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26章在線閱讀,
    克里夫不高興她出門,只因為她不在家,他就覺得沒安全感。不知什麼緣故,只要她在,他就有安全感,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去忙他熟悉的事。他投下大量精神在搞礦場,絞盡腦汁在那些根本沒搞頭的問題上,拼命想著如何用最經濟的法子把煤挖出來,然後賣出去。他知道他得設法把煤用掉,否則也要把它們轉化成別的物質,這麼一來,他就不必賣煤,或者賣不掉時,要煩惱怎麼辦了。但是假如他把煤轉化為電力,是否有用處、是否賣得掉?要把煤轉化成油,現在成本還是太高,技術還太復雜。為了讓工業生存下去,就得發展更多工業,這簡直是瘋病。

    正因為是瘋病,所以需要瘋子來把事情搞起來。沒錯,他是有點瘋,唐妮這麼認為。在她感覺,他對礦場的事那麼**、起勁,就是發瘋的跡象,他那些個奇思異想正是精神異常之下的念頭。

    他把一堆重大計劃一一告訴她,她聽得昏頭腦脹,但由著他說下去。然後,滔滔不絕嘎然而止,他一掉頭搞音響喇叭去了,什麼都忘了,顯然在這種時候,他那一堆計劃盤繞在腦中,使他像在作夢一樣的恍恍惚惚。

    現在,他每天晚上都要拖著包頓太太玩英國大兵玩的那種紙牌,一次賭六便士。賭得起勁時,他就又像進入一種無意識的狀態中,或者說是茫然的沉醉或者說是沉醉之下的茫然,反正稱做什麼都可以了。唐妮受不了見到他那副樣子。待她上床之後,他和包頓太太準會賭得人事不知的,直到清晨兩、三點鐘。包頓太太和克里夫一樣,沉溺在這種賭癮里,比他還嚴重,因為她差不多老是輸。

    一天,她同唐妮說:“昨兒晚上,我輸給克里夫爵爺二十三先令。”

    “他真拿了你的錢?”唐妮吃驚的問。

    “那當然,夫人!賭債可賴不得!”

    唐妮對兩個人都很生氣,大大說了一頓。結果是,克里夫爵爺給包頓太太加了一百先令的年薪,她可以拿它來睹。到此時,在唐妮看來,克里夫真的是沒救了。

    她終於跟他說她十七號要動身了。

    “十七號!”他道。“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最晚七月二十號回來。”

    “對啦!七月二十號。”

    他瞧著她,眼神空洞古怪,有著孩子似的無知,又有老頭子那種呆呆滯滯的狡猾相。

    “你不會讓我失望吧,是不是?”

    “怎麼說?”

    “你走了,我是說,你一定會回來吧?”

    “我當然一定會回來。”

    “好,好的!七月二十號!”

    他直瞅著她,眼色好怪。

    然而,其實他是希望她去的。那種心態很矛盾,他真的希望她去,去搞一點小桃花,也許懷個孩子回家來,那樣就好。但同時他又怕她走。

    她戰栗心跳,在注意一舉甩掉他的絕佳機會,在等候她和他都該是完全準備好了的時機。

    她去找守園人談她出國之事。

    “等到我回來時,”她說。“我就可以對克里夫說我必須離開他。你我一走了之,他們根本不必曉得是你。咱們可以到別的國家去,好不好?去非洲或是去澳洲。好不好?”

    她被自己的計劃弄得興奮不已。

    “你從來沒去過這些殖民地,是吧?”他問她。

    “沒有!你去過?”

    “我到過印度、南非和埃及。”

    “咱們何不到南非去?”

    “可以啊!”他慢吞吞說。

    “還是你不想去?”她問。

    “我無所謂,我做什麼都無所謂。”

    “這計劃沒有讓你高興嗎?怎麼呢?咱們不會餓著的,我寫信問過了,我一年差不多會有六百鎊的收入,這數目不算多,可是也夠生活了,不是嗎?”

    “對我來說那已經是筆財富了。”

    “哦,日子會有多棒!”

    “可是我得要離婚,你也是,否則我們會出問題的。”

    必須打算的事情不少。

    又有一天,她問到他的事。那時,他們倆在小屋,外頭打雷下雨。

    “你當了上尉,成了軍官和紳士,你不高興嗎?”

    “高興?馬馬虎虎啦!我和我的上校倒是處得很不錯。”

    “你很喜歡他?”

    “是的,我是很喜歡他。”

    “他對你很好?”

