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17章在線閱讀,
    包頓太太捧了兩杯麥芽牛奶進來,一杯給克里夫,讓他好睡,一杯給唐妮,讓她恢復豐腴。這是她推薦的例常睡前飲料。

    唐妮喝完了自己那一杯,很高興她可以走了,幸虧不必服侍克里夫上床。她替他把杯子擱到托盤上,然後端起托盤,要放到門外。

    “克里夫,晚安!好好睡一覺!拉辛的詩讓人覺得像在做夢。晚安!”

    她一陣風的就走到了門口,連給他個晚安吻也沒有。他目光凜冽的看著她走。就這樣!他念了一晚上的詩給她聽,她竟然一個吻也吝於給他,這麼無情無義!就算**只是種形式,可是人生就是建立在這些形式上。她是布爾什維克,貨真價實。她的本性就是布爾什維克的!他氣呼呼的,冷眼瞪著她跨出那道門。氣死他了!

    他又對夜晚起了畏懼感。他一向神經質,如果他精力充沛,偏偏又沒事讓他賣力干活兒;或者,他沒有聽收音機,然後覺得自己男不男、女不女的,那他就會陷入焦慮和可怕的空虛之中,他怕死了。只有唐妮能夠讓他不害怕,如果她肯。不過顯然她不肯。他為她做那麼多,她卻冰冷無情。他為她傾盡生命,她卻以無情無義來回報他。她一味的要為所欲為。“那夫人真愛自己的意志。”

    現在,她滿腦子想要孩子。這樣,那就是她自己的孩子,專屬於她,不是他的!

    說起來,克里夫算是十分健康的。他看起來氣色紅潤,肩膀健壯,胸部厚實,身上長了肉。可是同時他又怕死的很。一種可怕的空虛感彷佛在威脅著他,一碰上這種空虛,他再好的經歷也應聲而垮。他變得奄奄一息,老是覺得自己死了,真的死了。

    所以他那雙淺色的,略有些粗暴的眼珠子總透出一種古怪之色,顯得狡詐,又有那麼一點殘酷、冷漠,同時,更有傲慢之態。這種傲慢之態極為怪異,好像是盡管命運作祟,他仍然戰勝了命運。“誰能了解意志力的奧秘因為即使和天使對抗,它也能得勝!”

    但是,教他恐懼的無法成眠的夜里,當滅絕感由四面八方向他逼來,那真的很可怕。在暗夜里,行屍走肉般的活著,了無生機的活著,那太恐怖了。

    好在如今,他可以按鈴把包頓太太叫來,她一呼必到,這簡直是一大安慰。她穿著睡衣過來,頭發紮成一條辮子垂在背後,有點像引不起別人注意的女孩兒,雖然她棕色辮子里已夾雜了白發。她會為他煮杯咖啡或菊花茶,陪他下棋或打打牌。她有女人那種特異功能,就算帶著三分睡意,棋還是下得很有一回事,值得和她較量。於是深宵里,在一份無言的親密感中,他們對坐,或說她坐著,而他歪在床上,臺燈的光寂寂的投映在他們身上,她差不多睡著了,他則掙扎在恐懼之中,他們下棋玩牌一起喝咖啡吃餅乾,在孤寂的夜晚,默默無語,但相互慰藉。

    而今天晚上,她念念不忘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猜測那是誰。她想到自己的丈夫,鐵德,死那麼久了,她卻從不覺得他真正死了。思念他時,從前對世界那份舊仇,又涌上心頭,特別是對礦主的仇恨。是他們害死他的。雖說他們并沒有真正對他下手,可是她在情感上覺得,他就是死在他們手上的。也因如此,她心深處相信虛無的說法,而且衷心贊成無政府的世界。

    在半睡眠狀態下,對鐵德的思念和對查泰萊夫人情人的猜測交織在一起,到最後,她覺得她和另一個女人是同仇敵慨的,痛恨克里夫爵士和他所代表的一切。她同時卻又和他在玩牌,他們拿七便士下注。能夠和一位高高在上的爵爺玩牌,甚至還輸給他幾個孤子,也不無是一種滿足。

