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兩萬里

作者:凡爾納

第二天2月19日早晨,我看見加拿大人走進我房中。我正等他來,他神色沮喪。
  “先生,怎樣?"他對我說。
  “尼德,怎樣,昨天機會對我們不利。”
  “對!那個鬼怪船長正在我們要逃出他的船的時候,就把船停下來了。”
  “尼德,是的,他跟他的銀行經理有享呢。”
  “他的銀行經理!”
  “或者不如說是跟他的銀行有享。我所說銀行的意思就是海洋,就是他的財富存放的地方,那比國家的金庫更為安全可靠的海洋。”
  我于是把昨晚的意外事件告訴加拿大人,暗中希望這樣可以使他不要拋棄船長,可是,我的講述所得的結果,只是尼德很強烈表示出來的悔恨,他惋惜自己沒有能親自到維哥灣的戰場上去走一下。他說:
  “‘好,事情并沒有完!這一次只是魚叉落了空罷了!另一次我們一定成功,如果可能,就是今晚……,,
  “諾第留斯號是向哪個方向航行?”我問。
  “我不知道。”尼德回答。
  “那么,到中午,我們來觀測船的方位吧。”
  加拿大人回到康塞爾那邊去。我一穿好了衣服,就走入客廳中。羅盤指示不很明確。諾第留斯號的航路是西南偏南。我們是背著歐洲行駛。
  我等待著把船的方位記在地圖上,心中有些著急。十一點左右,儲水池空了,船浮上洋面。我跑到平臺上,尼德已經先在那里了。
  陸地再也望不見,只見一片汪洋大海。天際有幾只帆船,一定是到桑羅克角尋找順風,繞過好望角去的船。天色明沉,恐怕要刮風了。
  尼德氣得了不得,極力向多霧的天際看望,他還是希望在這濃霧后面,有他所渴望的陸地。
  正午,太陽出現了一會兒。船副乘天氣暫時清朗的時候,測量了太陽的高度。一會兒,海面更洶涌起來,我們回到船中,嵌板又閉上了。一小時后,我看一下地圖,看見圖上記出諾第留斯號的方位,是西經16度17分,南緯33度22分,離最近的海岸還有一百五十里。現在是沒辦法逃走
  “電光燈對我們沒有用處。”
  我覺得他沒有聽懂,但又不能重復我的問題,因為船長的腦袋已經套在金屬球中了。我也套好了我的頭,覺得他給了我一根銥鐵的手杖。幾分鐘后,我們做了照例的動作,就踩在大西洋的海底下,在三百米深處。
  時間近半夜了。海水深黑,尼摩船長給我指出遠處的一團淡紅色,像是一陣廣泛的微光,在距諾第留斯號二海里左右的地方亮著。這火光是什么,什么物質使它發亮,它為什么和怎樣在海水中照耀,那我可不能說。總之,‘包照著,使我們刁”以看見,雖然光線很模糊,但我不久就習慣了這種特殊的陰暗,我明白了,在這種情形下,蘭可夫燈是沒有什
  尼摩船長和我,彼此相挨很近,向那上面說的火光一直走上。平鋪的地面使人不知不覺地漸漸上升。我們有手杖幫助,大踏步前進。不過,總起來說,我們還是走得慢,因為我的腳時常陷入一種帶著海藻和雜有石子的*里面。
  正在前進的時候,我在我的頭頂上聽到一種喊喳的聲音。這種聲音有時來得更厲害,成為一種連續不停的聲響。我不久就明白了這聲音的原因。原來是雨下得很兇,掃“在水波而上發出的聲響。我本能地想,身上要淋濕了!在水中間被水淋濕了!我想到這個古怪的思想,不禁好笑起來。老實說,穿了那很厚的潛水衣,我實在感覺不到水,我只覺得自己是在比地上氣圍更稠密一些的海水氣圍中罷了。
  走了半小時后,地面上有很多石頭。水母、細小甲殼類、磷光植蟲類,發出輕微的光線,輕微地照亮了地面。我看到億萬植蟲類和海藻群所追怎起來的一堆一堆的石頭。我的腳時常滑在這些粘性的海藻地毯上,如果沒有鑲鐵手杖幫助,我摔下來恐怕不止一次了。我回過頭來,總是看見諾第留斯號的淡白燈光,漸遠漸模糊了。