    “不錯,從某一方面來說,他的確對我很好。”

    “把他的事情告訴我。”

    “有什麼可以說的?他是由大兵晉升軍官的,喜歡軍旅生涯,從沒結過婚。他年紀大我二十歲,是個相當睿智的人,好漢一條,在軍隊中獨來獨往,很有他自己的慷慨作風,是位非常聰明的長官。我和他在一起時很崇拜他,對他言聽計從的。我可從沒後悔過。”

    “他死時你很傷心嗎?”

    “我自己也幾乎沒了命。我醒來之後,就曉得我的另外一部分完結了,不過我老早心里有數,死亡會把這一部分結束掉,照理來說,事事物物皆如此。”

    她坐著深思。外頭雷電交作,他們彷佛在洪水中的一葉方舟里。

    “你好像歷盡滄桑似的。”她說。

    “是嗎?感覺我好像已經死過一次、兩次了,不料人還拴在這兒,招惹更多麻煩。”

    她用心思考著,卻也一邊聆聽**聲。

    “上校死了後,你又當軍官又當紳士,難道不高興?”

    “不高興,那群家伙壞得很。”他猛地放聲大笑。“上校常說:“小子,英國中產階級每吃一口東西,都得嚼上三十遍,因為他們的肚腸很窄,芝麻豆大的東西都會把他們堵住,他們是創世紀以來最壞的一群娘娘腔,自大得要死,可是連鞋帶沒系好都要害怕,腦袋瓜子腐敗得像臭掉的獵物,可事事都是他們對。”這就是我走人的原因:磕頭、拍馬屁、舔屁股,舔到舌根都僵了,還都是他們對!最可惡的就是裝模作樣。一群裝模作樣的娘娘腔,一個個都只有半粒蛋蛋”

    唐妮大笑。大雨傾盆而下。

    “他恨死他們了!”

    “不!”他說。“他才懶得理他們。他只是不喜歡他們,這不大一樣。因為,他說過,連大兵們也是越來越裝模作樣,肚腸狹小,只剩半粒蛋蛋。變成那樣子,那是人類的命運。”

    “一般平民百姓是,勞工階級也是嗎?”

    “全都一樣。他們的膽子全沒了,最後那一點點的膽色被汽車、電影和飛機吸得光光的。我告訴你,每一代繁衍出來的下一代比兔子生的還要多,他們長得橡膠管的腸子,錫的腿和錫的臉。錫人!全是那崇拜機械,打死不變,把人類毀了的布爾什維克主義。錢,錢,錢!現代所有人都覺得把人類舊有的感覺毀滅了那才是真刺激,把老亞當和老夏娃剁成了醬。他們全都一樣,整個世界都一個樣子。毀掉人類的本體,一鎊金子一只包皮,兩鎊金子一對蛋蛋。洞洞不過是給機器干的!都一樣。給他們錢好把世界去了勢,給他們錢,錢,錢,好取走人類的膽量,留下一切轉來轉去,沒完沒了的小機器。”

    他坐在小屋里,拉長臉諷刺世界,但即使如此,他依然豎起了一只耳朵,傾聽橫掃過樹林的暴風雨。那使他備感孤獨。

    “這種情形難道沒有個結束?”她問。

    “會,會結束的。它會自己救自己的。等到最後一個真正的人終於毀滅,他們都成了孬種,不管是白膚的、黑膚的、黃膚的或其他顏色,全成了孬種,所有人都瘋了,喪失“理智”。理智的根源來自於那對蛋蛋。等他們全部喪失理智,他們就會轟轟烈烈的做出最後判決,你知道所謂最後信仰的意思就是“行動的信仰”。對啦,他們會決定他們自己轟轟烈烈的信仰行動。他們會相互把對方奉獻出去。”

    “你的意思是相互殘殺?”

