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7章在線閱讀,
    也許他直覺里發現了,所以他必須一舉把這場露水姻緣毀掉。那晚她對他或其他別的男人所有的情慾,一下全空了,她和他一刀兩斷,就像此人從不曾在她生命里出現過。

    她懨懨無力的一天混過一天。眼前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空虛的煎熬,克里夫稱之為兩人守在同一屋檐下,已然成為習慣,融為一體的生活。

    “為什麼男女都不衷心喜歡對方?”唐妮問湯米.杜克斯。他有點像她的導師。

    “哦,可是他們是衷心彼此喜歡的呀。我倒覺得從有人類以來,男人和女人沒有像現在這麼彼此喜歡,真正相愛的!拿我來說我比較喜歡女人,她們比男人有膽識,跟她們可以坦白些。”

    唐妮思索這席話。

    “啊,你說得是,可你從不和女人打交道!”她說。

    “我?我這會兒不就誠誠心心的在和女人說話?”

    “是沒錯,是在說話”

    “如果你是個男人,我除了誠心和你說話,還能如何?”

    “或許不能如何,但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要你喜歡她、和她說話、同時又愛她、想把她弄上床,對我來說,兩者根本是矛盾的。”

    “可是不該如此呀!”

    “毫無疑問的,是不該像它現在這麼濕,它濕過頭了,問題就在這里,我喜歡女人,喜歡和她說話,也因此我不愛她們,不想和她們有牽扯,在我,這是兩碼子事。”

    “我認為該是并行不悖的。”

    “好啦,該不該那樣子,我也管不上手。”

    唐妮細想此事。“這不對!”她說。“男人能愛女人同時和她們說話,我不相信他們在愛女人的時候,卻不和她說話,不對她們友善,不和她們親密相處。怎麼可能?”

    “好吧!”他說。“算我不知道。別聽我的泛泛之言,我只知道自己的情形。我喜歡女人,但對她們沒那方面興趣。我是喜歡和她說話,說話讓我覺得在某一方面和她們蠻親密的,可是說到要親嘴,那可就門都沒有。所以你瞧,情形就是如此。可別拿我當榜樣,我可能是個特例,喜歡女人而不愛女人,要是她們強迫我作一副相愛狀,甚至弄得彼此糾纏不清,那我反而會恨她們。”

    “這樣難道你不遺憾?”

    “干嘛要遺憾?才不呢!我瞧查理.梅得和那些拈花惹草的男人啍,我一點也不羨慕他們!如果老天賞我一個我想要的女人這點,我猜我是性子冷淡了點,加上太執著於一些特定的女人了。”

    “你喜歡我嗎?”

    “很喜歡呀!但是你看,咱們之間就沒有親嘴的問題,不是嗎?”

    “完全沒有!”唐妮說。“可是,不該有嗎?”

    “什麼,你行行好吧!我喜歡克里夫,可是如果我跑過去吻他一把,你會怎麼說?”

    “這兩者間不是有差別嗎?”

    “就你我來說,有什麼差別?我們都算是有頭腦的人,男女之事暫且不提。只是暫且不提。要是我這會兒擺出一副歐洲大陸男人的樣子,吹噓床上經驗,你會喜歡嗎?”

    “我會很反感。”

    “那就對了!告訴你吧,如果我真正是個男人,我也碰不到同類的女人,好在我不覺得可惜,我對女人僅止於喜歡罷了。有誰會強迫我愛或假裝去愛,接下來和女人搞起**來了?”

    “不,我不會。可不這樣不是有問題?”

    “你可能覺得,但我可不。”

    “沒錯,我覺得男女之間是出了問題,女人對男人不再具有魅力了。”

    “男人對女人有嗎?”

    她咀嚼著問。

    “也不太有。”她誠實以對。

    “那麼就別再費神了,只要單純、規矩的,像正常人彼此往來就行。勉強搞性行為,何必呢?”

    唐妮明知他是對的,卻因此感到十分落寞、又覺得茫然無依,像水上的浮萍。她、或任何東西,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是他的青春在抗議。男人呀,似乎這樣的老邁、冷漠,一切都是。麥克立斯讓人消沉到這地步,他太差勁了。這些男人對女人沒有真心,他們就是不想真正要一個女人,連麥克立斯都沒兩樣。

