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32章在線閱讀,
    密勒斯先生住在他媽媽的地方,照樣穿過園林到樹林,而那女人似乎就在他屋子待下來了。哎,閑話傳個沒完。所以,密勒斯先生終於找了湯姆.菲利浦到小屋去,搬走大部份家俱和床舖,還拆掉抽水機的把手,她因此不得不離開。不過她沒回史泰克,反倒到寶加村那個史元太太家里住下來,因為她兄弟丹恩的太太不肯收留她。她不停到密勒斯他娘那兒,想逮住他,而且開始一口咬定他和她在小屋上過床,她還去找一個律師,想從老公那兒弄生活費。她長胖了,比以前更粗俗,壯得像頭牛。她到處說他壞話,都是些不忍卒聽的話,說他怎麼在小屋和女人搞,說他們剛結婚時,他對她如何如何,做出低級、浪蕩的動作,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女人一旦開口胡言亂語,我敢說那造成的風波一定不堪設想。不管她有多低級,還是會有人相信她,有的丑聞揮之不去。我相信,她把密勒斯先生說成是那種對女人下流、**的男人,只不過想引起嘩然。人實在太容易相信別人的壞話,特別是那種事。她宣稱只要他活著,她就不會放過他。不過我想說的是,要是他真的對待她那麼卑劣,她干嘛巴著不放?不過她的確快到更年期了,她比他大上好幾歲。這些低俗、粗暴的女人一到更年期總是特別瘋狂。”

    這事對唐妮是嚴重的打擊。那種骯臟下流的事兒居然落到她頭上來。她生他的氣,由於他沒能和百莎.古茲斷得乾乾凈凈,哦,甚至由於他娶了她。也許他有下流的癖好也不一定。唐妮想到和他在一起那最後的一夜,忍不住打顫。他對男歡女愛那一套了如指掌,甚至和百莎.古茲玩遍了的!想來真是惡心透頂了。最好是甩掉他,完全擺脫了他。他也許真的是個下流胚子。

    她被這件事情弄得反感之至,幾乎羨慕古德瑞家兩女那種嬌羞青澀。她如今一想到可能會有人知道她和守園人的**,心里就怕死了。真有說不出來的丟臉!她感到厭倦、恐懼,又渴望別人絕對尊重她,甚至是古德瑞兩女那種膚淺,教人喘不了氣的尊重。萬一讓克里夫知道了她這場外遇,教她一張臉往哪里放?她擔心,恐慌來自社會的壓力和難聽的批評。她幾乎想把孩子打掉算了,那就完全沒問題了。簡單說一句,她是陷入驚惶狀況之中了。

    說到那只香水瓶,那是她自己弄出來的蠢事,她忍不住的在抽屜里他的一兩條手帕和襯衫上灑香水,完全是孩子氣,又把那瓶用了一半的柯蒂紫羅蘭香水放在他衣物當中。她要他一嗅到香水味兒就想到她。至於那些菸蒂,那是稀爾黛的。

    她不自禁向杜肯.傳比士透露一點秘密。她沒說她是守園人的情婦,只說她喜歡他,并且把他的過去說給杜肯聽。

    “哦!”傳比士說,“你等著瞧,他們不把這個人打倒、打垮是不會罷休的。如果他是那種勇於為自己的情慾辯駁的人,他們一定會打壓他的。他們唯一不許你做的是,直接坦白的表露你的情慾。私底下,你要做得多浪蕩都隨你,事實上你在性方面愈是浪蕩。他們覺得愈爽。可是如果你堅持自己情慾的表現,又不愿意它遭到污蔑,那他們就要把你打倒。這是一項莫名其妙的禁忌,其實性是自然而必要的。人們自己嚐不到個中滋味,又在你享受到之前就把你扼殺了。你看著好了,他們會壓迫那男人的,可是說到底,他又做了什麼?就算他使出各種花招和他老婆翻云覆雨,他沒權利那麼做嗎?她該感到光榮才對。可是,你看看,連那種低級貨色都跟他唱反調,利用群眾反對**那種豺狼般的力量來打壓他。在社會容許你享有任何一點性的樂趣之前,你在這方面都得裝得假惺惺的,而且要有罪惡感或敬謝不敏的態度。哦,他們會迫害那個不幸的家伙的。”

