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18章在線閱讀,
    “不是!我是就現況來說。克里夫只是肌肉癱瘓,這對他并沒有影響。”唐妮瞎掰和呼吸一樣自然。

    克里夫也曾灌輸她相同的想法。他曾經大言不慚道:“我當然還是可能會有孩子,我并不算真正的廢了,哪怕屁股、**的肌肉都癱了,生育能力還是很容易就能復原的。到那時候也許可以移植過去。”

    在他充滿周期性的旺盛精力,賣力解決礦場問題時候,他還真覺得自己的性能力在逐步恢復。唐妮總嚇得瞠眼看他。不過她也夠機伶,利用他的話來保護自己。因為只要能夠的話,她就會有孩子,只是,不是他的。

    包頓太太有片刻呼吸中斷,啞啞無言。事後,她沒把這話當真,她看出來那是個幌子。不過,這年頭大夫的確辦得成這種事,他們好像可以移植**。

    “哦,夫人,我衷心希望,而且祈禱你能如愿以償,這對你、對大家都事一件好事。老天,薇碧山莊有個孩子,那會有多大的不同呀!”

    “可不是嗎?”唐妮說。

    她排出三幅六十年前皇家藝術學院院士的作品,準備捐給蕭特蘭公爵夫人,做她下回慈善義賣會的拍賣品。她有“義賣會公爵夫人”的美名,經常呼吁各界捐贈義賣品給她。三幅配了框的院士作品會讓她喜出望外的。說不定她會因此而上門致謝,她到訪時,想想克里夫會暴跳成什麼樣子!

    而包頓太太在肚子里嘀咕。哦,我的天呀!你準備要給我們的該不是奧立佛.密勒斯的種吧?哦,天呀,那會是泰窩村的娃兒躺在薇碧山莊的搖籃里,天呀!這可是兩邊都不吃虧呀!

    在這間儲藏室拉拉雜雜的怪東西當中,有一只黑漆漆大盒子,大約是六、七年前的精美工藝,里面裝滿了你想像得到的任何東西。最上一層,一律是梳洗用具:有刷子、瓶子、鏡子、梳子、盒子,甚至包括三把附了安**子的漂亮小刀片,如刮胡刀等等。下一層,類似書桌抽屜里的文具:有吸墨紙、鋼筆、墨水、紙、信封、記事本。接下去是一層完整的縫紉用品:有三把不同尺寸的剪刀、頂針、針、絲線綿線、蛋形縫補器,全是一流品質,一流手工。再來是個小藥品庫,一只只貼著標簽的瓶子,像鴉片劑啦、沒藥酊劑啦、丁香啦等等,但平日都是空空如也。整個盒子蓋上來,只有一只周末渡假用的小旅行箱那麼大,里面的東西樣樣都還很新,像拼圖似的緊密排列。那些瓶子絕不會打翻掉,因為根本沒空間讓它們翻倒,

    這玩意兒的手工和設計一流,是維多利亞款式的出色作品,卻不知何故,它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連查泰萊家大概也有人這麼覺得,所以這東西從來沒用過。它很奇怪的讓人沒靈沒性。

    可是包頓太太對它傾倒得很。

    “瞧這些刷子多漂亮,這麼貴重,連那些刮胡刷,三把都好極了!不!還有這幾把剪刀!有錢都買不到。哦,我覺得這東西真的太好了!”

    “你真的這麼覺得?”唐妮說。“那,你拿去吧。”

    “哦,這不可以,夫人!”

    “當然可以!否則它只會一直扔在那兒。如果你不要,我就把它連同那些畫一起送給公爵夫人。不過不值得送她這麼多東西。你還是拿去吧!”

    “啊,夫人!我永遠也不知道要怎麼謝謝你。”

    “你不必操這個心啦。”唐妮大笑。

    就這樣,包頓太太興奮的滿面紅光,抱著那個烏漆抹黑的大盒子抬頭挺胸的下樓來。

    管家先生駕了小馬車把她和她那只黑盒子送回村里的家。她得通知幾個朋友過來:女教師、藥師太太和會計韋丹的太太,好現一現寶。她們都嘆為觀止,之後,便迫不及待悄悄議論起查泰萊夫人要生孩子的事來。

    “怪事年年有,”韋丹太太道。

    可是包頓太太卻一口咬定,如果會有孩子,那也會是克里夫爵爺的孩子。所以,閑話少說。

    過沒多久,教區牧師含蓄的對克里夫說:“我們真的可以盼到薇碧山莊添個繼承人了?哦,那會是天降恩典哪,真的!”

