙影的家跑。誰知做夢都想得到的市長秘書職位竟入了曾一飛囊中,讓于世杰怎能心不酸?現在他頓時明白昨天在找曾一飛談報告時,曾一飛為什么敢那么強硬地跟他說話。

    于世杰心里像倒翻了五味瓶:“到時再說吧,我也不知道到時有沒有時間。”

    于世杰說完這番話,就轉身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曾一飛討了個沒趣,加上預計到那個顧副局長這會兒應該也離開市長辦公室了吧?便和處里的同事們打了個招呼,就轉身回去。

    走到市長辦公室門口時,曾一飛發現辦公室副主任馮妙影的剛好從市長辦公室出來。

    剛想打招呼,馮妙影就笑瞇瞇地對他招呼道:“一飛啊,上哪兒去啦?”

    馮副主任的主動招呼,讓曾一飛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勾走了,使曾一飛本能地朝她注視了起來。馮副主任今天穿著干練的OL通勤裝,白色的襯衫,袖子挽在手腕上,黑色的窄裙很好將她修長的下身展現了出來,她和婀娜的身姿讓經典裝扮變得與眾不同。

    每次見到馮妙影,曾一飛都會被她身上的魅力所折服,每次都會讓他產生與之交流的想法,這次也是一樣的。

    “剛剛回一處收拾了點東西。”曾一飛笑著,“主任,您來找市長有事?”

    “我來給市長送報表。”

    “哦。”

    馮妙影嘴角微微上揚,突然笑問對曾一飛笑道:“對了一飛,你那天晚上到我家里找我是有什么事啊?”

    曾一飛目光在馮副主任身上停留了會兒說:“哦,是這樣的主任,您上次在福康縣時,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難受的在半路開不了車子嗎……我后來尋到了種草藥,可以治療您的病癥,前天晚上我去您的家里是為了給您送草藥的。”

    馮妙影漂亮的臉上露出一種嫵媚的笑容,說:“呵呵,你知道我是什么毛病啊?”曾一飛臉馬上紅了起來,總不能告訴主任自己在留意她的痛經問題吧?沉思了片刻,他不好意思地笑著說:“是這樣的主任,我也有您這樣的問題,每個月都會疼的厲害……所以我對治療這方面問題的方法也經常留意,之前我在外地出差時得到了這草藥,回來給我妹煎了吃,沒想到一吃就好,所以準備給您也試試。”

    聽完曾一飛的話,馮妙影心里頓時暖暖的,她是第一次嘗到感覺被人關心的滋味,所以對曾一飛有種說不出來的感情。

    “你還真有心。”她嫣然一笑。

    “主任,我就是看您當時那么難受那么痛苦,我心里有些……嗨,所以我才會留意的,這樣吧,今晚要是有時間我給您送家里去吧。”曾一飛像初戀中的男孩要給女友送禮一樣。

    馮妙影不好意思地,說:“我晚上還有點事要處理呢,我看這樣吧,周末有空的話,你再把藥給我吧,為表示對你的感謝,我請你吃飯如何?”

    “嗯,主任,那我周末就給您送過去吧。”

    “好了一飛,我辦公室現在還有點事要處理呢,我先回去吧,改天再聊。”

    曾一飛點點頭。

    進入市長辦公室,曾一飛見顧副局長已經走了,陳市長正在看報紙,也不敢打擾,就在一邊候著。在一邊的辦公桌上候著的時候,曾一飛的心頭就被一種擔憂給困擾著。

    在官場上,領導和下屬的關系是微妙的。對于上司來說,無法控制你的下屬是一件危險的事情;而對于下級來說,無法控制你的上司將使你隨時處于不安之中。曾一飛現在苦苦找不到給市長當秘書的感覺,所以和市長在一個辦公室窩著時他會感到透不過氣。所以,他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晚上跟司機郭軍平送市長回市委大院休息后,曾一飛就住處思考起如何找到給市長當秘書的感覺,思考如何接近市長,思考如何讓市長對他有好印象。

    正在曾一飛思考著如何找個突破口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接起電話,便聽到宋小明那戲謔的聲音:“大秘書,晚上有時間嗎?咱找個地方放松一下吧。我現在就在你家樓下,咱們找個地方坐坐,我剛好也有好多話要跟你說你。”

    宋小明直接就殺到門前來,曾一飛就不好再找理由拒絕:“好吧小明,那在樓下等等吧,我現在馬上下去吧。”

    下了樓,曾一飛看到了正在樓下一張石桌上坐著,宋小明一看到曾一飛,便笑笑說:“曾哥,咱找個酒吧,邊喝酒邊聊天吧。”

    對宋小明建議去酒吧放松的邀請,曾一飛想都沒想就拒絕道:“不了,我明天還得上班,給市長當秘書得時刻保持清醒,若因為喝酒誤事,豈不是自找麻煩啊?”

