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36章在線閱讀,
    “你相信?我親愛的夫人,你太精了,才不會相信自己愛上杜肯.傳比士呢。相信我吧!哪怕現在,你也比較喜歡我。所以,我干嘛相信你這些胡言亂語!”

    她覺得他說中了。她覺得再也沒辦法保住秘密了。

    “因為我真正愛的人不是杜肯!”她抬頭看著他說。“我們說杜肯,只是不想傷了你的感情。”

    “傷我的感情?”

    “沒錯!這會使你恨我的,因為我真的愛的人是密勒斯先生,我們這兒的守園人。”

    如果他能跳的話,他一定會從椅子上跳起來。他的臉變黃,雙眼暴睜,怒視著她。

    然後,他喘咻咻的,頹然坐回椅子,翻眼看天花板。最後,又坐正起來。

    “你說的當真是實話?”他神情恐怖的問她。

    “是!你知道我說的是實話。”

    “你什麼時候和他勾搭上的?”

    “春天。”

    他不出一語,像野獸困在陷阱里。

    “那麼,在小房間里的人是你了?”

    原來他早已心里有數。

    “是的。”

    他坐在椅子里,依然向前傾著**,像頭被逼到角落的野獸般瞪住了她看。

    “我的天,應該把你這種人從地球面上除掉!”

    “為什麼?”她低叫。

    然而他好像沒聽見。

    “那個痞子!那個自大的老粗!那個下人時,你就是一直在和他搞了!天啊,天啊,女人的**勁兒有沒有了結的時候?”

    他怒火中燒,她早知道他會如此。

    “你是說,你想跟那種下流貨色生孩子?”

    “不錯!我就要生了。”

    “你就要生了!你是說你很肯定!你這麼肯定有多久了?”

    “從六月開始。”

    他再也說不出話來了,臉上又出現那種孩子似的茫然表情。

    “教人想不透。”他最後說。“這種人怎麼會在世上。”

    “哪一種人?”她問。

    他不知所措看著她,也沒回答。顯然他無法接受他的人生里有密勒斯的存在,而且還和他扯上了關系的事實。那是一種完完全全無法形容,無法自抑的恨意。

    “你是說你和他結婚?去冠他那個爛姓?”他終於問她。

    “是的,那是我的打算。”

    他又是一副啞口無言的樣子。

    “對的!”他終於說。“那證明我對你的看法一直是正確的,你不正常,你不對勁。你是那種瘋瘋顛顛,自甘墮落的爛女人。”

    突然他推崇仁義道德起來了,把自己看做是善良的化身,把密勒斯和唐妮那種人看做是齷齪、邪惡的代表。他籠罩在圣潔的光輝里,似乎越來越模糊不清了。

    “所以,你難道不認為最好跟我離婚,把事情做個了結?”她問。

    “休想!你想到哪兒,悉聽尊便,但是我不跟你離婚。”他白癡似的說。

    “為什麼不呢?”

    他不言不語,像白癡般冥頑不靈。

    “你甚至會愿意讓那孩子在法律上屬於你,成為你的繼承人?”她問。

    “我才不在乎那孩子。”

    “可是,如果是男孩子,他就會是你合法的子嗣,將來他會繼承你的爵位,擁有薇碧山莊。”

    “我不在乎那個。”他說。

    “可是你不在乎不行!只要我做得到,我不會讓那孩子在法律上屬於你。如果他不能屬於密勒斯,我寧愿他做私生子,是我的孩子。”

    “你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他不為所動。

    “你不想我了結?”她說。“你可以拿杜肯當藉口!沒必要抖出真人真名。杜肯不會介意的。”

    “我永遠不跟你離婚。”他說,沒有一點轉寰的余地。

    “為什麼呢?是因為我要你離嗎?”

    “是因為我照我自己的意思做,而我無意那麼做。”

    沒輒了。她上樓把結果告訴稀爾黛。

    “最好明天一走了之。”稀爾黛說。“讓他恢復理性。”

    所以,唐妮花了大半夜收拾她自己的私人物品。一大早她便叫人把她的箱子送到火車站,并沒告訴克里夫。她決定午餐前見他一面,只道聲再見。

    不過她和包頓太太說了。

    “我必須跟你說再見了,包頓太太,你知道為什麼。不過我相信你不會說出去的。”

    “哦,夫人,你可以信任我。雖然,對咱們這里來說,這真是個傷心的打擊,不過我希望你和另一位男士在一起會幸福快樂。”

    “另一位男士!那就是密勒斯先生,我愛他。克里夫爵爺知道。不過不必對任何人說任何事。如果有一天,你覺得克里夫爵爺或許愿意和我離婚的話,讓我知道,好嗎?我很想名正言順的和心愛的男人結婚。”

    “我相信你會的,夫人。哦,你可以信任我,我會對克里夫爵爺忠心,也會對你忠心,因為我看得出來你們都沒有錯,只是各有立場罷了。”

