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29章在線閱讀,
    “我沒辦法!我今晚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否則我根本去不了威尼斯。我就是沒辦法。”

    稀爾黛面對的人好像又是她父親似的,出於一種策略運用,她讓了步。他同意開車到曼斯非,姊妹倆一道,吃過晚餐,等到天黑送唐妮到小路底,隔天早晨再到小路底接她。她自己則在曼斯非過一宵。那里只有半小時的路程,來去方便。不過她氣得要死,嘔她妹妹的氣,氣她破壞她的計畫。

    唐妮把一條翠綠色的圍巾掛上了窗臺。

    由於一肚子氣,稀爾黛對克里夫的態度反而親切起來了,他到底還有腦筋。就算從功能上來說,他少了性能力,那反倒好,如此一來沖突就少多了!稀爾黛再也不想沾上“性”那檔子事,“性”字頭上,男人都會變得淫邪、自私而又有點討人嫌。唐妮比許多女人要少忍受這方面的悶氣,如果她能領略到這點的話。

    而克里夫也認定稀爾黛畢竟是真正的聰明女子,會是男人最得力的夥伴,如果他有心往政壇發展的話。不錯,她不像唐妮那麼呆,唐妮像個天真的小孩子,你得幫她找藉口,她不是那麼可靠的。

    下午茶提早在大廳喝,大門敞開,讓陽光透進來。每個人似乎都有點在期待什麼。

    “再見了,唐妮丫頭!要安安好好的回到我的身邊來。”

    “再見了,克里夫!是的,我不會去太久的。”唐妮簡直是溫柔的。

    “稀爾黛再見!你會好好的盯著她吧?”

    “我甚至兩只眼睛會盯住她。”稀爾黛說。“她迷路不會迷太遠。”

    “你說得喔!”

    “包頓太太,再見,我相信你會仔細照顧克里夫爵爺的。”

    “我會盡力的,夫人。”

    “有什麼新聞,寫信給我,把克里夫爵爺的情形告訴我。”

    “好的,夫人,我會照辦。希望你玩得開開心心的回來,讓我們也開心。”

    大家都揮手道別。車開了,唐妮回頭看著臺階上坐輪椅的克里夫,內心不免有點感慨。不管怎樣,他總是她丈夫,薇碧山莊是她的家,一切還是不是環境造成的。

    錢伯恩太太拉開園門,祝福夫人假期愉快。汽車駛出園林遮天蔽日的陰暗樹林,上了公路,沿路有步行回家的礦工。稀爾黛把車轉向克羅西路,這不是主線道,但直通曼斯非。唐妮戴上黑眼鏡。她們沿著鐵道直馳、鐵道開在她們下方的路塹里,然後,她們從一座橋上越過了鐵道的路塹。

    “那是往小屋去的小路!”唐妮。

    稀爾黛不耐煩的瞥了那小路一眼。

    “真可惜我們沒法子直接上路!”她說。“要不然晚上九點鐘我們就可以到倫敦的巴摩大街了。”

    “我為你感到難過。”唐妮在她的黑眼鏡後面說。

    她們很快便到了曼斯非,這個一度相當有浪漫氣息,如今卻是教人看了心碎的煤礦城。稀爾黛把車停在一家名列汽車旅游指南書上的旅館之前,登記了房間。事情整個變得無趣之至,她惱怒得都不想說話了。可是,唐妮忍不住的要把男人的來龍去脈告訴她。

    “他!他!你是怎麼叫他的?你一直只說“他”。”稀爾黛說。

    “我從沒叫過他什麼名字,他也沒叫過我的名字,想起來也蠻奇怪的。我們就只用珍夫人和約翰爵士來互相稱呼。他的名字是奧立佛.密勒斯。”

    “而你愿意放棄查泰萊夫人的頭銜,去當奧立佛.密勒斯太太?”

    “我非常愿意。”

    唐妮已經沒救了。不過,要是這男人曾在印度干了四、五年軍官,那麼他多少有點本事,顯然也很有個性。稀爾黛開始松動了一些。

    “要不了多久,你就會和他吹了。”她道。“然後你會覺得和他有過一腿很丟人。咱們和勞工階級是混不來的。”

    “可是你那麼主張社會主義!你一向站在勞工階級那一邊。”

    “發生政治危機時,我或許站在他們那邊,也就因為如此,我才了解咱們要和他們打成一片,那有多困難。不是我勢利,而是整個調調根本格格不入嘛。”

    稀爾黛是曾經和真正搞政治的知識份子混過,所以駁不到她。

    在旅館里,這百無聊賴的晚上延延挨挨的過去,最後她們百無聊賴的吃過了晚餐。唐妮把幾件東西丟進一只小絲袋,重新梳頭。

    “愛情終究是美好的,稀爾黛。”她說道。“在戀愛時,你會覺得你是活生生的,而且是活在天地之中。”她那口氣像在自吹自擂。

    “我想每只蚊子也都有這種感覺。”

    “你覺得牠們也有這種感覺?那牠們真幸福!”