    “這個,我們倒是可以盼一盼的。”克里夫話里帶了點諷刺,卻又信心十足的。他已經開始相信真有這種可能性,那甚至還是他的孩子呢。

    然後,一天下午,李斯.溫特,人人尊稱溫特老爺子上門來了。他七十高齡,很瘦,但渾身挑不出毛病,十足是位紳士,就像包頓太太對管家說的那樣。全身每一公厘都是,真的!他說話、談笑時那種老派的作風,讓它看來比戴假發還要老掉牙。時光在飛馳之中,拋下了這些精致但老舊的廢物。

    他們聊礦場的事。克里夫的觀點是,他的煤即使是品質不好的那一種,只要在強壓之下,配合濕度夠,含酸性的空氣,就能制成在高溫下燃燒,硬度很高的濃縮燃料。老早有人注意到,在濕氣重、風力特強的情況下,礦坑會燃燒得很旺,幾乎不冒煙,燒出的是一堆極細的灰粉,而不是火力很差的粉紅煤塊。

    “可是,你上哪兒去找適合的機器來燒這種燃料?”溫特問。

    “我自己做,而且我要我自己的燃料,我要賣電力。我有把握成功。”

    “你要是成功了,那可太好了,太好了啊,好孩子,哈哈!如果有我能夠效勞的地方,我很樂意幫忙。我怕我是有點落伍了,我的礦坑跟我也差不多。不過誰知道,有朝一日我退出江湖,就會有像你這樣的人才繼之而起。太好了!這樣又可以雇用所有工人,而你也用不著再賣煤,或是擔心煤賣不出去。這主意好極了,但愿它馬到成功。如果我底下有幾個兒子,想必他們也會替旭波山莊的礦坑謀求改善之道的,這一定是的。對啦,好孩子,傳言說薇碧山莊有望得個繼承人,這話是真是假?”

    “有這傳言嗎?”克里夫問。

    “呃,好孩子,是這樣,斐林屋的馬歇爾問過我,我知道的就這樣了。當然啦,如果這是空**來風,我是不會往外傳的。”

    “呃,老爺子,”克里夫不甚自在,一雙眼睛卻炯炯有神。

    溫特走過去,把克里夫的手抓緊了。

    “好孩子,好孩子,你不會相信你這話對我的意義有多大!曉得你得子有望,你會在泰窩村又雇用所有工人,我太欣慰啦!哦,孩子,要保住名門的水準,給所有想工作的人有工作機會。”

    這位老人家是真正受到感動了。

    第二天,唐妮正在整理玻璃花瓶里高莖的黃金郁金香時,克里夫開了口。

    “唐妮,你知不知道外頭傳說你準備給薇碧山莊生個兒子做繼承人?”

    唐妮嚇得都眼花了,可是她站著不動,手擱在花朵上。

    “不知道!”她回道。“這是玩笑,還是毀謗?”

    他停頓了一下,才回答:“我希望兩者都不是。希望那是種預言。”

    唐妮繼續插花。

    “今天早上我收到爸爸的信,”她說。“他問我,是不是知道他已經替我答應亞歷山大.古柏爵士的邀請,七、八兩個月到威尼斯去做客。”

    “七、八兩個月?”克里夫說。

    “哦,我不會待那麼久。你真的不想去。”

    “我不出國旅行。”克里夫馬上應聲。

    她把花捧到窗邊。

    “你不介意我去吧?”她說。“你知道,早答應人家這個夏天要去的。”

    “你會去多久?”

    “也許三周吧。”

    一陣沉默。

    “這樣,”克里夫慢吞吞道,有些怏然。“我想三周我還受得了,只要我能有絕對的把握,你會想回家來的。”

    “我當然會想回家來。”她說得十足的肯定、確切。她想的是另一個男人。

    克里夫聽出她肯定的口吻,好歹相信了她。他認為那是為了他,於是松了一口氣,馬上便又高興起來。

    “這樣的話,”他說。“我想就沒什麼關系,你說呢?”

    “我想是的。”她應道。

    “生活變化變化,你開心嗎?”

    她抬頭看他,藍眸子有奇異的神色。

    “我是滿想再到威尼斯看看,”她說。“到礁湖對面的碎石子小島去泡泡海水。不過你也曉得,我討厭麗都那地方!我也不指望我會喜歡古柏爵士夫婦,但要是稀爾黛也去了,我們又有一部專用的小艇的話,那就太理想了。我真希望你一塊兒去。”

    她說得誠心誠意。在這些方面,她是滿心愿意讓他快樂。

    “噢,可是想想我這樣子,在北站,在卡雷碼頭,那有多麻煩!”