    而一群痞子們,假裝對女人真心,玩的卻只是**,行徑越惡劣。

    這種無聊人生,人只能受煎熬。真的,男人沒有真正吸引女人的魅力,你要是騙得過自己,硬說他們有吸引力,就像她為了麥克立斯騙自己一樣,那你也已經做到極限了。你也只能這樣空空洞洞的過下去。她透徹的了解到人們為什麼大開雞尾酒會,大跳爵士、查利斯頓舞,把自己累到撐不住才罷休。你得想辦法消耗掉你的青春,否則你就會遭到它的毀滅。這可怕的青春!你覺得自己老得像圣經中那活了九百六十九歲的馬瑟拉,可是那東西還在對你嘶嘶叫,讓你不得安寧。無聊人生、無趣之至!她後悔自己沒跟密克跑了,一輩子過那沒完沒了的雞尾酒會和爵士舞的人生,好歹那比白活一場,死不瞑目好。

    一天,她心情不佳,自個兒踱到樹林去,步子沉甸甸,對四周無知無覺的,連自己人在哪兒,都不理會。突來的一聲槍響,她給嚇一跳,生起氣來。

    舉步時,她聽見人聲,又縮回去。有人!她不想撞見人,但耳朵尖,聽到小孩子的哭聲,心里一動,斷定有人在打罵孩子。她往潮濕的小徑大步走去,心底一股火氣越來越盛,隨時可以和人吵上一架。

    轉個彎,見到前頭兩個人,一個是那守園人,一個穿紫大衣,頭戴鼴皮帽的小丫頭,哇哇哭著。“閉嘴,你這假惺惺的小**!”那男人怒吼,小丫頭哭得更嘹亮。

    康斯坦絲兩眼冒火,大步向前。那男人掉身看到她,從容行個禮,一張臉卻氣白了。

    “怎麼了?她為什麼哭?”康斯坦絲質問,口氣很硬,卻喘吁吁的。

    那男人譏弄似的笑一下。“不要,你不要問她。”他操一口土腔寒聲說。

    唐妮像給當臉摑了一個耳光,臉色都變了,她扳起臉來看著他,深藍雙眸隱隱冒著怒光。

    “我是問你。”她氣極敗壞道。

    他摘了帽子,怪里怪氣鞠個躬。“你是在問我,爵士夫人。”他道,然後又操起土話來了。“不過我不能告訴你。”他變成軍人,一臉莫測高深的神情,只是臉色惱怒泛白。

    唐妮轉向那孩子,她大約八、九歲,黑頭發,紅臉蛋。“小乖乖,怎麼了?告訴我你為什麼哭?”她少不了要用適合這種場面的溫柔調兒說話。小孩嗚咽得更厲害,忸忸怩怩,唐妮更加溫柔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告訴我人家怎麼欺負你!”語氣更柔和。她在針織外套的口袋**索,還好找到一枚六便士銀幣。

    “別再哭了!”她俯身對孩子說。“看,我有什麼要給你!”

    啍啍唧唧的,一只小拳頭哭腫了的臉馬上移開,一只機伶的眼珠子溜了那銀幣一下,然後又是啍啍唧唧的,不過,音量漸次小了下來。“好了,跟我說怎麼回事,跟我說!”唐妮說,一面把銀幣放入孩子的胖手里,小手立刻把錢握住。

    “是那個那個貓咪!”

    抽蓄的哭泣聲一陣比一陣低。

    “什麼貓咪,小乖乖?”

    一陣子安靜,然後那只緊握銀幣的小手,害羞的指向荊蕀叢。

    “在那兒!”

    唐妮望過去,果然見到一只大黑貓橫倒在那兒,身上淌著血。

    “哦!”她嫌惡道。

    “是偷溜進來的,爵士夫人。”那漢子譏道。

    她氣呼呼的瞪他。“難怪這孩子哇哇哭!”她說。“如果你試試當她的面開槍把貓打死,難怪她哇哇哭!”

    他直接就不屑的看著她,全不掩飾自己的表情。唐妮氣紅了臉,覺得沒面子,這男人根本不甩她。

    “你叫什麼名字?”她逗那孩子。“不跟我說你叫什麼嗎?”

    小丫頭吸吸鼻子,尖著嗓子做作的問說:“唐妮.密勒斯!”

    “唐妮.密勒斯!啊,好可愛的名字!你是不是跟爸爸一起來,然後他開槍把貓打死了?可是,那是只壞貓哩!”

    小丫頭用又黑又大的眼睛望著她,打量她這個人,斟酌她的安慰話。

    “我本來要跟我奶奶的。”小丫頭說。

    “真的?你奶奶在哪兒?”

    小孩朝車道那一頭用手一指,“她在小屋。”

    “小屋,你要去找她嗎?”

    突然,又是窸窸窣窣的哭起來。“要!”

    “來,我帶你去,好不好?我帶你去找奶奶。這樣你爸爸可以做他的事去。”她轉向那男人。“她是你女兒,對不對?”

    他行了禮,略略頷首。

    “我想我可以帶她到小屋去?”