  上面說的那些石頭堆是按照某種規律性在海洋底下安爿:起來的,為什么這樣,我可不能解釋。我看見一些巨大的溝,沒入遠方暗彩中,長度使人們不可能估量。還有其它奇特的地方,我簡直不能承認它們的存在。我覺得我的沉重的鉛鐵靴底踏上了骸骨堆成的床墊,發出干脆的聲響,那么我現在跑過的這個廣大平原是什么呢?我很想問門科長,但他的符號語言,就是說,他的船員們跟他到海底旅行時,拿來做交談用的符號語言,對我來說,還是一點不懂。
  指引我們的淡紅光芒陸續加強,并且把天際照得返紅了。發光的焦點是在水底下,使我心中奇怪到極點。這是一種電力發散的現象嗎?我是面對著一種地上的學者還不知道的自然現象嗎?甚至于——我腦子中忽然有這個思想一~在這火團中是有人手參與其間嗎?是人手燃燒起來的嗎,在這些深水層下面,是不是我要碰到尼摩船長的同伴,朋友,他們像他一樣過這種奇異的生活,他現在來訪問他們嗎?我要在那里遇見流放的僑民,他們對于地上的窮苦感到厭倦,來這海洋底下的最深處找尋,并且找到這種獨立自主的生活嗎?這些瘋狂的、奇特的思想紊繞在我的腦陳,在這種心情中,我不斷地承受眼前一系列神奇景象所給予的刺激:那么,我在這大海下面,若是真碰見了尼摩船長新夢想的一座海底城市,又有什么可以驚奇的呢!
  我們的道路愈來愈照得亮了。發白的光芒是從一座高約八百英尺的山頂照下來。我現在望見的,不過是從水層形成的晶體所發展出來的單純反光。那發光焦點,不可理解的光明的泉源,還在山的那一面。
  在這大西洋下面羅列起來的石頭迷樓中間,尼摩船長一點不遲疑,大步前進。他很熟悉這陰暗的道路。他一定時常來,不可能迷路。我跟著他走,信心很堅定。我覺得他是一位海中的神靈,當他走在我面前的時候,我贊美他的魁梧身材,在天際水平的晶瑩背景上作黝黑色顯現出來。
  時間是清早六點。我們現在到了這山的俞列石欄了,但要走近石欄,必須從廣闊的亂石叢林間,很難走的小徑中冒險穿行。
  對!真是一片死樹叢,沒有樹葉,沒有樹漿,是受海水作用曠石化了的樹。這兒那兒都有巨大的檢樹聳立其間。好像一個還沒有倒下來的煤礦坑,深深的根把它支起在倒塌的地上,枝葉就跟用黑紙做的剪影一樣,清楚地描在海水天花板上。人們想象一座哈爾茲的森林,可是沉在水下的森林,掛在一座山坡上、情形就有點仿佛了。小路上堵滿了海藻和黑角菜,一群甲殼類動物在中間蠕蠕爬動。我慢慢攀上大石頭,跨過躺下來的樹干,碰斷在兩樹之間搖擺的海番藤,驚嚇了在樹枝間迅速地游過的魚,我走向前去。興致勃勃的,不感覺疲倦。我緊緊跟著我的不疲倦的帶路人。
  多么美麗的景象!怎樣才能把它們說出來呢?怎樣描繪海水中間的樹木和巖石的形象,怎樣描繪它們下面的沉黑雜亂,它們上面的那被海水的反映所增強的紅色光輝呢?我們攀越一片一片的巖石,它們隨即一大扇地倒下去,發出了雪山崩倒的隆隆聲。左右兩旁都有闊大的隙地,好像是人類的手弄過的,我心中在想,我面前會不會忽然出現海底地區的居民呢。
  但尼摩船長老是往上走,我不愿落在后面,大膽跟著他。我的手杖給我很大的幫助。在這些深淵旁邊鑿出來的狹窄小道上,一失足,就會發生危險。我腳步很穩地走,并沒有感到頭昏心亂。有時我跳過一個裂口,口深不可測,在陸地上的冰海中間,可能使我倒退。有時我在深窟上倒下的動搖的大樹干上冒險走過,不看自己腳下,兩眼只是欣賞這地區的粗野景色。那里,有一些巨大的巖石,下部切削不平,傾斜地支起來,好像不理會那平衡的定律似的。有些樹在這些巖石的膝頭中間,像受了很大的壓力迸出來的一樣,它們彼此支持,相互支撐著。又有一種天然形成的樓閣:削成尖峰的大扇墻垣,像碉堡突出的墻一樣,作很大角度的傾斜,如果在陸地面上,恐怕不是地心引力的法則所許可的。
  就是我自己,我也感覺不到由于海水的強大密度所發生的那種不同壓力,雖然我的沉重衣服,我的銅質頭蓋,我的鉛鐵靴底那樣累贅,當我走上崎嶇不平的斜坡上時,我簡直可以說是很輕便地越過,像羚羊和山羊一般快!