    現在,唐妮的反感轉了一個方向。畢竟,他做了什麼?除了給她無上的歡愉,給她自由奔放的感受,以及生命的活力外,他對她,唐妮,做了什麼?他讓她痛快、自然的展現了感情和慾望,因為如此,他們要迫害他。

    不、不,那是不應該的。她眼前浮現他的形象,黝黑的面孔和雙手,但有副潔白的**,他低頭看著他豎直的寶貝,對它說話,彷佛它是另一個生物,臉上一逕是若隱若現有意思的笑容。她再度聽見他在說:你有比任何女人都要美妙的屁股!她再度感受到他的手輕輕的、熱呼呼的按在她臀上,她的**,祝禱似的。那股暖意傳過她的**,她的膝間燃起小小的火苗,她喊道:哦,不!我不能背叛它!我不能背叛他!我必須對他,及他給予我的一切忠心耿耿。沒有他,我就沒有熱情燦爛的生命。我不會背叛它的。

    她貿然的做了一件事。她寫了一封信給包頓太太,附了一只給守園人的短箋,要包頓太太轉交給他。她寫給他的是:“聽到你太太給你制造這麼多的麻煩,我非常難過,不過不要放在心上,那只是一種神經病,來得急去得也快。但我實在很遺憾發生這種事,真的盼望你不要太過在意,總之是不值得的。她只是個發了神經的女人,想傷害你罷了。我十天之內會回家,真心希望一切沒有問題。”

    幾天後,克里夫來了一封信。他顯然很煩躁。

    我很高興聽到你準備十六號離開威尼斯的消息。不過如果你玩得愉快,也不必急著回來。我們想念你,薇碧山莊想念你。可是重要的是,你應該盡量享受陽光,陽光和睡衣,就像麗都廣告上說的,所以大可再逗留一段時日,只要那兒讓你開心,而且讓你能夠準備好渡過咱們家鄉嚴酷至極的冬天。即使今天都還下著雨呢。

    我被包頓太太照顧得妥妥貼貼的。她是個怪人。我愈活愈能體認到人是多麼奇怪的生物。有的人該有一百只腳,像蜈蚣,或有六只腳,像龍蝦。你期望別人言行一致,有為人的尊嚴,但是這兩種品質似乎已經蕩然無存了,人甚至自己都會懷疑自己具有多少這些品質。

    守園人的丑聞方興未艾,像滾雪球一樣愈來愈大。包頓太太繼續在向我提供消息。她讓我想到一種魚,雖然癡癡呆呆的,但只要它游動著,似乎它就會用腮把閑話吐來吐去。什麼都從鰓縫中濾過去,什麼都嚇不倒她。那些東家長西家短的好像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氧氣一般。

    她對密勒斯的丑聞關心無比,只要我讓她打開話匣子,她就會把我拖入滔滔不絕的深洲去。她對密勒斯的老婆,她老是直呼其名字百莎.古茲,有著莫大的憤慨,她那憤慨也像女主角在演戲似的。我墜入世界上像百莎.古茲這種亂七八糟之人的深洲里去,等到我從閑言閑語的水流中脫身而出,慢慢再浮上水面,我望著日色懷疑事情該是怎樣的。

    我真的感覺到,這個世界,我們眼睛見到是一切事務的表面,而它其實深奧如海底,我們所有的樹都生長在海底,我們是奇特的海底動物,長著鱗片,吃碎屑為生像蝦子一樣,只是,偶爾靈魂會喘咻咻的穿過我們生活所在那片深不見底的地方,浮上有新鮮空氣的大氣表層。我很相信我自日常呼吸的空氣是一種水,而且,男人女人都是一種魚類。

    不過靈魂在海底苦苦困了一段時間之後,有時候會奮力往上爬升,像三指鷗振翅沖入光明之中。我想,在道義上,我們終免不了要為人類活在弱肉強食的海底叢林中的命運而憂慮。但我們不變的命運只是暫時逃避,在我們吞食了水中浮游的獵物,就會再度爬升到明亮的大氣表層,沖出古老海洋的表面,進入真光中,此時,人才能真正領悟到自己永恒不變的天性。