    “正是,小可愛!如果咱們照目前的速度搞下去,那麼不到一百年,這座島上就剩不到一萬人,搞不好十個人都不到。他們會甜甜蜜蜜的把對方干掉。”遠處雷聲隆隆。

    “太妙了!”她咕噥。

    “的確很妙!想想人類滅絕,久久之後,其他族類才會出現,你這就會冷靜下來,這可比什麼都要管用。只要我們照這樣子胡搞下去,每個人知識分子、藝術家、政府官員,還有工人全都瘋狂的在摧毀人類最後的感覺,他們最後那一點直覺,最後健全的本能。如果情況像現在這樣,是代數級的在進行,那麼結果就是完蛋了,人類!再會了,親愛的!大蛇吞噬了自己,留下一片空白,一團混亂,不過好在還不是不能挽救的。太妙了!等到野狗在薇碧山莊暴叫,小火車兇**壓碎泰窩村礦場那時候,咱們就要贊美主了。”

    唐妮笑了,然而不怎麼愉快。

    “那你該高興才對,他們全是布爾什維克一夥的,”她說道,“你該高興他們迫不及待的往結局沖。”

    “我是高興,我不會攔著他們的,因為就算我想攔也攔不住。”

    “那你為什麼一肚子牢騷不滿?”

    “才沒有!就算我的命根子在做垂死的呼喚,我也不管。”

    “但是萬一你有孩子呢?”她問。

    他垂下頭來。

    “這個,”末了他開了口。“對我來說,把孩子帶入這世間,是件錯誤、糟糕的事。”

    “不!不要這麼說,不要這麼說!”她懇求道,“我是打算要有孩子的,說你會開心。”她把手擱到他手上。

    “我開心是為了要讓你開心,”他說。“只是我卻覺得對那未出世的生命,似乎是個莫大的背叛。”

    “哦,不!”她激動道,“這麼說你就不是真的想要我!你不可能要我,如果你是那樣想的話!”

    他又不吭聲了,臉垮下來。屋外僅有傾盆大雨的聲音。

    “那不完全對!”她低聲道,“那不完全對!還有其他的原因。”她覺得他現在之所以不和悅,部分是因為她要離開他,故意跑到威尼斯去。這一點使她有半分的愉快。

    她拉開他的衣服,讓他露出腹部,然後她親他的肚臍。她用臉頰去貼他的肚皮,伸手抱住他溫熱、挺直了的**。滾滾濁流中,只有他們倆了。

    “告訴我你想要孩子,你期待著!”她喃喃而語,臉貼在他肚子上。“告訴我你真的想!”

    “唉!”最後他終於說了。她感覺到他身上一陣輕微的,他的心思改變了,人也放松了。“我有時候也想,人只要肯嘗試,和礦工待在這兒,也可以有所為!他們現在做得很苦,賺得卻很少,要是有人能開導他們,別一味想到眼前的錢,談到錢,其實咱們所需不多,咱們不要為錢而活”

    她用臉頰在他肚子上輕摩,把他的蛋蛋握在手里。那寶貝根子微動了動,有一股奇異的生命力,不過并沒勃起。屋外的大雨狂泄。

    “讓我們為別的東西而活吧!讓我們不要為了賺錢而活,不為自己,也不為別人這麼做。雖然眼前我們迫於現實,不得不為自己掙一點錢,為主子賺大把鈔票,可是讓我們抵擋它,一點一點的阻止這種現象繼續下去。我們犯不著暴跳如雷,我們一點一點的做,拋掉整個工業生活,反璞歸真。錢不必多,也可以甘之如飴,對每一個人來說,你、我、老板主子,哪怕是天皇老爺都是,錢不必多,大家都甘之如飴。只要下決心,你就可以從這場混亂中掙脫出來。”他頓了頓,接著又滔滔說下去。

    “我要對他們說:看!看看喬!他的動作多可愛!看看他是怎麼舉手投足的,又靈活又敏捷。他真帥!看看小丘!他是丑八怪,笨手笨腳的,因為他委靡不振。我要對他們說:看!看看你們自己!一肩高一肩低,兩腿扭曲,結瘤累累!干著那種要命的工作,結果把自己搞成什麼樣子?把自己都毀了。根本沒必要那樣子的賣命,脫掉衣服看看自己,你們本該活得漂亮有生氣的,現在卻成了個半死不活的丑八怪。我就要這樣對他們說。我要鼓勵男人換上不同的衣服:紅色緊身褲,大紅的,還有白色的短上衣。呵,男人只要一**還是結實有血色的,那麼光是這點,一個月內他們就可以改頭換面。他們就又開始恢復男兒本色,成為男子漢!至於女人高興怎麼打扮就怎麼打扮。因為,只要男人穿上大紅緊身褲,在白色短衣之下露出個翹屁股,大搖大擺走路,那麼女人就會又開始像女人了。都因為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也才變了樣。到時候就拆了泰窩村,蓋幾棟漂亮的建筑物,那也足夠咱們遮風蔽雨了。再把鄉郊整理起來,孩子不要生太多,因為世界上已經人滿為患了。”

    “我是不會對男人們說教的,只要剝光他們的衣服,對他們說:看看你們自己吧!這就是為錢工作的結果。聽聽你們自己,這就是為錢工作的結果!瞧泰窩村那副光景!太嚇人了。那就是因為你們為錢工作的心態,才把它建造成那樣子的。看看你們的馬子,她們不關心你們,你們也不拿她們當一回事,因為你們把時間耗在工作上、耗在為錢瘋狂上。你們說話不好,路子走不好,日子也過不好,也許連和女人在一起都成問題。你們根本不算活著,看看自己的鬼樣子!”