    夜色清朗無比,而且天氣一直很好,連在小鎮也一樣。今天一整晚都會有月光的。稀爾黛不悅地扳著臉,像戴了副面具,再度發動汽車。她們加速上路。穿過包士福,走另外一條路。

    唐妮戴黑眼鏡和遮掩的帽子,坐在車里沉默不言。稀爾黛越反對,她越護著她那男人。她會跟著他一起排除萬難的。

    她們亮著車燈,在經過克羅西路的當兒,火車嘟嘟的通過了,燈光暗淡,使夜色顯得更甚幽微。稀爾黛算好了在橋尾拐彎開進小路。她一下子的減速。岔出路面,車燈白光閃閃的射入雜草叢生的小巷子。唐妮往車外看,見到一道人影子,她開了車門。

    “我們到了!”她輕聲說。

    稀爾黛則已關掉車燈,集中注意力在倒車和轉彎。

    “橋上沒東西吧?”她簡潔的問一句。

    “你可以倒車。”那男人出聲道。她倒車上橋,轉過來,沿著馬路往前走了一段路,再倒入小巷子,輾著地面上的草和蕨,停在一株山榆樹底下。最後,車燈盡熄,唐妮下了車。那男人立在樹下。

    “你等很久了嗎?”唐妮問他。

    “沒很久。”他回道。

    兩人一起等候稀爾黛下車,可是稀爾黛拉下車門,緊坐不動。

    “這是我姊姊稀爾黛,你不過來和她說說話嗎?稀爾黛,這位是密勒斯先生!”

    守園人用手提了提帽子,卻未走近。

    “陪我們走到小屋吧,稀爾黛!”唐妮懇求道。“不會太遠的。”

    “車子怎麼辦?”

    “常有人把車停在小路,你可以把車鎖上。”

    稀爾黛沒吭聲,在那兒想著。然後回頭望了望路底。

    “我能不能繞過樹叢倒車?”她問。

    “哦,可以的。”守園人說。

    她繞著轉彎道慢慢倒車,一直到離開了路面,再也看不見字止,然後再鎖了車下來。入夜了,然而還有些亮度。荒涼的巷子,樹籬長得又高又亂,顯得十分漆暗。空氣中飄著些淡淡的香氣。

    守園人走在前頭,再來是唐妮,而稀爾黛尾隨其後,大家都沒說話。在崎嶇的路段上他用手電筒照亮,三人繼續往前走,一只貓頭鷹在橡樹間一直呼呼低嗚,蘿西安靜地跟著。沒人有話說,實在也沒什麼好說的。

    好容昜唐妮總算看見小屋暈黃的燈光了,她心跳了起來,感到有點忐忑。他們仍然走著,一個接一個。

    他打開鎖著的屋門,在她們之前跨入那雖然溫暖,但四壁精光的小屋子。壁爐里火紅而低,桌上首度端端整整的舖上雪白的桌巾,擺著兩只餐盤,兩只玻璃杯。稀爾黛把頭發一甩,四下打量這間空蕩蕩,不怎麼上相的屋子。然後她一鼓作氣的抬頭盯住那男人看。

    他中等高度,身材瘦瘦,相貌倒生得不錯。他靜靜的,和人隔了段距離,好像壓根兒不想開口說話。

    “坐嘛,稀爾黛。”唐妮倒說了。

    “坐!”他說。“要么我幫你沏杯茶或什麼的,還是你想來杯啤酒?涼的哦。”

    “啤酒!”唐妮說。

    “請給我啤酒。”稀爾黛說,故作矜持的樣子像在嘲弄。他望著她,眨眨眼睛。

    他抄起一只藍色的壺子,慢吞吞走到廚房的水槽。等他端了啤酒回家時,臉上的表情又換了一個樣子。

    唐妮靠門邊坐著,稀爾黛卻往他的椅子坐下來,背對著墻,靠著窗戶角落。

    “那是他的椅子。”唐妮悄聲說。稀爾黛像給燒著了似的彈起來。

    “你坐,你坐!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咱們當中沒什麼大人物。”他若無其事說。

    他為稀爾黛拿了一只杯子過來,用藍壺子先給她斟了一杯啤酒。

    “至於香菸……”他說。“我是沒有,不過也許你碰巧帶著。我自已是不抽菸的。你要吃點什麼嗎?”他轉向唐妮。“如果我拿東西出來,你會吃一點嗎?你平常都會吃一點的。”他操土腔說,有一種出奇的平靜自在,好像他是個客棧老板。

    “有什麼吃?”唐妮問,臉紅紅的。

    “你要是想吃的話,有煮火腿,乳酪,腌漬的胡棑東西沒有很多。”

    “我就吃一點,”唐妮說。“你要不要,稀爾黛?”

