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兩萬里

作者:凡爾納

在這次大風暴之后,我們的船被拋到東方去了。在紐約或圣勞倫斯河口附近陸地逃走的一切希望都消滅了。可憐的尼德十分失望,他像尼摩船長一樣孤獨,不理人。康塞爾和我,我們再不離開,時常在一起。
  我上面說過,諾第留斯號躲到東方去。更正確一點,我應當說是躲到東北方去。幾天來,它有時在水面上漂流,有時在水底下行駛,在航海家十分懼怕的濃霧中間沉浮不定。這些濃霧的發生主要由于冰雪融解,使大氣極端潮濕。有多少船只在這一帶海中找尋岸上模糊不清的燈火的時候就沉沒了!有多少災禍由于這些陰暗的霧氣造成!在那些暗礁上,回潮的聲音被風聲所淹沒,因而多少船只未能避免觸礁的厄運,在船只之間,盡管它們有表示方位的燈光,盡管它們鳴笛相告,敲鐘報警,仍然發生了多少次相撞。
  所以,這一帶海底的情形真像是一所戰場,戰敗者靜默地躺在那里。有一些已經朽爛了,另一些還嶄新,它們的鐵制部分和銅質船底反映出我們探照燈的光輝。這些船只中間,有多少在統計表中特別指出的危險地點——種族角、圣·保羅島、美島峽、圣·勞倫斯河口,連同它們的船員,它們的乘客,一齊沉沒了!
  5月15日,我們是在紐芬蘭島暗礁脈的極南端。暗礁脈是海水沖積的結果,是一大堆有機體的渣滓殘骸,它們被大西洋暖流從赤道一路輸送過來;或被寒流夾帶,從北極沿美洲海岸流下來。這里還累積起由那冰雪的崩裂沖刷下來的漂流石巖。這里形成了戍億成萬死亡的魚類用語。一種非理性的、盲目的欲望沖動。其特征是追求權力,,軟體類或植蟲類的骸骨堆積場。
  紐芬蘭島暗礁脈間,海水并不很深,大約至多不過幾百米。但向南一點,海底就突然下陷,形成一個深三千米的澗**。在這里,暖流就擴大了,它的水流完全散開了。它的速度減低,它的溫度下降,它變為海了。
  被諾第留斯號駛過所驚嚇的魚類中間,我舉出硬鰭海兔;身長一米,脊背灰黑,肚腹橙黃,它對于夫妻愛情很是忠實——它雖然給自己的同類作了榜樣,但并不被同類所模仿,有一條身材長大的油尼納克魚,是一種翡翠色的酥魚,味道很美。有眼睛圓大的卡拉克魚,頭有點像狗的腦袋。有奇形鯽魚,像蛇一樣,是卵生的魚。有彈形蝦虎魚,或河沙魚,長兩分米,黑色。有長尾魚,尾很長,發出銀色的光輝,是速度很快的魚,一直可以跑到極北的海中去。船上魚網也打到一條大膽、勇敢、強悍、多肉的魚,這魚頭上有刺,鰭上有針,是長二至三米的海中蝎子,它是奇形鯽魚、鱈魚和鮭魚的死敵;它是北方海中的刺鱔魚,身上多瘤,栗子色,鯨紅色。諾第留斯號的打魚人費了些工夫才把這魚捉到手:這魚由于鰓蓋結構特殊,接觸干燥的空氣后呼吸器官們得保全,因此它離開海水,還可以活一些時候。
  我現在舉出一些叢魚,這是在北極海中長久陪伴著船只的小魚。銀白尖嘴魚,是大西洋北部特產的魚,還有“位斯加斯”笠子魚。我看見了鷹魚類,這是鰲魚的一種命》、《愛欲與文明》、《單面度的人》等。,它們特別喜歡居住在這一帶水中:在這紐芬蘭島暗礁脈上,簡直是看不完;打不盡。
  人們可以說,這些鰲魚是山中的魚,因為紐芬蘭島不過是一座海底大山。當諾第留斯號從它們擁擠的隊伍中間打開一條道路的時候,康塞爾不能不說出這話來:
  “呀!鱉魚哩!”他說,“我以為鱉魚是跟蝶魚和靴底魚一般板平的呢?”