    他們玩牌一定會下注,他藉此可以忘卻自己。他一向會贏。今晚也一樣,他是贏家。所以他不戰到天亮,不會罷休。四點半左右,運氣不錯,曙光出現了。

    這晚,唐妮在床上睡得很安穩。但那守園人卻不一樣,無法入睡。他在關好雞籠,巡過林園之後,便回自己的屋子吃晚餐,可是卻遲遲不曾上床,坐在火邊左思右想。

    他想著他在泰窩村的童年歲月,想著為時五、六年的婚姻生活。一念及他老婆,每每痛苦萬分。她似乎一直那麼令人難受。不過自從一九一五年他入伍之後,就不曾見過她了。然而她人就在那兒,距離不到三哩遠,如今的德性比從前更可厭。他巴望這輩子再也不要見到她。

    他也想到在國外從軍的生涯。他到過印度、埃及,之後重返印度,那懵懵懂懂,與馬為伍的日子;那與他惺惺相惜的上校;他干軍官的那幾年,曾經有中尉升上尉的大好機會;結果上校得了肺炎死了,他雖逃過一劫,健康狀況卻因此大受影響;他極度焦躁不安;最後,他退役返回英國,再度成為工人。

    他一步步的和人生妥協。原以為隱遁在這片山林之中,他至少能夠明哲保身一段時日吧。他負責養野雞,但還沒有打獵,他不必忙於準備槍枝。他大可獨來獨往,離群索居,他就只有這麼一個愿望。他自然需要有些來歷,而好在此地便是他的家,連他親娘都住在這兒,盡管他們母子向來不親。他大可了無牽掛的,一天混過一天,也了無希望,因為他對自己的將來一片茫然。

    他一片茫然。他當過幾年軍官,和其他文、武官員,他們的老婆、家人都打過交道,對於“力爭上游”早失掉了所有野心。中、上階層之人有一種匪夷所思的強悍,不顧一切的拼,他對他們有這層認識,感到心寒,覺得自己到底和他們不同。

    所以,他乖乖回到自己的階級來。卻發現他離鄉多年竟然忘了,這階層的人狹隘、粗鄙的地步,令人不勝厭惡。至此,他總算承認了,社會永遠有多麼重要。他也承認,要假裝不計較一點小錢,不計較生活里那些芝麻豆大的瑣事,都是大事一樁。問題是,蕓蕓眾生并不假裝,買火腿多花一分錢或多省一毛錢,可比修改福音書還要緊。他受不了這個。

    還有老問題,就是工資爭議。他在有產階級里待過,他不太清楚不必對工資爭議的結果抱希望。那絕對解決不了,除非,鬧出人命。他們唯有不在乎,根本不要在乎工資多寡。

    然而,要是你兩袖清風,那你就不能不在乎。反正,這變成人們唯一在乎的事了。視錢如命的心態有如一種致命的癌癥,吞蝕著各個階層的男男女女。至於他,則不肯和他們同流合污。

    那怎麼辦?人生除了追逐金錢之外,還有什麼搞頭?什麼搞頭也沒有。

    但是,他好歹可以遺世獨立,享受一個人清靜的快感,雖說帶了幾分寂寥,還可以養一群到頭來仍然要被那些腦滿腸肥的家伙打死的野雞。這是徒勞無功,幾次方的徒勞無功。

    不過,又干嘛在乎?干嘛煩心?他本來是萬般不煩惱的,直到現在。直到現在,這女人闖入他的生命里,他幾乎大上她十歲。若說在人生閱歷上,那他大她就有足足千百歲了。他兩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密切,他可以料想,總有一天這關系會牽纏在一起,他們勢必要相守。“因為愛的牽絆難以松綁!”

    那麼,接下來怎麼辦?他得從頭再來,赤手空拳的從頭再來嗎?他非得和這女人扯上關系不可嗎?非得和她那個殘廢的老公吵翻天嗎?還有,跟他自己那個惡妻吵翻天,他可恨死她了!煩呀,煩死人了!他已不再年輕,不再莽撞,但卻也沒法子得過且過。任何痛苦、任何丑事,都會讓他吃不消,加上那女人!