    稀爾黛卻抬頭去看他。

    “你為什麼講約克郡話?”她輕聲問他。

    “那個!那不是約克郡話,是德比郡話。”

    他也看著她,帶著那種疏遠的笑容。

    “好,就算是德比郡話好了!你為什麼說起德比郡話來了?你最先是說普通英語的。”

    “哦,是嗎?我想換個方言說說不可以嗎?別這樣,讓我說德比郡話,只要我爽快就行啦。希望你不反對。”

    “那種調調聽起來有點做作。”稀爾黛說。

    “呀,是這樣子啊!那你的調調在泰窩村聽起來也會很做作。”他再度看著她,臉骨邊上故意現出一股冷漠色,好像在說:喲,你算什麼人呀?

    他慢條條踱到儲藏室去拿吃的。

    姊妹倆對坐無言。他另外又拿來一副刀叉和盤子。然後說:“要是你們覺得沒什麼差別的話,我想把外套脫掉,像平常那樣。”

    說著他就把外套脫了,掛在鉤子上,然後只穿著襯衫,一件奶油黃的法蘭絨薄襯衫,往桌前一坐。

    “自己動手!”他道。“自己動手!別等人家問!”

    他切了面包,之後便坐著不動。稀爾黛也和唐妮以前一樣,感受到他沉默和疏離的力量。她看到他擱桌上那小型的、細致和放松的手。他不是個普通的工人,他不是。他是在演戲!在演戲!

    “話雖如此。”她拿了一些乳酪開腔道,“如果你跟我們姐妹倆說普通英語,不是土語,感覺會自然點。”

    他覷著她,覺得她意志強悍。

    “會嗎?”他用普通英語說。“會嗎?你我之間有什麼會比你對我說,你巴望你妹妹再見到我之前,我已經下地獄去了,或是我也說了差不多一樣不爽的話來回敬你,更自然的?別種話更會自然嗎?”

    “哦,是的!”稀爾黛說。“光是有禮貌就會自然了。”

    “這麼說,是種習慣羅!”他道,哈哈大笑起來。“算了。”他說。“我不耐煩講禮貌,就讓我保持這個樣子吧!”

    稀爾黛顯然是吃了癟,一肚子怒氣。再怎麼說,他也可以裝出他曉得人家給了他面子,可他不但沒有,反而還假惺惺的在演戲,擺出一副他是老大的架子,倒像是他在賞人家面子。簡直不要臉到家了。可憐的迷迷糊糊的唐妮,給那男人掌控得死死的!

    三人吃著,不說一句話。稀爾黛倒要瞧瞧他的餐桌禮儀是怎樣。她不能不發覺到他天生要比她斯文、高雅。她有那種英格蘭人的笨拙,他卻有英格蘭人的沉著、自信,舉手投足都一絲不茍的。想要凌駕過他,絕非易事。

    但他也板不倒她。

    “你真的認為。”她說,口氣略略親切了點。“值得冒這個險?”

    “什麼值得冒什麼險?”

    “和我妹妹胡搞。”

    他咧開他那令人咬牙的笑臉。

    “這你得問她!”

    說著,他掉眼看唐妮。

    “你是自己來的吧,妞兒?不是我強迫你的吧?”

    唐妮看稀爾黛。

    “你可別隨便怪罪別人,稀爾黛。”

    “我當然不想這樣,可是總得有人用點腦筋。你這輩子要有些事是持久的,不能想胡搞就胡搞。”

    一陣安靜。

    “哈,持久的!”他開了腔。“什麼是持久?你這輩子又有什麼是持久的?我想你正在辦離婚吧。那叫什麼持久?你自己持久的頑固性子,這點我倒看得很清楚。那對你有什麼好處?在你老掉之前,你自己就會被自己的頑固性子煩死了。一個頑固女人和她的自我意志?是呀,這兩者倒是有極強的持久性,真的如此。謝天謝地,要對付你的人不是我!”