    “只要夫人愿意。”

    他再次用那從容、探索、又疏離的眼神對她一瞥。一個孤獨,自主的男人。

    “你要跟我到小屋那邊去,去找你奶奶?”

    小丫頭偷覷她一眼。“要!”假笑著說。

    唐妮不喜歡她,這小女孩被慣壞了,會作假。可是唐妮還是替她擦了把臉,牽起她的手。守園人默然行禮。

    “再見!”唐妮說。

    到村子去近一哩路,等到守園人美麗的小屋出現眼前時,唐妮被小唐妮弄煩了,這孩子古靈精怪,猴兒似的精得很。小屋敞著門,里頭格格作響,唐妮稍一躊躇,那孩子便掙脫她的手,跑進門去。

    “奶奶!奶奶!”

    “喲,你已經回來啦!”

    這是星期六上午,奶奶正在替灶子涂上黑鉛。她系著粗麻圍裙踱到門口來,手拿黑鉛刷子,鼻上沾了一點黑。是個乾癟癟的小老太婆。

    “喲,怎麼回事?”瞧見唐妮站在門外,她急忙用胳膀把臉抹了一抹,問道。

    “早呀!”唐妮說。“她在哭,所以我把她帶回來。”

    奶奶立刻掉頭看小丫頭:“怎麼,你爸爸呢?”

    小女孩揪著她奶奶的裙子嘻嘻假笑。

    “他在林子那兒。”唐妮說。“他開槍打死了一只貓,把孩子嚇著了。”

    “哦,查泰萊夫人,真不該麻煩您的,我曉得您人很好,可是,實在不該麻煩您,你瞧瞧!”老太婆轉向小女孩。“好心的查泰萊夫人為你費這麼大勁兒!實在是的,不該麻煩她啦!”

    “不麻煩,散個步而已。”唐妮微笑道。

    “啊,您真是好心腸,我非這麼說不可!原來是她在哭!他們父女倆一出門,我就知道會出問題。原因是這丫頭怕他,他像個陌生人,完全不認識,我不去想他們父女倆會合得來,他脾氣古怪得很。”

    唐妮不知說什麼好。

    “奶奶你看!”小女孩嘻嘻作笑。

    老太婆低頭瞧了瞧小女孩手里的銀幣。

    “赫,六便士哪!哦,夫人,您不該,您不該給哪。哎呀,查泰萊夫人對你多好!我說,你今兒早上真走運哪!”

    她和其他人一樣,把“查泰萊”念做“車泰萊”。“車泰萊夫人多疼你呀!”唐妮忍不住朝老太婆的鼻子看,老太婆胡亂抹一把臉,還是沒把骯臟的地方抹去。

    唐妮要走了。“多謝您呀,車泰萊夫人,我說。快同車泰萊夫人說謝謝!”最末一句是對小丫頭說的。

    “謝謝。”那孩子尖聲細氣說。

    “好乖!”唐妮笑答,道聲“再見”便走,脫身之後松了一口氣。奇怪,她心想,那個削瘦、倨傲的男子,會有個這般尖嘴利牙,小頭銳面的娘。

    而那老太婆等唐妮一走,馬上沖到水槽的一面鏡子前,打量自已的臉。一看之下,猛地跺腳。“真的,她就挑個我圍粗布,滿頭臟的時候來!這下,她對我印象可好啦!”

    唐妮慢慢走回薇碧山莊。“家!”對那座巨大、老舊的大宅院來說,這字眼是太親切了,事實上,這個字已經過氣了,它不知怎地被取消了。唐妮覺得,所有偉大的字眼到她這一代,都被取消了:愛、樂、福、家、母、父、夫,這些磅礡偉大的字眼如今全是奄奄一息,一天一天的消逝。家是你待的地方,愛是你不能再自欺的東西,樂是你大跳查爾斯頓舞所用的字眼,福是騙人的字眼,父是只顧自己享樂的人,夫是你強打精神一起住下去的人,至於性,最後一個了不起的字眼,不過是雞尾酒會中的用語,暫時令你興奮、振作一下子,過後卻令你更覺得沮喪。磨光了,好像你這人像是一種低廉材料做的,漸漸磨得一無所有。

    到最後,對一切則將心如止水。心如止水的過日子,也自有一種樂趣。在無聊的人生中,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的過,雖然也能得到相當的滿足,但是到最後,總結一句話“就是這樣!家庭、愛情、婚姻,麥克立斯,就是這樣一個人咽氣的時候,對人生最後的結語也會是:就是這樣”

