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12章在線閱讀,
    對唐妮而言,她卻似乎看到克里夫正顯露他的真面目,有點粗鄙,有點平庸,沒什麼靈性,而且滿腦肥腸。至於阿薇·包頓這女人的把戲和那一套故作謙卑的霸氣,同樣一眼可以看穿。不過那女人對克里夫產生那麼大感應,唐妮倒是百思不解。要說那女人愛上他了,可能不盡然。她之所以為了他昏頭轉向的,是因為她和一位上屬階級的男人相處,他有銜有位,是位舞文弄墨的作家,玉照出現在畫報上。她的情緒從興奮發展成為熱情,他“教育”愛情了。事實上,也正因為不可能有愛情,所以這種興奮,這種增長見識,能夠懂得和他一樣多的興奮感,才會使她飄飄欲仙。

    從某方面來說,這女人愛上他是沒有問題了,不論我們把愛定義為何。她看來這麼俏,這麼青春,灰色的雙眸有時顯得閃閃動人。同時她渾身散發一股微微的自得,幾乎是種得意了,沾沾自喜的。哦,那副沾沾自喜的樣子,唐妮討厭透了!

    不過也難怪克里夫會被那女人迷住!她崇拜他,五體投地,忠心不貳,完全隨他使喚。難怪他要志得意滿了。

    唐妮聽過他們間的長篇大論,其實該說是包頓太太在滔滔不絕,她對他說了一堆泰窩村的八卦新聞,這可比一般八卦精采多了,它融合了葛思可夫人、喬治。艾略特和米特蒂**為一爐。這些女人漏掉的部份,還為她們補全。只要一開口,包頓太太在人生百態方面的敘述,比任何一本書都要精采。她對泰窩村那些人了如指掌,對每個人的枝枝節節、大小事件充滿了火騰騰的熱忱,聽她說故事會上癮,只是這麼專心於這種蜚語流長似乎有點丟臉。剛開始,她還不敢對克里夫提到“泰窩村”套她自己的話說。但一旦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住了。克里夫在聽“資料”,他發現資料可真豐富呀。唐妮總算搞懂了,他所謂的天才就是,要精明,超然的辨明流言。當然包頓太太提到“泰窩村”時,總是得意忘形,新鮮事那麼多,而且每一件她都知道,真是太妙了。她可以口若懸河的講沒完,足足能記錄好幾十大本。

    每次聽她說,唐妮總聽得入迷,可是事後老覺得有點汗顏,她不該有這種奇怪的好奇心,巴巴的想聽別人家的私事。其實一個人聽聽別人的隱私,那是無妨的,但在聽到別人奮斗、受挫的事蹟,都該抱著人性中本來就有的尊重,以及善於分辨好壞的同情心。即使是諷刺,也是一種表達同情的形式。真正決定我們一生的正是這種同情心其消長的方式。但凡處理得當的小說,都有極大的重要性,它指出了我們同情的良知,指引它新方向,也使我們的同情心避開那些腐敗的東西。因此,處理得好的小說能揭露人生最隱密之處,因為它乃是蘊育在人生的隱密和**里,而人生的感情、知性在在需要疏通、凈化、更新。

    但是小說也跟流言一樣,會激起假同情,使人心萎縮、麻木和枯死,連最腐化的感情,小說都能為之粉飾太平,圓了那些感情是傳統上所謂“純潔”的說法。因此,小說像流言一樣,到最後變得很刻毒,也因為它老是假裝替好人說話,很像流言,甚至比真正的流言更毒。包頓太太的流言也總是替好人說話,“那家伙壞透了,那女人卻那麼賢淑”但唐妮光是聽,都可以從包頓太太的話里聽出來,那女人只是靠著一張嘴會說而已,那男人則是大刺刺的發脾氣。可是經過了包頓太太那刻薄的、老派的同情管道傳出來,率直的男人“壞透了”,會說話的女人則成了“賢婦”。

    正因如此,流言令人感到羞恥,相同的道理,大部份說,特別是受歡迎的小說,也令人羞恥。可嘆一般大眾如今只對糟糕的東西有反應了。

    盡管這樣,從包頓太太的談話中,你對泰窩村的看法會有所改變。那里的生活并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平淡無奇,而是可怕、丑惡,拚死拚活的掙扎。當然她提到的大部份村民,克里夫都打過照面,唐妮只知道其中一、二人。聽起來不大像一個英國村莊,倒似非洲中部的蠻荒叢林。