  “你大天真了!”我喊道,“鱉魚只在雜貨鋪中是乎板的,那是人家把它們割開了擺出來的。但在水里面,它們跟鰥魚類一樣,是紡錘形的魚治過程、形式和行為的描述,但它仍以政治哲學的研究為理,完全便于水中穿行。”
  “我相信是這樣,先生,”康塞爾回答,“這么多!烏云一般!螞蟻窩一般!”
  “唆!我的朋友,如果沒有它們的敵人笠子魚和人類,它們可能更多呢!你知道在單單一條母鱉魚身上有多少卵嗎?”
  “我們盡量地說吧,”康塞爾回答,“五十萬。”
  “一千一百萬,我的朋友。”
  “一千一百萬,除非我親自計算過,否則我決不能相信。”
  “康塞爾,你算去吧。你可能更快地相信我的諾了。本來,法國人,英國人,美國人,丹麥人,挪威人,打鱉魚都是上千上萬打的。消費鱉魚的數量是巨大無比的,如果不是這種魚有這樣驚人的繁殖力,海中早就沒有它們了。比如單單在英國和美國,有五千只船由七萬五千水手駕駛,專供打鱉魚之用。平均每一只船可以打到四萬條,一共就是二十萬條。在挪威沿海的情形也一樣。”
  “好,”康塞爾回答,“那我相信先生的活。我不去算它們了。”
  “算什么呢?”
  “就是那一千一百萬只卵。但我要特別提一句——”
  “特別提什么?”
  “就是,如果所有的卵都能成長,那么四條母鰲魚即可以供應英國、美國和挪威了。”
  當我們掠過紐芬蘭島暗礁脈時,我看得很清楚每只船放下來的十來根長釣絲,上面裝有二百個鉤餌,每根釣絲的一端用小錨鉤住,由固定在浮標上的線把它拉在水面上。諾第留斯號在這水底線網中間很巧妙地駛過去。
  “占在許多船只往來的這一帶海中停得不久,它直往北緯42度上駛。那是跟紐芬蘭的圣·約翰港和內心港在同一緯度,內心港是橫過大西洋海底電線的終點。
  諾第留斯號并不繼續往北,它向東駛,好像它要沿著海底電線,作為電線柱的暗礁高地駛去;這些高地經過多次的探測,高低起伏都有很確切的記錄。
  那是5月17日,距內心港約五百海里,在二千八百米深的地方,我看見放在侮底下的電線。康塞爾,我沒有預先告訴池,看見電線,起初認為是一條巨大的海蛇,打算按照他平常的方法,把它分類。但我很快使這老實人明白過來,同時為安慰他的苦惱起見,我給他談了這條海底電線裝設的特殊過程。
  第一條海底電線是在1857年和1858年間裝設的,但傳達了四百次左右的電報后,就不能用了。1863年工程師們制造一條新線,長三千四百公里,貢四千五百噸,由大東方號裝運。但這次的裝設又失敗了。
  可是5月25日,諾第留斯號下降到三千八百三十二米深的地方,就是在裝設失敗、電線中斷的地點。這地點距愛爾蘭海岸六百三十八海里。當時人們查出下午兩點跟歐洲的電報交通就中斷了。船上的電氣工人決定把線拉上來之前,先把它割斷,晚上十一點,他們把損壞部分的電線拉上來。他們重新做了一個連絡和接線,又把線放到海底去。可是過了幾天,線又斷了,并且不可能把它從海底收回。
  美國人并不因此就失望。倡辦海底電線的人,大膽的西留斯·費爾提,把自己的全部財產投到里面去,同時,又發出募股新辦法。新股款立即募足。另一條海底線在最優良的條件下裝|備起來。伶電的鋼絲包在膠皮里面,完全絕緣,先由纖維做的帶子纏裹,周密保護,外面再用金屬套管包起來。大東方號于1866年7月13日開出,到海上裝設電線。