    就算他們甩得掉克里夫爵士,和他自己的老婆,就算他們自由了,接下來他們要怎麼辦?他呢,他自己要怎麼辦?這一生他該做什麼打算?他一定要做點什麼才行,因為不能光靠她的錢和他自己那微薄的退休金坐吃山空。

    問題簡直無從解決。他唯一想到的就是美國,試試新環境。可他對美元是完全沒有信心,不過也許,也許那兒會有別的可搞。

    他坐立不安,更甭談不上床睡覺了。他橫在椅子上翻來覆去的想心事,一直耗到半夜,突然站起來,伸手抄起外套和槍。

    “來吧,妞兒,”他喊狗兒。“咱們最好到外面蹓一蹓。”

    是個有星無月的夜晚。他跨著輕悄悄的腳步,小心翼翼的巡了一圈子。他只會碰上一種狀況,就是靠近梅海農場那邊,礦工會和設陷阱抓兔子,尤其是史泰克門的礦工。不過目前正值野兔繁殖的季節,即使礦工也曉得收斂一些。不管如何,暗中巡園,搜捕偷獵者,多少紓解他的焦慮,使他不再胡思亂想。

    可是當他小心謹慎的巡完了一圈,那是將近有五哩的路程,他覺得累了。他登上小山崗眺望。除了史泰克門日夜不斷的噪音依稀可聞,此外什麼聲息也沒有;除了礦場里成排明晃晃的電燈,此外什麼光也沒有。整個世界在幽暗、迷蒙之中沉睡著。夜里兩點半了。但縱使在沉睡中,這世界依舊擾嚷不安,它跟著火車或馬路上的大貨車在**,跟著熔爐所迸發的紅光在閃爍。它是鐵與媒的世界,有鐵的殘酷,煤的曖昧,和驅策一切的沒完沒了的貪婪。就是貪婪,貪婪在沉睡的世界**作怪。

    外面很冷,他在咳嗽。一陣寒風輕輕吹過山崗。他情不自禁想到那女人。此時此刻,他情愿放棄所有的一切,或可能會的一切,來換取她暖暖的抱滿懷,兩人共擁一床被子,溫馨入眠。本來全部的希望,過去一切的所得,他都愿意放棄,以求得她人在他跟前,與他溫溫暖暖共擁一床被子安眠,只求安眠。似乎他唯一的需求,就是擁著那女人安眠。

    他回小屋,裹了條毯子,躺在地板上想睡覺。可是他睡不著,太冷了,再加上他感到欲求不得滿足,痛苦不堪。他的寂寞,他的欲求使他輾轉反側,無法安寧。他想要她,在心滿意足的那一刻抱緊她、撫**她,然後安然入睡。

    他再度起身出去,這回他朝園林的門走,沿著小路徐徐接近大宅。快四點了,夜色冷清,天還沒有要亮的樣子。他已經習慣在黑暗中行動,反而看得清楚。

    慢慢的,慢慢的,大宅子像磁鐵般吸引著他。他想接近她,這不是出於慾念,而是那種寂寞,那種不得滿足,渴望把一個女人擁在懷里的痛苦感受。也許他可以碰到她,甚至把她叫來,或者想辦法進去找她。因為對她的那種需要迫切之至。

    他無聲無息,緩緩上了大宅之前的斜坡,之後,繞過坡頂的大樹,走上菱形草坪外圍的車道。他已經看見大片草坪上那兩株大山毛櫸,老樹以超然物外之姿,黑幢幢的聳立在黑夜里。

    大宅就在那兒,低而長,陰陰暗暗的。樓下克里夫爵士的房間還亮著一盞燈。可是她的閨房在哪里,那個拉著細細一條絲線的一端,沒心沒肝的拼命牽引著他的女人,他不知道她的房間在哪里。

    他走近了一些,長槍在手上,聞風不動立在車道望著大宅。也許,就算這時候他都可以想到方法找到她。這房子不見得毫無縫隙可入,他的身手和偷賊一樣好。所以,為什麼不直接進去找她?

    可是他依然一動不動的站著,等到晨光已經不知不覺在他身後泛白了。他看見屋里的燈光熄了,卻沒發現包頓太太走到窗前,拉開老舊的暗藍色絲質窗簾,站在黑幽幽的房間,望著窗外破曉前的昏暗天色,尋找渴望已久的黎明,等著,等著克里夫爵士真正放心天要亮了,因為等他一確定天亮了,他就會馬上沉入夢鄉。

    她睡眼惺忪的站在窗前等著,忽地一驚,險些叫出來。因為微毫的晨光中有條黑影子,外頭車道那兒站了一個男人。她迷迷糊胡醒過來,仔細瞧,不過沒吭出一點聲音吵到克里夫爵士。

    晨曦開始亮閃閃的投入人間。那條黑影子彷佛變小,卻更清楚了。她認出那槍、綁腿和松垮垮的外套應該是奧立佛.密勒斯,那守園人。錯不了,因為有只狗影子就在一旁,到處吸吸嗅嗅的等著他!

