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有了人力,有了足夠的錢糧,有了一個切實可行的方向,那么……一切也就好辦了。

    肖靜騰不傻。

    他總感覺自己的師公還知道一些什么。

    出于對師公完全無條件的膜拜,但凡有什么困難,便厚顏無恥的登門,去尋師公,希望能從師公口里得出答案。

    可師公的性子很乖張,有時倒是很大氣,直接回答他提出的問題,而且肖靜騰驚奇的發現,一旦用了師公的答案,回去一驗證,果然……師公是對的。

    可有時候問出的問題,卻是石沉大海,師公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揚言讓他趕緊滾。

    對于師公的脾氣,肖靜騰早已習以為常了。

    可無論如何,許多的障礙,卻在師公的提點之下,不斷的清除。

    不只如此,因為有足夠的人力,這些人,此前都是工學、算學方面的人才,隨著他們對電學的研究*,也開始有所成就。

    這等事,無非就是積少成多,漸漸的,研究所已經打開了一些局面。

    而對于方繼藩而言,成日跑來求教的肖靜騰,實在是令他煩不勝煩。

    對于所謂的電學,他不過是半桶水而已,所有的學問,也不過是拜上一世的教科書所賜,直白的說,他就是個門外漢,所有的記憶,也不過是一些基礎的原理,至多……也就給肖靜騰指點一下方向。若是肖靜騰問到了其他的細節,方繼藩便要忍不住要罵街了,到底誰在研究來著?

    如此這般,實是不堪其擾,方繼藩搜腸刮肚,偶爾也會親臨研究所,看看他們的研究進程。

    研究所里的人多,各自的方向不同,更多人是無頭蒼蠅一般的想當然,被方繼藩拍打著腦袋,痛罵一通,而后糾正他們各種奇怪的想法。

    大抵……一切進展還算順利。

    卻在此時……有人來拜訪了。

    這人是個儒生。

    當然,這個儒生的身份,現在卻非一般,此人如今已拜為了奧斯曼國太子少傅,以禮部左侍郎的身份,前來大明。

    方繼藩當然不認得他,只看了一眼名敕,口里喃喃念道:“李政……這是哪一根蔥?來人啊,把人叫進來。”

    沒多久,李政就踱步進來。

    數年前,他如喪家之犬一般的出關,可謂落魄到了極點。

    而如今,在五年之后,他回到了久違的京師,甚至到了京師,第一個要見的,就是當初將他踢出大明的齊國公,不,現在齊國公已成為了鎮國公。

    李政面帶微笑,此番風塵仆仆而來,他已搖身一變,雖不至位極人臣,卻也是平步青云,一飛沖天。

    “學生見過鎮國公。”

    方繼藩打量著他,此人綸巾儒杉,一副偽裝成智者的智障模樣,面帶微笑,似乎極力想要使自己的情緒能夠平復。

    方繼藩淡淡道:“你求見我,所為何事?”

    李政早就將方繼藩研究透了。

    自是知道方繼藩的脾氣。

    他依舊微笑:“我奉國主之命,特來出使,今日剛剛到大明京師,我奧斯曼國主,當初與鎮國公有過一面之緣,至今……國主對鎮國公還是念念不忘,一直對左右說,大明能稱得上英雄者,唯鎮國公是也。國主一直想與鎮國公再敘,奈何如今已登大位,日理萬機,操勞國政,實是分身乏術。此番學生出使,來時,國主千叮萬囑,讓學生定要面見鎮國公,問一聲安,又譴我帶來書信一封,備禮三車,還望鎮國公笑納。”

    方繼藩看著李政,自然也注意到,這李政提到了蘇萊曼時,口吻之中不免帶著幾分驕傲的語氣。

    說著,李政取出了書信。

    方繼藩接過書信,只見上頭是漂亮的館閣體。

    不得不說,這蘇萊曼,當真是恐怖如斯,這才數年功夫,行書居然進步如此之快,行書的水平,竟已在他之上了。方繼藩倒吸一口涼氣,心里禁不住暗罵,這個狗東西……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