  裝設進行相當順利;可是發生了意外事件。有好幾次,把線放開來裝的時候,電氣工人檢查出線上有新釘進去的人釘目的在損毀里面的銅絲,使它不能傳電。安德生船長,他的宮佐,他的工程師,一道開會,考慮這事,他們貼出布告說,如果罪人當時在船上被拿獲,他將不經審判,立即投入海中。自后,這種犯罪行為就不再發生。
  7月23日,大東方號把海底線裝到了只距紐芬蘭島八i公里的時候,人們從愛爾蘭打電報給它,說普魯土和奧地利在薩多瓦戰事后已經成立了停戰協定。17日,它在濃霧中安裝到內心港。海底電線的工作順利地完成了。第一封海底電報是青年的美洲向老年的歐洲發出的刁:為時人所了解的下面幾句言詞:“光榮是屬于天上的上帝,和平是屬于地上的善良的人們。”
  我不能想象看見的海底電線仍是它原來的樣子,這條長蛇由介殼的殘體掩蔽起來,到處叢生著有孔蟲,外面封上了一層石質的粘膠,保護它不受有鉆穿力的軟體動物的侵害。它安靜地躺在海底,不受海水波動的影響,只是感到從美州到歐州要百分之三十二秒鐘順利傳達電報的輕微電壓。這條海底電線可以經久耐用,因為人們指出,樹膠外套留在海水中,變得更加優良,更加堅固了。
  并且,在這選擇得十分合適的暗礁高地上,海底線并沒有沉到它能被沖斷的深水層中去。諾第留斯號沿電線到了最深的水底,達到四千四百三十一米的深處,電線安置在那里,一點不顯出拖拉的痕跡。然后我們走近1863年意外事件發生的地點。
  這里的海底形成一個闊一百二十公里的廣大山谷,在山谷上面,就是把勃朗峰放下去,山峰也還露不出水面來.山谷在東邊有一道高二千米的峭壁把它擋住。我們于26日到了這山谷,諾第留斯號距愛爾蘭只有一百五十公里了;尼摩船長是要上溯到不列顛群島靠陸嗎?不是。十分出我意外,他又向南下駛,回到歐洲海中來。在繞過翡翠島的時的嗎?
  我心中正在思索的時候,在我旁邊,我聽到尼摩船長緩慢的聲音在那里說:
  “從前這只船叫做馬賽人號。它裝有74門大炮,于1762年下水。1778年8月13日,由拉·波亞披·威土利歐指揮,對普列斯敦號勇敢作戰。1779年7月4日,它跟德斯丹海軍大將的艦隊一齊攻下格這那德。1781年9月5日,它參加格拉斯伯爵在捷薩別克灣的海戰。1794年,法蘭西共和國更換了它的名稱。同年4月16日,它加入威拉列·若亞尤斯指揮的艦隊,護送美國派出的山萬·斯他比爾海軍大將率領的一隊小
  麥輸送船。共和紀元2年元月11和12兩日,這艦隊跟英國艦隊在海上遭遇。先生,今天是元月13日,1868年6月1日。一天一天算,現在是整整74年,在相同的這個地點,北緯47度2分,西經17度28分,這只戰艦,經過英勇的戰斗后,三支桅被打斷,船艙中涌進海水,它的三分之一船員失去戰斗力,情愿帶它的三百五十六名水手沉到海底去,不愿意投降敵人,把旗幟釘在船尾,在‘法蘭西共和國萬歲!’的歡呼聲中,沉沒海中。”
  “復仇號!”我喊道。
  “是的!先生。復仇號!多美的名號!”尼摩船長交叉著兩手,低聲說。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