    “你有什麼權利這樣對我說話?”稀爾黛道。

    “權利?你有什麼權拿好的持久來約束別人?讓別人去搞他們自己的持久事兒吧。”

    “拜托,你還以為我是關心你嗎?”稀爾黛壓著嗓子說。

    “是啊,”他答道。“你是。這是出於情勢所迫,你大致可算是我的大姨子。”

    “還差得遠呢,我跟你保證。”

    “沒差很遠我跟你保證。我自有我的一套持久法則,你回去管自已的生活吧,我每天都過得和你一樣痛快,如果你坐在那兒的妹妹來找我,是為了那點痛快和溫情,那是因為她清楚自己要什麼。是她上過我的床,不是你,感謝老天,多虧了你那種持久性。”在一陣死寂後,他接下去說:“呃,我穿褲子可是把屁股穿在前面的,我要是有飛來的艷福,我會慶幸自己好運氣。坐在那兒那女人能帶給男人的樂子,遠遠比你這種女人要多太多了。這很可惜,因為你也可能是一只香甜的蘋果,而不只是外表好看的酸蘋果。像你這種女人需要好好的來接枝。”

    他若隱若現的笑著看她,露一點色相和欣賞意味。

    “像你這種男人。”她說:“應該給隔離起來,對自己的低級趣味和色慾振振有辭。”

    “喲,夫人,像我這種的男人可只剩下碩果僅存的幾個了,不過你是活該落得孤伶伶自己一個人。”

    稀爾黛已經起身走到門口了,他也站起來從鉤子上抄下外套。

    “我自己就可以找到路。”她說。

    “我相信你可以。”他悠悠哉哉說。

    他們又很好笑的排成一列,走出小路,沒人說話。一只貓頭鷹還在呼呼直叫。早知道他該把牠搶斃。

    車子安然在那兒,沒有人動過,沾了點露水。稀爾黛上車發動引擎。另外兩個人等著。

    “我的意思就只是。”她在她的堡壘里發言道,“我懷疑你是不是會考慮到這麼做值不值得,你們兩個都是!”

    “一個人大塊吃肉,對另一個人可能像在吞毒。”他在黑暗中說。“不過對我而言,那是佳肴美酒。”

    車燈霍地亮了起來。

    “唐妮,明兒早上別讓我等人。”

    “不,不會的。再見!”

    汽車慢慢爬上公路,迅速而去,留下靜悄悄的夜。

    唐妮害羞的抓著他的胳膀,兩人走回小路。他沒出聲,最後她把他拉住了。

    “吻我!”她喃喃說。

    “不,等一下!讓我把心情定一定。”

    她覺得他這話很有趣。她仍然抓著他的胳膀,兩人悄然的在小路上走。此時此刻,她真高興和他在一起。她打寒顫,曉得自己很可能會被稀爾黛硬給拖走。他則不出一聲,莫測高深。

    等他們再次進了小屋,她高興得簡直要跳躍,她是擺脫掉她姊姊了。

    “你對稀爾黛真的很壞。”她對他說。

    “該有人適時給她一巴掌。”

    “為什麼?她那麼好。”

    他沒作答,一樣一樣的做好晚間的雜事,動作沉穩而又俐落。他臉上有怒色,不過不是生她的氣。唐妮是這麼覺得的。怒色使他顯得格外的英俊,又有一種靈氣和神采,挑動得她四肢都酥軟了。

    可是,他一直沒理睬她。

    直到他坐下來,開始松開鞋帶,這時才從因為發怒緊繃的雙眉底下抬起眼來看她。

    “你不上樓去嗎?”他說。“那兒有根蠟燭!”

    他扭了頭過去,指指桌上那點燃的蠟燭。她聽話秉燭上樓,他則盯著她**起伏的臀兒看。

    那是個充滿肉慾的**之夜,她有些被那種**嚇到了,幾乎不大情愿耽於其中。然而沖刺所帶來的強烈快感,非常猛烈,非常不同,比之柔情帶來的興奮要更令人心醉。盡管有一點心驚膽顫的,她還是任著他為所欲為,那種把什麼都豁出去了的**,讓她震撼到了極點,將她剝得精光,變成一個全然不同的女人。那不是柔情蜜意,也不是男歡女愛,而是一種烈火般熊熊燃燒肉慾,把人的靈魂燒化成了灰燼。

    就在那最最私密之處,把人心最古板、最頑強的羞恥感燒化殆盡。她是掙扎到最後才肯讓他為所欲為,盡情盡性的。她被動而順從,像個奴隸,一個獻出了肉體的奴隸。然而那股**之火蔓延到她全身,像要燒盡一切,那熊熊之火傳過她的胸膛、她的五臟六腑的時候,她真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但那是一種如火如荼,妙不可言的死。

    阿貝拉曾說,在他和海樂思熱戀的歲月,他們嘗遍**的各般層次和妙處,唐妮以前總是不大明白阿貝拉的言下之意。其實是同樣一回事,一千年、一萬年前都是同樣一回事!希臘古瓶上所描繪的,到處都一樣!美妙的**,放縱的**,是人生的需要,而且永永遠遠都需要,需要它去把那些做作的羞恥感通通都燒掉,把肉體這副最粗獷的原石焠煉到精純的地步。用那把情慾慾火去焠煉。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