    “謝謝你!看,我要把這個送給你可以嗎?”就她這樣唐妮再次離開薇碧山莊,隨稀爾黛到蘇格蘭。密勒斯則下鄉去了,在一座農場找了份差事。他的想法是,不論唐妮是不是離得了婚,他也盡力把他自己的婚離掉。這六個月他要從事耕種,這樣,以後他和唐妮可以擁有自家的小農場,他可以在農場好好工作。因為,他必須做,即使去干苦工,即使她拿錢給他創業,他也必須自食其力。

    因此,他們必須一直等候到春天,等候到孩子出生,等候到初夏來臨。

    老西諾 戈南農場 九月二十九日

    我費了好一番心思才來到這里,因為從前在軍中,我就認識目前是公司工程師的理查。這座農場不是私人的,它屬於巴特與史松煤礦公司。他們在此種植牧草和燕麥,供做小馬的飼料。此外,他們還養豬、養乳牛等等的。我干長工,一周三十先令。管農事的羅利則盡可能讓我多碰不同的活兒,如此,從現在開始到復活節這段時間,我也可以盡可能多學點東西。我沒聽見百莎的消息,不知道她為什麼沒上離婚法庭,不知道她在哪兒、在干些什麼。不過,如果我在三月之前都保持沉默,我想我就自由了。你不要為克里夫爵爺心煩,總有一天他會甩掉你的,只要他不來煩你,那就很好了。

    我在引擎巷一間老屋子租了個房間,地方還算好。房東先生在高園開火車,高個兒,留點胡須,信教信得很虔誠。房東太太頗有意思,喜歡一切的高格調,整日操一口標準英語說“請容許我”,可是他們的獨子在戰爭中死掉了,這對於他們多少是個人生憾事。他們還有個長手長腳的女兒,正在接受教師訓練,我有時教她一點功課,所以,我們很像一家人。他們人很好,對我太照顧了。我想我在這邊所受的關注比你多。

    我滿喜歡耕種的活兒,這些活兒平平淡淡的,不過反正我也只求平淡。我熟悉牛、馬這些牲口,牠們是母的,對我具有安撫作用。每當我坐在母牛身邊擠奶時,我感到異常的慰藉。他們有六頭品種極好的赫里福牛。燕麥剛收割,我干得很起勁,雖然下大雨,而且手酸得很。我不大去注意別人,不過和他們處得不錯。很多事我都不理會。

    礦坑的情形就很糟了,此地就像泰窩村,是個煤礦地區,只是風光漂亮一些。我有時到威靈頓酒吧坐坐,和礦工們聊天。他們一肚子牢騷,可惜於事無補。正如大家說的,諾丁罕、德比郡礦工的心長得還算正,但是其他部位就不對勁了,全放在無用武之地的世界里。我喜歡他們,但他們不太能讓我開心振奮,他們已經不再那麼充滿斗雞精神了。他們滔滔不絕的講收歸國營,采礦權收歸國營,整個工業收歸國營。可是你不能獨獨把煤業收歸國營,而其它工業就隨它去。他們也談煤的新用途,很像克里夫爵爺現在正嚐試做的,或許這里有點用,那里有點用,可是我懷疑并非到處都行得通。你不管生產出什麼,都得把它賣出去。這些人心灰意冷,覺得整個煤業沒希望了,有些年輕人嘰嘰呱呱說著蘇維埃,可是沒多少可讓人信服的。即使在蘇維埃政權之下,你依舊得賣煤:這就是難事。

    我們有這大批大批的工人,個個嗷嗷待哺,所以不論如何,這要命的局面還是得維持下去。這年頭,女人話說得比男人還多,她們是有那麼一點張狂。男人則提不能起精神,感覺要完了。他們四處蹓躂,好像無所事事。反正沒人拿得出辦法來,除了在那兒空口說白話。年輕人因為沒得揮霍而心浮氣躁。他們依靠花錢過日子,現在卻沒錢可以花了。那就是我們的文化和教育,把大眾教養成靠花錢過日子,然後,把錢花光光。礦坑現在每周開工兩天,或兩天半,即使在冬天情況也無好轉的跡象。這代表一個男人只有二十五或三十先令能夠維持家計。女人家最是氣不過,可是,這年頭,花錢花最兇的又屬她們為最。

    如果你能對他們說清楚,生活和花錢不是同一回事就好了,但是沒有用。如果他們能學會如何生活,而不是一昧賺錢,花錢,那麼,就算區區二十五先令也足夠他們過得開開心心的了。要是男人們,就像我以前說過的,穿上大紅褲子,他們就不會滿腦子盡想著錢了;要是他們跳舞、唱歌,抬頭挺胸,英姿勃勃,那麼只需要一點錢,他們也足夠了。他們讓女人開心,女人也讓他們開心,他們應該學會不穿衣服也能風度翩翩,在人群里歌唱,跳古老的群體舞蹈,雕刻自己坐的凳子,繡自己的徽章,這樣,他們就再也不需要錢了。這是解決工業難題的唯一之計,訓練人們有能力生活,而邊精神奕奕的生活,不需要花錢。可是,你無能為力。他們現在都只有單線思考,一般人甚至連動個腦筋想一想都懶了,因為他們沒這個能力,他們理應鮮蹦活跳,快快活活,感謝偉大的牧神潘恩的。祂是大眾唯一的神,一直都是。只有小部份人,如果他們愿意的話,有資格投入高深的宗教信仰里。但一般蕓蕓眾生,那就算了。