    每當我聽包頓太太說話,我感覺自己在往下沉,往下沉,沉到那帶著人性秘密的魚類在蠕蠕而游的深處,情慾促使人一口咬住獵物,然後,再往上升、往上升,從暗房進入,從湫溢來到乾爽。我可以告訴你整個來龍去脈。可是和包頓太太在一起,我只覺得往下沉,可怕的往下沉,陷到最底層與海草和白色妖魔為伍。

    我怕我們就要失去這個守園人了。他那個逃妻鬧出來的丑聞,非但不曾平息,反倒愈傳愈廣了,所有罄竹難書的罪行全怪到他頭上,而且有夠奇怪的,那女人就是有那本事讓一堆礦工老婆幫她撐腰,可怕的一條魚,整個村子都在說閑話,說得都發臭了。

    我聽說這個百莎.古茲在小屋、村舍里到處搜,把密勒斯堵在他媽媽家里。一天她逮到自己的女兒,那個跟母親一樣酷的小丫頭剛好放學回來,那小丫頭不但沒有親她慈母的手,反而狠狠咬了她一口,所以被她母親的另一只手賞了一記耳光,把她打得一跟跌進水溝里,她那氣急敗壞的奶奶把她救回來。

    這女人放出大量驚人的毒氣,她把她婚姻生活里的種種事件,仔仔細細的公布出來,那種事,夫妻間通常是秘而不宣,守口如瓶的。埋藏十年之後,她現在決定要公諸於世,還一條一條說得鉅細靡遺,真是嚇人。這些細節是我從林立和醫生那兒聽來的,醫生還覺得有趣呢。當然啦,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人總是有種莫名其妙的渴望,想搞些奇奇怪怪的性姿勢,要是一個男人喜歡拿自己的太太來個偉圖.契里尼說的義大利式,那也只是個人喜好罷了。不過,我倒沒想到我們的守園人懂得玩這麼多花招。無疑一定是百莎.古茲慫恿他搞那些的。不管怎樣,那只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私事,和別人一點關系也沒有。

    可是,人人都在豎耳傾聽,連我自己也一樣。早個十幾年,一般正人君子都會避開這種事,但這年頭已經沒有正人君子了。礦工老婆們個個搖旗吶喊,毫不害臊。你會覺得過去十五年,好像咱們泰窩村的每一個娃兒都是純潔**生下來的,每一位非國教徒的女性都是亮晶晶的圣女貞德。那麼,我們可敬的守園人就因為作風類似諷刺作家拉伯雷,使得他好像比殺人犯克里本還可惡、還可怕。不過要是所有傳言你全都相信的話,那泰窩村這批人就都是浪蕩貨啦。

    但麻煩的是,那要命的百莎.古茲不是只挑自己的受苦經驗講。她拉開嗓門哇哇叫,說她發現她丈夫在小屋“養”女人,而且信口開河叫出了幾個女人的名字來,玷污了好幾個高尚的姓名,這檔事已經發展得太離譜了,法院已經對這個女人下了一道禁令。

    事到如今,我只好把密勒斯找來談談,因為不可能不讓那女人接近樹林。他神色自如,一付完全不靠別人的樣子,別人如果不在乎我,我也不稀罕別人,我不稀罕!就那樣子。不過我有點好笑的想,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像條狗。不幸尾巴被綁了鐵罐子,雖然他裝得好像沒那只鐵罐子似的。我聽說,村里的婦人見到他走過,都會把孩子叫開,好像他是寫**作品的達薩德伯爵。他力持鎮定,可我怕那只鐵罐子在他尾上軋綁太牢了,他心里八成像西班牙民謠里的英雄唐.羅里哥,不斷在唱:“啊,現在它咬著我最是罪孽深重那地方了!”