    我想,你們已經聽說艾素璞**上星期嫁人的事了,真想不到啊!艾素璞**就是那個老鞋匠詹姆士.艾素璞的女兒。你們曉得,他們在佩恩農場路蓋了座房子,那老頭子去年跌了一跤死了,六十三歲,**俐落得跟小夥子一樣。後來他在星武坡,那些小夥子去年冬天的一條滑道上跌了跤,摔斷了**,就送了命,可憐的老頭子,真可惜。哦,他所有錢全留給黛蒂,兒子們一點銀兩都沒有。而黛蒂,我知道,五年沒錯,去年秋天她就已經有五十三歲了。而且,你們知道,他們信教信得真虔誠,真的!她老頭子死時,她教主日學有三十年了。後來,她居然和金布魯的一個家伙好上了,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這個人,叫魏爾克,鼻子紅紅的,打扮入時的一個老男人,在哈里森木林場工作。他足足有六十五歲了,可是看到他們兩個手挽手,在大門口親嘴,你會以為是一對情竇初開的年輕人打得火熱呢。不騙人,在佩恩農場路他們家的窗臺上,她就跨在他的**上,要給大家看好戲。他幾個兒子也都四十多了,兩年前他老婆才死。到底人死不能復生,要不然老詹姆士一定從墳里爬出來,因為他從前管女兒管得好兇!現在兩個人已經結婚了,住到金布魯克去了。聽人家說,她從早到晚套件睡袍來來去去,真嚇人,人老人還不檢點。他們比年輕人還要不得,看起來更惡心。我個人是認為,這全是那些電影的錯,可是你又不能去讓片子禁演。我一向強調,要看有教育作用的好片子,可萬萬別沉迷在通俗劇和愛情片里。總之,別讓孩子看!但是你們瞧瞧,大人比孩子糟糕,老人就更引人側目了。談什麼倫理道德!誰還在乎。每個人都隨心所欲,我說他們是在走痛快,但是這年頭礦坑情況不太好,沒什麼賺頭,這夥人得收心了。他們大吐苦頭,真可怕,尤其是女人。男人還好,熬得下來,他們還能怎樣?可是那夥女人,哈,還是照樣,到處招搖,捐錢給瑪麗公主買結婚禮物,看到那些個贈禮那麼貴重,就嚷起來了:“她是什麼人,難道比其他人了不起!為什麼史旺艾克公司一口氣送她六件皮大衣,卻一件也不送給我?真希望我沒捐那十先令!我倒想知道,她能給我什麼好處?我老爸的工作沒搞頭,我耗在這兒連一件春大衣都沒有,她卻有幾卡車。有錢人**夠了,現在,窮人也該有點錢來花花了。我想要一件春大衣,想死了,可是我到那兒去弄?”我同這女孩子說,你們沒有那些個漂亮衣服,可是吃得飽,穿得暖,要懂得感恩了!她們一口頂回來:“那為什麼瑪麗公主不感恩的穿著破爛衣服到處跑,而且兩手空空的!像她那種人好東西裝了幾卡車,我卻一件春大衣也沒有。”

    “真是太可恨了!公主!去她的公主!重要的是錢,因為她有錢,他們才給她更多!我和一般人同樣都有權利,可是,沒人要給我什麼東西。不要跟我談什麼教育,錢才是要緊事。我想要一件春大衣想得要死,可是要不到,因為沒錢。”她們滿腦子在乎就是衣服,隨手花七、八個幾尼買件冬大衣,花兩個幾尼買頂小孩夏天帽子,根本不痛不癢的我要提醒你們,她們只是礦工的女兒。她們戴兩幾尼的花俏帽子搖著去上衛理派教堂,我們那時候,女孩子戴三先令六便士的帽子就得意死啦。我聽說今年衛王派教堂辦周年紀念活動時,他們準備替主日學的小孩子搭個臺子,一座差不多有天花板高的觀禮臺,我聽湯普森**說,她教主日學一年級的女生,她說臺子上那些學生的新裝價錢總共超過了一千鎊,他們這種樣子!你根本阻止不了。女孩對穿衣服簡直瘋狂。男孩子也好不到哪里,他們把每一毛錢全花在自己身上,買衣服、抽菸、去礦工福利社喝酒,一星期溜到雪菲德逛兩、三回。那是另一個世界,這些孩子,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不知道尊重。還是年紀大一點的男人有耐心,好脾氣,是真的,他們對女人步步相讓,所以才搞成這種局面,女人真是妖魔。不過年輕人不再像上一輩,他們不肯為任何事犧牲,不肯的。他們只為自己。如果你勸他們,該存點錢好成家,他們就打馬虎眼說:“再說、再說,我要趁能玩時好好玩,其他都不急。”哦,說他們又粗蠢、又自私也不過份,什麼事都要老的來扛,這種將來實在無望呀。”