    一陣沉寂。唐妮沒有用心聽,倒是專注於把幾朵她剛才來小屋的路上采到的勿忘我穿入他**的體毛之中。外面的世界靜止了,有點冰冰淳淳的。

    “你身上有四種毛,”她對他說。“胸部上的毛差不多是全黑的,頂上的發色卻沒那麼深;不過你的胡須很硬,是暗紅色的,而你這邊的毛,你的愛情之毛,像一叢鮮艷的金紅色檞寄生,它是所有毛毛中最迷人的!”

    他低頭一瞧,他腿間的毛叢中插著乳白色的勿忘我。

    “對!那兒是安放勿忘我的所在,豎在男人或女人的毛里。但是,你對未來難道不在乎?”

    “哦,我在乎啊,在乎極了!”她說。

    “每每我感覺到人類世界是注定要毀滅了,被人自己野蠻的劣根性搞到要完蛋了,我就會覺得逃到殖民地還不夠遠,連月球都不夠遠。因為即使你爬上了月球,回頭看見的還是地球,那麼骯臟、糟糕,了無生趣的夾雜在眾星球之中,它已經讓人類糟蹋了。那時我會覺得好像生吞了苦膽,它在腐蝕我的五臟六腑,我逃得再遠也逃不掉。可是等我腦筋一轉,我就又會把一切忘光光。後來這幾百年人類的遭遇,委實太不堪了,男人除了做牛做馬之外,變得一無是處,男子氣概消磨殆盡,再也不能過像樣的生活。我真恨不得把地球上的機器一舉清除掉,工業時代大錯特錯,就把它徹底結束了吧!不過我力有未逮,想必別人也無能為力,我也只能茍且偷安,獨善其身,只管過自己的生活,如果我還有生活可過的話,這點我真的很懷疑。”

    外面的雷聲已歇,然而剛變小的雨陣,猛地又狂打起來,夾帶著暴風雨欲去時那茍延殘喘的雷電聲。唐妮坐立不安的,他喋喋不休到現在已有一陣子了,而事實上他是在自言自語,并非對著她說話。他整個人似乎陷入絕望之中,她反倒暗自竊喜。她本來是很討厭絕望氣氛的,可她知道,就因為她要離開他,他心里瞬時體認到這點事實,他的情緒才會陷入這股低潮之中。為此,她內心略有點得意。

    她打開門,望著筆直傾注而下的大雨,有如一道鋼幕。突然有股要奔入雨中,逃開一切的沖動。她站起來,開始飛快脫掉長襪,然後是衣服和內衣。他屏住了氣息。她移動之際,那對尖挺**的**也隨之搖擺、**。在青色的光線下,她泛著象牙色。她又把膠鞋套上,發出一聲有點**的笑聲,她高舉雙臂,跑了出去,向著大雨挺起了**,邊跑邊舞著早年她在德勒斯登學過的體操舞姿,那**美妙的身段兒時而跳上,時而躍下,時而曲折,雨打在她的腰枝上,晶瑩閃動。一會兒她又旋轉起來,抬起**穿越雨幕,然後彎下腰去,所以看來倒像拿一副腰枝、屁股在向他行禮,不停在大搖大擺的敬著禮。

    他無奈地笑了,也把衣服脫了。他實在抵擋不了。他**、白溜溜的,微微打顫地一躍而入大雨之中。蘿西狂吠一聲,沖到他跟前。唐妮掛著一頭濕淋淋的頭發,灼熱的臉轉過來,看到他。她轉身便跑,藍眸閃閃生輝,用一種特殊的沖刺動作,奔過空地到小路,帶雨的樹枝拍打著她。她跑著,他什麼都沒有看到,就只看到她濕了的圓頭顱,濕了的背部,還有閃光的屁股兒,在一直往前奔去。那是一副跑著、顫著的女性美麗胴體。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