    那男人要做什麼?他想吵醒一屋子人嗎?他干嘛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的仰望屋子,活像一只發情的公狗守在有母狗的屋子外!

    天老爺!包頓太太豁然領悟過來,他就是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他!他!

    萬萬想不到呀!唉啊,她,阿薇,包頓,從前也一度對他有過愛意呢!當時他才只是個十六歲的小夥子,她是二十六歲的女人,她正在進修,在解剖學和別的必修科目上,他幫了她不少忙。他相當聰明,拿過雪菲德中學的獎學金,學法文和別的功課,後來卻成了打馬蹄鐵的鐵匠,他說,因為他喜歡馬嘛!但其實是他害怕出去面對世界,不過他死也不承認。

    怎麼說,過去他是個好男孩,幫她不少忙,很會寫字講解事情,幾乎和克里夫一樣聰明,隨時為女人效勞,和女人在一起的時間多過和男人相處,他們這麼說。

    一直到他跑去娶了那個白莎.古茲,簡直就像在找自己的碴兒。有些人的確是對什麼事失望透頂了,才跑去結婚,給自己造麻煩的。難怪會婚姻失利。戰時,他好幾年不在家,當上軍官什麼的:成了紳士,十足的紳士!然後回到泰窩村,竟然做了守園人!真是的,他就是機會到手也不會把握的那種人!而且又開始滿口操著土里土氣的德比郡方言,跟個大老粗一樣!但她阿薇.包頓可清楚的很,他的談吐和其他紳士一樣好,真的!

    哎呀!哎呀!原來爵士夫人是迷上他了!哼!她不是破天荒第一個;他的確有教人動心的地方。但,真是奇事呀,一個是泰窩村土生土長的男人,一個卻是在薇碧山莊養尊處優的爵士夫人!老天,那可是對趾高氣揚的查泰萊家摔了一記耳光。

    至於守園人,當天色漸明,他也覺悟到:沒有用的!想擺脫自己的孤獨是沒有用的,你注定一輩子孤獨了。只有偶爾的時機里,那個缺憾會被填補。偶爾!你非得等到時機不可。接受自己的孤獨吧,認命吧。然後,等填補缺憾的時機一到,接受它。但這種時機只會自己到來,你無法強求。

    於是,那拼命牽引他去找她的渴念,一霎之間斷了,是他自己斬斷的,因為非斷不可。這種事必須兩下都有意,如果她不來找他,他也不愿硬要去抓住人家。他不能這麼做。他應該走開,等她來找。

    他慢慢騰過身去,若有所思,再度接受孤獨。曉得這樣做比較好。必須由她自動來找他,他對她窮追不舍沒有用。沒有用的。

    包頓太太看著他走遠,他的狗跟在後頭跑。

    “呵,呵!”她嘀咕。“我可怎麼也沒想到是他,但我早該想到的。鐵德死時,他待我很好,那時,他還是個小夥子。哦,哦,要是這事給他知道了,他會這麼說!”

    她勝利的瞧一眼那已經呼呼入睡的克里夫,然後悄然走出房間。

    唐妮動手整理薇碧山莊的一間儲藏室。薇碧山莊有好幾間儲藏室:屋子里擁擠的要死,因為這家子從來不肯賣掉一件東西。克里夫的祖父喜歡畫,祖母喜歡十六世紀義大利家具,克里夫的父親則熱衷老雕花橡木箱子,教堂用箱子。所以一屋子雜物是數代累積下來的。而克里夫自己收藏很廉價的現代畫。

    所以,儲藏室里便有艾德溫.藍田爾的爛作品,有威廉.亨利.韓特令人感動的鳥巢畫,加上一堆別的畫派的東西,多到把這個皇家藝術學院院士的女兒嚇壞了。她決定有一天要把所有的東西一一過目,來個徹底清理。倒是那些造型奇特的家具引起她的興趣。

    紫檀木造的家傳舊搖籃,因為怕受損和蟲蛀,所以仔仔細細的包紮起來。她得拆開來一瞧究竟。那玩意兒果真精致,她久久端詳著。

    “這東西派不上用場,實在太可惜了,”在一旁幫忙的包頓太太嘆道。“不過像這種搖籃現在是已經過時了。”

    “可能會用得上,我可能會生個孩子。”唐妮順口說道,好像在說她打算買頂新帽子。

    “你是說克里夫爵爺會有什麼進步!”包頓太太結結巴巴的。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