    克里夫開始對他自己的頂莊有新的認識了,這地方一直令他害怕,雖然他多少覺得這地方算是安定的。現在呢?

    “村子里相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人多不多?”他問。

    “哦!”包頓太太說,“你可以聽到幾個大嘴巴在嚷嚷,不過大多是欠了債的女人家,男人都沒反應。我不相信我們泰窩村的男人會變成共產黨,他們太老實了。不過年輕人有時候會說不停,他們不見得在乎這一套,只是巴望口袋里能有幾個錢,好到福利社花花,或到雪菲德逛逛。他們只愛這些,只有他們缺錢時,才會去聽那些共產黨的論調,但是沒人相信那一套,真的。”

    “所以,你認為不會有危險?”

    “哦,不會的!只要景氣好,就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如果不景氣的時間拖太久,那些年輕人就可能會作怪。我跟你說,他們都是給慣壞了的,自私自利。不過我看不出他們能有什麼花招。他們對什麼都不認真,只曉得騎摩托車出去招搖,到雪菲德的舞廳跳舞玩樂。你沒辦法讓他們認真。他們認真的是穿上晚禮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上舞廳去,在一群女孩子面前賣弄,大跳查爾斯舞等等的。我肯定有時候公車上滿滿的都是這些花枝招展要趕著去舞廳的年輕人、礦工的孩子,那些坐汽車或騎機車載女友的,那更別說了。他們不會用腦筋去思考一件事的會想的不是唐卡斯特,就是德比的賽馬,因為他們每一個每一場都下賭注。再來就是搞足球!不過連踢足球的勁道也比不上從前,他們抱怨說太像在做苦工了。不!星期六下午,他們寧可騎機車去雪菲德或諾丁罕。”

    “可是,他們到那兒做什麼?”

    “唔,閑晃呀跑到像卡多那種高級茶館去喝茶帶女孩子上舞廳、電影院或是商店。女孩子和男孩子一樣自由得很,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他們好像總有法子弄到錢,有了錢,他們就會開始胡言亂語,不過我看不出這樣就會變成共產主義份子,男孩子只想要錢去享樂,女孩子也一樣,只要漂亮衣服,其他的才不在乎。他們沒那副聰明腦子變成社會主義者,也沒認真到把每一件事當成一回事,他們永遠都不會的。”

    唐妮聽了,心想,下屬階級和其他階級的人是多麼相似。不論是在泰窩村、梅菲爾或肯辛頓都一樣,只是現象一再重現罷了。現在只有一個階級,金錢至上的男孩。金錢至上的男孩和金錢至上的女孩,唯一不同的是,你貪圖多少,又搞到了多少。

    克里夫在包頓太太的影響下,竟對礦務重燃起興趣,他開始覺得心有所托,重新肯定了自己,畢竟他是泰窩村威權,是他從前一直感到恐懼萎縮的東西。

    泰窩村礦的產量越來越少,它只有兩座礦,一是泰窩村,一是新倫敦。泰窩村一度風頭很健,大發利市,但如今盛況已去。至於新倫敦本來就不怎麼賺錢,平常也僅僅是過得去,如今時機不好,像新倫敦這種煤礦根本乏人問津。