    錢財喔?在錢財上,人也許不會這麼說。人總是會貪財的。錢財,還有湯米.杜克斯則是照亨利·詹姆斯的說法,稱之為亦**亦女神的“成功”,永遠是人的必需品。你可沒辦法把你最後一個銅板花光,然後說一聲:就這樣不成,就算你只能再活十分鐘,你也需要幾個子兒來買這那個的。光是像機器一樣活下去,你都需要錢。你得有錢。錢是不能缺的,別的東西倒不見得非有不可,就是這樣

    當然活著也不是你的錯,但是只要你活著,錢就是必需品,唯一絕對的必需品。出狀況時,別的都可以不要,錢可不然,萬萬不能沒有,就是這樣

    她想到麥克立斯,想到可能和他共享的錢財,但那種財富她并不想要。她寧可要她協助克里夫寫作所得的錢,數目雖小一點,卻是她出力幫忙賺來的,克里夫和我合作,我們憑寫作一年賺了一千二百鎊,她這麼認定。賺錢!把錢賺到手,從無到有,憑空擠出來的!這是做人所引以為豪的最後的一項手筆!其他都是廢話。

    因此她步伐蹣跚的走回家。回到克里夫身邊,再去與他合作,憑空編造故事來,那代表金錢。克里夫似乎很在乎別人是否把他的小說當做第一流文學作品,她可一點都不在乎。她父親給過評語的,毫無內容!然而去年賺了一千二百鎊!這就是最有力的反駁。

    如果你年輕,只要咬牙苦干下去,到時錢就會憑空落下來,這是力量的問題,也是意志的問題,你憑著自我的意志巧妙的發揮出力量,就能憑空撈到那神秘的財富,紙上文字賺來的錢。這是一種法術,更稱得上是成功,那又是**又是女神的玩意兒!好吧,一個人如果得出賣自己,那就去向那又是**又是女神的東西求售吧!好處是就算你向她賣身,也還可以看輕她。

    克里夫當然還是有許多幼稚的忌諱和崇拜,他要別人認為他“很棒”,充其量只是一種自我陶醉的心態,很棒是真的能夠投合時世的,很棒,卻不受青睬,那也是白搭。看來,彷佛大部份“很棒”的男人都沒趕上公車,到底人只能活一輩子,要是你沒趕上公車,你就要被丟在人行道上,和其他那些失敗者為伍。

    唐妮計劃明年冬天和克里夫到倫敦度假,他倆是已然搭上公車的人,索性到上層坐坐,風光一下。

    有一點最糟糕,克里夫現在常變得恍恍惚惚,心不在焉,到最後便陷入沮喪里。這是他心靈上的創傷在發作,卻把唐妮弄得要尖叫。老天,萬一知覺機能要出毛病了,那怎麼辦好?豈有此理,他已經盡了他的本份,難道要把他推上絕路?

    她有時忍不住會痛哭,不過哭的時候還在罵自己,傻瓜,把手帕都弄濕了!好像這樣就能解決事情!

    和麥克立斯一刀兩斷之後,她已決心什麼都不搞了,這似乎是最簡單的解決方式,此外,別的法子都無效。她只要眼前所擁有的一切,克里夫、小說、薇碧、查泰萊爵位、金錢聲望等等把這些繼續搞下去,就夠了,別的她都撒手不要了,情與愛那一套,不過是雪糕果凍類,舔完了就不把它當一回事,它就無足輕重,尤其是性更是不值一顧!心一橫,你就能夠解決問題。**和喝一杯雞尾酒,它們的作用和維持的時效,其實不相上下。

    可是生一個孩子,一個寶寶!這事仍舊使她心動。她要慎重其事的做這個嚐試。需要考慮是對象問題,但說也奇怪,世上竟然找不到一個她肯和他生孩子的男人。密克的孩子一想就倒胃口!還不如生個兔兒子!湯米.杜克斯?他人是很好,可是不知怎地,你就是沒辦法把他跟孩子和下一代牽連在一起,他只到自己就打住。克里夫還有其他那麼多的相交,然而要從中挑個生孩子的對象,竟沒一個她看上眼的。有幾個做情夫還可以,甚至是麥克立斯在內。可是讓他們在你身上留種!啊,太丟人,太倒胃口了。

    結果就是這樣!

    不過,唐妮對生孩子的事始終念念不忘。且等上一等!等上一等!她要把一批又一批的男人仔細“篩”過,看看能否找到合格人選。“走遍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看看能否找到一個男子漢。”先知時代,耶路撒冷有成千上萬的男人,卻尋不出一個男子漢。原來男人雖多,卻和男子漢風馬牛不相關!

    她想到他得是個外國人才行,不能是英國人,更別提是愛爾蘭人了,一個道地的外國人。    
上一篇:第6章
下一篇:第8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