    只是那批礦工們不是沒信仰的,絕對不是。他們是可悲的一群,行屍走肉般的一群男人,對他們的女人來說雖生猶死,對生活亦如是。年輕人一逮到機會,就跨上機車帶女孩去飆車、去跳舞。他們同樣雖生猶死。而且這需要錢的,你有了錢,會被錢害死,一旦兩手空空,又會餓死。

    我想這堆話一定把你弄熄了,我只是不想大談自己,而且我這兒也沒什麼事發生。我不喜歡把你塞在我腦子里,成天的想著你,因為那只會把咱們兩個都搞糟了。不過當然了,我目前生活的目的是求將來與你團聚。我真的很害怕,我感覺空氣中有邪魔,他想要抓我們。或者那也不是邪魔、貪婪之神,我想那只是一股群眾竟志,它痛恨生活,只想要錢。總之,我感覺到空中有無數白色,貪婪的大手,只要有人發心要過真正的日子,超脫金錢之外的日子,這些怪手都會一把按住那些人的脖子,硬生生搾掉他們的生命。如果情況照這般發展下去,對工業大眾來說,未來什麼都沒有,只有死亡和毀滅。有時我覺得自己內在化成了淚水,而你在那兒,將要生下我的孩子。不過,不必掛心,過去所有苦日子并不能吹散番紅花,所以,它們吹散不了我對你的需要,也吹散不了你我之間那簇小亮光。明年我們就會團聚了,雖然我忐忑不安,但我相信我們會在一起。人必須自保,要有最妥善的準備,同時相信某種超越自己的力量,除非你信任自己有最好的發揮,并信仰超越自己的力量,否則你對未來就無法肯定。因此我相信我倆之間那道小火焰。現在對我而言,那是世間唯一東西。我沒有朋友,沒有貼心的朋友,只有你。如今在我的生命里,我僅僅在乎那道小火焰,以及那孩子。但那是另外的問題。我倆之間那道小火焰是我的降臨節。從前的圣靈降節不太合理,不知怎地,我和上帝都有點狂。不過,我倆之間那道小火焰就在那兒,現在我守著,未必守著,去他的克里夫,百莎、煤礦、政府,以及那一大票向錢看的蕓蕓眾生。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愿想念你。想念你徒令我痛苦,對你也無益。我不要你離開我,但是如果我開始鉆牛角尖,那只會耗費心神。要有耐心,永遠要有耐心。這是我的第四十個冬天,已成過去的那每一個冬天,我已無能為力。但這個冬天我會守住我圣靈降臨節的小火焰,從中得到幾許心靈的平靜。我不會讓別人的鼻息把它吹滅,我相信有一種高層次的神秘力量,祂連番紅花都會守護住。雖然你人在蘇格蘭,我在英格蘭,我不能伸出雙臂擁抱你,不能用****你,但我仍擁有你的某些余韻。在圣靈降臨節的小火光中,我的靈魂與你一起搖曳,如燕好時那般安詳。我們燕好把火焰化成了生命,即使是花朵都因太陽和地球燕好而有了生命的。只不過這是相當精細的一件事,需要耐心和長久的歇息。

    因此如今我甚愛貞潔,那是**之後產生的安詳。如今我愛貞潔,愛它如雪花愛雪一般。我愛這份貞潔這是在我倆燕好之後所得的安詳停息,我倆之間盈然如一朵白色雪花。當春天來臨,你我得以相聚時,我們可以把這道小火焰干得黃騰騰、火辣辣的。但不是現在,時機未到!現在是守住貞潔的時候,守貞真好,它清新如泉,如雨。男人怎麼會無聊到想到處拈花惹草,像唐璜那種人多可憐,享受不到燕好後的安詳,小火焰閃動著,他們無法著力,即使入清淳之地,像在河流之畔,也無法守住片刻的貞潔。

    哦,叨叨絮絮,因為無法觸及你,若我能擁著你入眠,那麼墨汁就會留在墨水瓶中了。我們能夠一起守貞,正如我們可以一起**。只是我們必須小別,我想這是明智之舉。只要我們有信心。

    別擔心,別擔心,我們不會越來越糟的。我們要真心相信那道小火焰,和守護著它,不使它被吹滅的無名神只。你有大部份是與我同在的。只可惜,不是整個的你。

    不必理會克里夫爵爺,如果沒得到他任何消息,也無所謂。他真的沒法子再對你如何了。等著吧,到最後他終會放了你,扔掉、甩掉的。如果他沒有,我們也會設法擺脫掉他。不過他會的,到最後他會一口把你吐掉,像吐掉討厭的東西一樣。

    現在,我甚至不給你寫信都不行了。

    有絕大部份的我們是在一起的,眼前的情況我們只有忍耐,朝目標前進,以期早日相聚。約翰.湯姆士向珍夫人道晚安,雖然有點垂頭喪氣的,然而心中有無限希望。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