  我們離開諾第留斯號兩小時后,穿過了一條長長的林帶,在我們頭頂的一百英尺上面,聳立著那座山峰,山峰的投影映在對面的光輝回射的山坡上。一些化石小樹擺成皺里去呢?
  我想問問他。既然不能問他,我就擋住他,要他停下來。我拉住他的胳膊。但他搖搖頭,手指著那山的最后一個”山峰,好像對我這樣說:
  “走!再走!再走!”
  我跟著他,最后一次鼓起勇氣跑去,幾分鐘后,我就攀登了那座尖峰,峰高出所有這些大堆巖石約十米左右。
  我向我們剛越過的這邊看,山高出平原不過七百至八百英尺左右,但從相對的另一邊看,它高出大西洋這一部分的海底為上面說的兩倍,即一千五六百英尺左右。我的眼睛看得很遠,一眼就看見了烘烘的電光所照明的廣大空間。是的,這山是一座火山.山峰五十英尺下面,在雨點一般的石頭和渣滓中間,一個闊大的噴火口吐出硫磺火石的急流,四散為火的瀑布,沒人團團的海水里面。這火山在這樣的位置上,像一把巨大的火燭,照著海底下面的平原,一直到遠方水平線的盡頭。
  上面說過,這海底噴火口噴出硫磺火石,但這并不是烈焰。必須有空氣中的氧氣才有火焰。在水底下火焰是無從燃起的。但火石奔流的本身就有白熱化的能力,發出白色的火,跟海水作斗爭,兩相接觸便化成汽了。迅速的海流把所有這些混和的氣體都卷下去,火石的急流一直就滾到山腳底下,像維蘇威火山噴出的東西倒在另一個多列·德爾·格里哥海港中那樣。
  正是,那邊的、我眼底下的、荒廢了、沉沒了、倒下了的一切,現出是一座破壞了的城市,坍塌的屋頂,倒下的廟字,破損零落的拱門,倒在地下的石柱,人們還能感覺到這些都是多斯加式建筑物的堅固結實的結構。遠一點,是宏大水道工程的一些殘廢基址。這邊是堆成一座圓丘的街市高地,帶有巴爾臺農廟式的模糊形狀。那邊是堤岸的遺跡,就像一座古老的海港,在海洋邊上,庇護過那些商船和戰艦一樣。更遠一些,有一道一道倒塌下來的墻垣,寬闊無人的大路,整個沉沒水底下的龐貝城,現在尼摩船長把它復活過來,呈現在我眼前了!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我不管一切,一定要知道,我要說話,我要把套起我的腦袋的銅球拉下來。
  這時尼摩船長走到我面前,做個手勢,要我停住。然后他拿起一小塊鉛石,向一塊黑色的玄武巖石走去,僅僅寫下這個名詞:
  大西洋洲
  我心中豁然開朗了!大西洋城,鐵奧龐比的古代梅羅勃提城,柏拉圖的大西洋洲,被奧利煙尼、薄非爾、楊布利克、唐維爾、馬爾臺一伯蘭、韓波爾所否認,他們把這地方的沉沒不見,說是完全由于神話傳說的故事所造成,但被波昔端尼斯、蒲林尼、安米恩一麥雪林、鐵豆利安、恩格爾、許列爾、杜尼福、貝豐、達維查克所承認,這個洲,這塊陸地,出現在我的眼底了,并且又有它沉沒時所受到的災禍的無可爭辯的實物證據!那么,這就是那塊沉沒的陸地,在歐洲、亞洲、利比亞之外,在海久爾山柱的外面,上面居住著那強大的大西洋種族,最初對他們進行過多次戰爭的就是古代希臘。
  把這些英雄傳說時期的事跡記載在個人的著作中的歷史家,就是柏拉圖本人。他的狄美和克利提亞斯談話錄,可以說,就是由于詩人和立法家梭倫的靈感所啟發而寫出的著作。