    “很多泰窩村的工人跑到史泰克門和懷奧富去工作。”包頓太太說,“你沒看過戰後才開的史泰克門新廠吧,克里夫爵爺?哦,哪天你該去看看,他們的設施真的好新,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礦坑、坑口設了座大化學工廠。據他們說,化學副產品比煤還賺錢我忘了那叫什麼了。還有,當礦工住的房子又新又漂亮,很棒的公寓!當然這麼一來,便引來了一堆各地來的牛鬼蛇神,不過咱們泰窩村有不少人跑過去做,而且做得很好,比咱們自已坑里的好得多。他們說泰窩村已經完了,沒轍了,只不知道還可以拖幾年而已,終究還是要關門大吉的,而新倫敦會先關。唉,泰窩村不采煤,那實在叫人傷心,罷工都夠慘了,可是如果還封了坑,那可簡直像世界末日呀。我年輕的時候,它就是全國最好的礦坑,能在這兒工作,那是運氣好。是的,泰窩村是賺了好一些錢,如今人們說它像一艘往下沉的船,大家逃命要緊。聽起來不是很凄慘嗎?不過,當然還是有很多人不到最後不會走。他們不喜歡這些新式的機器,那麼深的坑,而且要操作一堆機器,有人就是怕那些鐵人,他們這麼稱呼那些劈煤的機器,過去全靠人工。他們那也很浪費,不過浪費的全在工資里補回來了,一筆大數目。看樣子不久在地面就沒什麼用啦,會變成機器的天下。不過人家說,以前要廢掉老式的洗礦臺時,地方上的人也這麼說,這我還記得一點。但是看起來,好像機器越多,人也越多。他們還說,泰窩村的煤提煉不出史泰克門的化學物質,太好笑了,兩座礦相差還不到三哩路遠哩。可是他們是那麼說的。而且大家也說沒法子保障男人的差事,讓女孩子也有做,情形實在糟糕,那些女孩子天天到雪菲德閑混!大家都說泰窩村礦已經完蛋了,像一艘船在往下沉,礦工得及早逃走,像船上的耗子得逃離沉船一樣。老天,要是泰窩村在沒落之後,又死要復生的話,那一定造成轟動,大家可有得說了。不過大家都說太多了。當然,戰時礦場的確風光了一陣子,老查泰萊爵爺當時立了個信托基金,不管怎麼說,好歹錢是長久的留下來了,他們是那麼說的!可是他們說到如今連老板、礦主都賺不到錢了。你很難去相信,是不是!唉,我一直以為礦坑可以一直的挖下去,永永遠遠的。我還是小女孩時,那時誰能料到會有今天!如今,新英格蘭已經停工了,柯威克林也一樣,當你走過柯威克林礦區,看見整個礦場埋沒在樹林之間,坑口雜草叢生,鐵軌上生滿了紅銹,啊,那景像實在凄涼。那好比是死亡,一座死掉了的煤礦。萬一泰窩村也收起來,那們咱們該怎麼辦?真的想都不敢想。它始終是熱熱鬧鬧的忙著,除非是罷工,就算罷工,除了小火車頭運上車時,否則抽風機也沒停過。我要說這是個未知的世界,你每一年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年會在那里,真的茫然。”

    包頓太太的一番話,果真把克里夫的斗志激起來了。正如她對他明言指出的,他的收入來自父親的信托基金,數目雖不大,卻很穩當。礦坑跟他其實沒什麼關聯。他想掠取的是另一個世界;文章、聲望的世界,一般大眾的世界,不勞動的世界。

    現在,他明白在大眾世界里的成功和在勞動世界里的成功,究竟有什麼不同了,一種是利用享樂的大眾,一種是利用勞動的大眾,他也成功了。然而在享樂大眾之下還有一批勞動的大眾,強蠻的,很強蠻的,十分嚇人。他們也同樣有需求。要供應勞動大眾的需求比供應享樂大眾的需求,那是困難太多了。當他孜孜於小說創作,在這世界出了頭,泰窩村卻一步步走上死路。

    他現在明白那亦**亦女神的成功,有兩大喜好,一種是,她喜歡人家逢迎,諂媚,**她、逗她開心,就像那些作家,藝術家做的那樣,另一種喜好要強蠻多,她要喝血吃肉。而給這亦**亦女神的成功供奉血肉的,正是一群在工業界大賺其錢的人。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