    “哪有什麼麻煩?我看過別的在戰時受傷的男人,還差人抬著出門呢。再說,咱們是一路開車過去的。”

    “我們得帶兩個人手。”

    “哎呀,用不著的,只要有費德,我們就定可以應付了。那里總會有其他人。”

    克里夫卻大搖其頭。

    “今年不要,親愛的,今年不要了!也許明年我再試試,”

    她悶悶不樂的走開。明年!誰知明年會有什麼狀況?她自己其實也不想去威尼斯,特別是這節骨眼兒,她有了另一個男人。可是她把遠行當作是一種懲罰,也因為,萬一她有了孩子,克里夫就會認為是她在威尼斯有了情人才懷孕的。

    已經五月了,六月里他們就該動身。永遠是這回事!永遠是別人在安排你的生活!輪子是為人工作的,把人載來載去,可是人對輪子竟沒有實際的控制力。

    是五月了,但天氣又濕冷起來。濕冷的五月天候,利於玉米和乾草的收成!這年頭玉米和乾草可比什麼都重要多了!唐妮必須跑一趟尤塞維特,那是他們的小鎮,在那兒,查泰萊家的地位依然屹立不搖。她一個人去,由費德駕車。

    雖然是一片新綠的五月天,但鄉村景致卻是陰沉沉的。天氣極冷,雨里煙霧茫茫,很明顯的是廢氣蒸發到空氣中,人想活下去要靠自己的抵抗力。也難怪這里的人都那麼丑陋、粗悍。

    車子穿過泰窩村那一長串零零落落、臟兮兮的房舍,費力的往上爬坡。發黑的磚房子,發黑且發亮的石板尖屋檐,連地上的泥巴都被煤灰染黑了,人行道又濕又黑。這彷佛一切,一切已被陰暗所滲透,無一幸免。這是對自然之美的全然否定,這是對生命喜悅的全然否定,人對鳥獸蟲魚各種生物型態之美的欣賞本能已經蕩然無存,人自己的天賦直覺也告滅絕,這一切真令人心驚膽寒呀!雜貨店那成堆的肥皂,菜販子的檸檬和大黃!還有賣帽子的小販那丑得嚇人的帽子!放眼望去,所過之處都沒有一樣不是丑不拉幾的東西,再來是電影院和濕濕的廣告看板“女人之愛”那可怕的石灰和金粉。還有原始基督教會嶄新的大教堂,鑲著硬幫幫的磚塊、大片粉紅駭綠的窗玻璃,也夠俗氣了。再往上走,是衛理教會的教堂,它的磚面已醺黑了,前面圍著鐵欄桿和同樣醺黑的樹叢。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公理會教堂,是粗面沙巖蓋的,有座塔,但塔不怎麼高。再過去一點,便是剛落成的學校了,昂貴的粉紅磚石,鐵欄桿把鋪碎石子的操場圍在里面,整個非常壯觀,同時讓人想到教堂和牢房。五年級的女生正在上歌唱課,剛練完拉米多拉的發聲,唱起了“甜蜜的兒歌”。可怎麼也不像一首歌,一首自然、不做作的歌,它大而化之的起個音,之後便是一陣怪異的大呼小叫。這不像野蠻人的歌,野蠻人可有很好的節奏感。那也不像動物,動物發出聲響往往有其意義。總之,地球上沒有任何與它相似,它叫“唱歌”。費德加油時,唐妮坐在那兒提心吊膽的聆聽。這些人,他們原本活潑的直覺本能已經僵化如鐵釘,剩下來的只是機械性的吼叫,以及駭人的意志力,未來會淪為什麼呢?