  一天,梭倫跟薩依斯城的一些聰明智慧的老人們談話;根據城中神廟里圣墻上所刻的編年錄,這城已經證明有八百年歷史了。其中一個老人講了另一個城的歷史,這個城更古老一千年。這個最早的雅典城已經有了九百世紀的年歲,曾經被大西洋人侵入,并且部分被破壞。他說,這些大西洋人據有一個廣大的洲,這洲比亞洲和非洲連合起來還大,包括的面積是從緯度12度起,向北至40度止。他們的統治力量一直達到埃及。他們還要把威力伸展到希臘,但是由于希臘人的不屈不撓的頑強抵抗,他們不得不退出。好幾個世紀又過去了。一次天翻地覆的大災禍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洪水,地震。僅僅一天一夜的工夫就把這個大西洋洲完全沉沒,只有馬德爾、阿梭爾群島、加納里群島、青角群島,就是這洲上的最高山峰現在還浮出海面
  。
  以上就是尼摩船長寫的那個名詞在我心中引起來的歷史的回憶。所以,由于最離奇的命運的引導,我腳踩在這個大陸的一座山峰上了!我的手**到了十萬年前古老的和跟地質時期同時的那些遺址了!我走的地方就是最初原始人類曾經走過的地方!我的沉重靴底踩了那些洪荒時期的動物骨骼,而那些樹木,現在已化
  成礦石,而從前還曾把樹蔭遮覆過它們呢!
  啊!為什么我沒有時間!我簡直想走下這山的陡峭斜坡去,走遍這必然把非洲和美洲連接起來的廣闊大陸,訪問那些洪水前期的偉大城市。或者,那邊,在我的眼光下,現出那勇武好戰的馬基摩斯城,那信仰虔誠的歐色比斯城,區人族居民曾經在那里生活過數千百年,他們一定有力量來堆筑一直到現在還可以抵抗水力侵蝕的石頭建筑物。或者有一天,有一種火山**現象要把這些沉沒的廢墟重新浮出水面上來!有人指出,在大西洋的這一部分有多數的海底火山,很多船只經過這些受火山熬煎的海底時,感到種種特殊的震動。又有些船聽到抑制住沒有迸發出來的聲音,表示出水火兩種元素的深刻激烈的斗爭;另有一些船又撿了一些拋出在海面上的火山灰屑。這整個地帶,一直至赤道,還是受地心大火的力量,不停地轉變,又有誰知道,在一個遙遠的時期,由于火山噴出的一切,由于火石的層層累積,陸續增長起來,那噴火山的山峰不出現在大西洋面上!
  當我作這些暇想的時候,我正在設法把所有這些偉大景色的細節都裝在我記憶中的時候,尼摩船長手扶在辭苔剝落的石碑上,站著不動,呆立出神。他是想著那些過去不見了的人類嗎?他是向他們打聽人類命運的秘密嗎?這個古怪的人是到這個地方來受歷史回憶的鍛煉嗎?他是不愿意過近代人的生活,他到這里來復活古代的生活嗎?我什么都可以作,只要我能認識他的思想,和他共有這種思想,明白了解它們!
  我們停在那個地方整整有一個鐘頭,靜觀那火石光輝下的廣闊平原,火石熱力有時達到驚人的強度。地心內部的沸騰使山的表面發生迅速的。隆隆的聲響受海水清亮的播送,演成壯闊的回響。這時候,月亮通過陣陣海水,出現了一會兒,向這塊沉沒的大陸投下一些淡白的光芒。這僅僅是一些微弱光芒,但生出一種難以形容的景象。船長站起來,最后看一下這廣闊的平原,然后向我做手勢,要我跟
  他走。
  我們很快就走下山嶺。過了化石的森林后,我就望見了諾第留斯號的探照燈,像一顆星照在那里。船長一直向船走去,我們抵達船上,正是最早的曙尤照在海洋面上發白的時候。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