    我問他,他認為自己還能不能專心於樹林的工作,他答說他不覺得他有所懈怠。我跟他說那女人入侵樹林很惹人討厭,他回答他無權逮捕她。之後我約略提到他那件丑閑和引起軒然**的經過。“是啊”,他說。“那些人自己應該好好去干,這樣他們就不會想聽別人的瑣事了。”

    他說這話時語氣有點尖酸,但確實是實在話,只不過他的談吐太不文雅,太不恭敬了。我給他暗示,結果又聽到鐵罐子嘎嘎直響。“克里夫爵爺,像你這種身體狀況的人,最好不要因為我**間有家伙而說我不好。”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對每個人都這麼個說法,對他自然一點好處也沒有。而牧師、林立和卜洛思都認為這人離開這地方比較妥當一些。

    我問他是不是真的在小屋和女人玩過,他回答我說:“克里夫爵爺,那和你又有什麼關系?”我告訴他,我要我土地上的一切事情都端端正正的,他這麼回答我:“那你得把所有女人的嘴巴都堵住才行。”,我追問他在小屋的情形時,他說:“當然你也可以拿我和我的母狗蘿西造個丑聞。你忘了牠也在那兒呢。”說真的,要再找個粗魯不文的例子,那誰也贏不了他。

    我問他,他再找份工作有沒有困難,他說:“如果你是暗示,你想把我辭掉的話,那太容易了。”所以他很直接了當的說他下周末走,而且顯然很樂意盡量把相關技巧都教給一個小伙子,喬.錢伯思。我告訴他,他走時我會多付他一個月薪水,他說他寧愿我把錢留著,因為我沒有必要感到良心不安。我問他這是什麼意思,他說:“你沒有虧欠我什麼,克里夫爵爺,所以不必多付我什麼。如果你認為你看出我是不爽的話,直說無妨。”

    這件事到此告一段落。那女人跑掉了,我們不知道她的下落,但只要她在泰窩村露面的話,她可能會被捕。我聽說她怕坐牢怕得要命,她算是罪有應得。密勒斯下星期就會走人,想必這地方很快便會恢復正常。

    親愛的唐妮,在這段時間內,要是你高興,繼續在威尼斯或瑞士待下來,直到八月初,那我會很寬心的認為,你可以不必再受這些齷齪的傳言所苦,等到了月底這些傳言應該就會消聲匿跡了。

    所以你看,咱們是深海怪物,龍蝦爬過泥沙時,把所有人都拌倒了,咱們無可奈何,只好冷靜的接受這一切。”克里夫滿紙的氣憤,卻沒有一點同情之心,使唐妮心情很不好。後來,她收到了密勒斯的來信,對事情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秘密給泄露了,其他好些事也跟著被抖出來了。你已經聽說我老婆百莎回來了,我對她已無愛意,但她硬是在小屋住了下來。在那兒,說得不客氣一點,她起了疑心,由於一小瓶柯蒂香水。其他的證據她倒沒有找到,至少是好幾天沒有收獲,然後她開始為那幅燒掉的結婚照片呼天搶地,她發現到後院子的碎玻璃和相框板子。不幸有人在板子後面涂鴉,還寫了好幾個C.S.R這樣縮名。但這不算什麼線索,直到她闖入小屋,發現你的一本書“女伶菲蒂思的自傳”,那書第一頁有你的名字,康斯坦絲.史都華.端德。從那天開始,一連好幾天她到處嚷嚷,說我的情婦沒別人,就是查泰萊夫人。這些話終於傳到了牧師、卜洛思先生和克里夫爵士耳朵里。他們對我那婆娘采取法律行動,她就此不見了,那婆娘一向怕死了警察。

    克里夫爵爺要求見我,所以我就去了。他兜圈子說話,似乎對我相當生氣。後來他問我曉不曉得連爵士夫人的名字都給提到了。我說我根本不聽別人的胡說八道,我想不到克里夫爵爺竟會口出此言。他回答說這對他自已是一個奇恥大辱。我就對他說,這麼說來,連瑪莉皇后無疑也算因我而受連累的人了,因為她的玉照印在日歷上,而日歷就掛在上屋的水槽上頭。可惜,他對我這個玩笑不表欣賞。他好像指著我在罵我是褲子鈕扣不牢的下流胚子,而我也像在頂他就算這樣,也比他根本沒東西可以扣扣子要強得多。所以,他把我解雇掉了,我下星期六就走,此地因此不會再有人記得我。我將到倫敦,我以前的房東,殷克太太,住庫拍麼場十七號,她會給我一個房間,要不就替我另外找住處。

    造孽的人最後會原形畢露,尤其是你已經結婚,而且老婆叫百莎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