    一輛運煤車冒雨鏗鏘有聲的沖下山來。費德開始爬坡,經過門面很大,但看來可憎的布行,還有服裝店、郵局,到了一丁點兒大的小菜場。山姆正挨在“太陽”的門。往外瞧,他稱那家店為客棧,而不是酒吧,出差的客人都投宿在那兒,紛紛向查泰萊夫人的座車行禮。

    教堂在黑樹叢左方。他們的車下坡了,經過礦工酒吧。它剛剛經過的是威靈頓.尼爾森,三桶以及太陽酒吧,這會兒,行經礦工酒吧,然後是機械大樓,然後是近乎俗麗的新礦工福利中心,然後是幾間新蓋的“別墅”,便上了蜿蜒在黑樹籬和墨綠田野間的黑色道路,直驅史泰克門。

    泰窩村!這就是泰窩村!快樂的英格蘭!莎士比亞的英格蘭!錯了,它是當前的英格蘭,唐妮來此居住之後才認識的地方。它制造出一批新人種,這種人把金錢、社會和政治那一面看得特別重,卻在自然,直覺的這一面任其死亡。死亡了。死了一半,這些人全是,而對於還活著的另一半,卻是離奇的重視。他們全然給人一種可怕、詭秘的感覺,像一個地下的人間,沒法子預料。我們該怎麼去了解這些半死半活之人的反應?當唐妮看見一部又一部的大卡車,載滿了從雪菲德到麥寮去玩的鋼鐵工人,那些歪七扭八,稀奇古怪,三分像人,七分倒像鬼的漢子,她差點昏了過去,心想:天啊,人把人整成什麼樣子?領導階層把自己的同胞整成了什麼樣子?他們把人搞得不成人樣了,如今,人與人之間,再無同伴情份的存在了!這只是一場夢魘罷了。

    對這灰暗、無望的一切,她再度陷入一陣恐懼之中。有這樣個工業大眾,加上她知之甚詳的上層階級,兩者助紂為虐之下,這世界沒希望了,再也沒希望。可是,她卻一心一意期待有個孩子,有個薇碧山莊的繼承人,薇碧山莊的繼承人!她機伶伶的打了哆嗦。

    然而,密勒斯是這里出身的!沒錯,但他和她一樣的和這里格格不入。而即使在他身上,也找不到同伴情分的存在。死了,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已經消失殆盡。就這點而言,人類社會剩下的只是疏離和絕望。這就是英格蘭,很大一個部分的英格蘭,這是唐妮的認知,她才乘車穿過這個國家的中心點。

    車子向高處的史泰克門爬去。空氣中出現一種五月難得的清朗天色。這鄉間的地形平緩,綿延而去。南面是頂峰,東面是曼斯菲和諾丁罕。唐妮向南行。

    他們爬上高地,她看見左方起伏的山崗上,巍峨聳立著沃索古堡,然而是灰灰暗暗的。古堡底下是水泥砌的紅色礦工住宅,很新,再下去是大礦場的黑色濃煙和白色蒸氣,這礦場每年把好幾千磅送進公爵和其他股東的荷包里。雄偉的古堡已成廢墟,但仍舊龐然立在低垂的地平線上,任黑煙白霧在它腳下潮濕的空氣中繚繞。

    轉過彎,他們奔馳在史泰克門的高地上。從公路上看,史泰克門活像一座高大、宏偉的新建飯店,唐恩比飯店,紅、白、金三色相間的建筑兀自矗立在荒野之中,離大路遠遠的。但如果你仔細看,會發現左方那一排排“現代化”的漂亮房子,有空地、有花園,像一組骨牌,一些異想天開的“大師”在飽受驚嚇的地球玩出來的一組古怪骨牌。在這一排排房子的後面,聳然而起立的一大批令人怵目驚心的建筑群,有真正現代化的礦場、化學工廠和交錯漫長的坑道,形體龐然,前所未見。在這新款、巨大的設備當中,礦坑本身和主要機具反而變得微不足道了。而前頭的那一組骨牌,則永遠讓人有點吃驚的站在那兒,等著人家來玩。

    這就是史泰克門,戰時才出現在地表的新面孔。不過,連唐妮也不知道,事實上舊史泰克門是在“飯店”下去再走半哩路的地方,那兒有座小型的老礦,有燻黑了的磚屋子,有一兩間教堂,一兩間店舖,一兩間酒吧。

    不過,那邊已經無人聞問了。因為大股的煙波和蒸氣都是由上方的新礦騰騰升起的,那就是現在的史泰克門,沒教堂、沒酒吧,甚至沒店面。有的只是那座碩大無比的“工廠”,那是現在的奧林匹亞,供奉重神的殿堂,然後是示范住宅,然後是飯店。那飯店看來雖然氣派得很,其實不過是供礦工喝酒的地方。

    在唐妮來到薇碧山莊那時,這個地方已經出現在地球表面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阿貓阿狗把示范住宅擠爆了,他們把偷捕克里夫的野兔,也當做是一門職業。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