    “哎,我說哥啊,咱又不是拼酒,你怕什么呢?少喝點兒又不會礙事的。”

    “我現在是市長秘書,要是讓人撞見我在酒吧那種地方……恐怕影響不好啊……”曾一飛頓了一下,“我看這樣吧,咱就在附近找個飲料店坐坐如何?聊一會兒,晚上我還得回去看材料呢。”

    宋小明點頭說好。

    兩人找了家叫“水水葡京”的飲料店坐下,服務員剛將飲品端上來,宋小明就屁顛顛地說:“我說曾哥,現在你當上市長秘書,咱哥是不是該好好給于世杰那王八蛋上點手段啊?哥啊,咱們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幾天這個機會啊。”

    看著宋小明興致勃勃的樣子,曾一飛嘆了兩口氣說:“我并沒想過要整于世杰,我現在只想好好地工作,不想去惹那些麻煩啊。”

    宋小明今天抱著跟曾一飛一起整死于世杰的期望而來,誰知卻表現不給力,讓他頓時大失所望:“曾哥,你怎么會這么說呢?你記得吧,當初我舅在市府辦時,我們對于世杰多客氣啊,可后來于世杰當上一處的副處長后對咱怎樣?還不是說整就整咱?他在整咱時下手多狠啊。”

    曾一飛心里清楚,宋小明和他一起落魄過,也被于世杰整得夠狠,所以自己一成為市長秘書,接近了權力中心,宋小明就想借自己的風頭去打擊別人。還沒站穩腳就想著報復對手,這是官場上的大忌,曾一飛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曾一飛說:“小明啊,我現在剛成為市長秘書,不知道是有多少人在盯著呢,你說我還沒真正得勢就和于世杰干仗,這不是自找麻煩嗎?于世杰背后站著的是姜華強秘書長,你覺得人家會讓于世杰在我這兒吃虧?所以這些話,以后你就別說了吧。”

    宋小明被曾一飛話中的道理鎮住,就沒再說什么,他默默地看著曾一飛,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曾一飛繼續向宋小明說出自己的擔憂:“現在我當上市長秘書,處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兄弟,他們對你肯定會很客氣,你要好好跟他們搞好關系,跟處里的人搞好關系,以后就沒人敢整你嗎?再說你好好把自身的條件搞好,我相信到時你會有好發展的。”

    宋小明從曾一飛的話中似乎聽出什么味:“哥,你是不是打算今后在官場上助我一臂之力啊……”曾一飛馬上打住他,說:“好啦小明,聽我一句話,努力把自身條件搞好吧,不然以后誰都幫不上你。”

    近日,前來市長辦公室跑官的人依舊很多,這些人大多都和陳市長以前共事過,但大多數的人都被陳市長堵在門口不讓進的。曾一飛在市長的身上見識到一種高風亮節的品質。在最近這段時間里,曾一飛也陸陸續續地了解了市長的一些家庭情況,一是了解到市長的愛人鄭俊峰是北京一家研究單位的領導,倆人長時間分隔兩地各自為政;二是了解到市長倆家人的情況,比如老父親在福康縣養老;市長的兩個哥哥都在江南省鄰省的江北省省政府工作……

    周四,早班一開始,陳市長突然對曾一飛問道:“一飛啊,今天《濱江晨報》看了沒有啊?”

    曾一飛以為市長是想要看《濱江晨報》,遂馬上回應說:“市長,我還沒看呢,你是不是要看《濱江晨報》?我去給您拿來吧。”

    陳市長說:“不用,我在吃早餐時看過報紙,這里面有一條新聞寫的是咱濱江市的清流河存在大宗的污染事件,我想去清流河看看那邊的環境。”

    清流河是濱江北面清河鎮的一條河流,曾經因為水流清澈而聞名,顧得名清流河。可惜這些年清流河邊上蓋起了一座化工廠,在化工廠的污染下,好好一條清流河便成了濁流河。再也沒了以前的清澈水流了。

    清流河被污染的信息之前在報道和網絡上就看過不少。曾經還有好事者做了一個實驗的視頻放在網上,視頻中該好事者當場把一條鮮活的金魚放在清流河里的水中,當時魚在水里一分鐘不到就翻了肚子。

    陳市長提出要去清水河,顯然是要微服私訪。

    AA2705221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