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D·H·勞倫斯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最新章節 第4章在線閱讀,
    “我會來找你。”她說。

    “哦,好!”

    他苦苦等她……她終於來了。

    他是那種會亢奮發抖的愛人,他的高潮來得急,去得也快。他**裸的軀體奇妙地像孩子似的,沒一點防御能力,他的防御能力都是靠他的機靈和狡猾來的,他那天生的狡猾,一旦放下防御力,他似乎更加顯得**,像個孩子,嬌嫩的,尚未成熟的肉體,有點像是在無助地掙扎著。

    他挑起康妮一種**熱愛,一種瘋狂的**,可是**上他并沒有滿足她,他總是草草了事,然後趴在她**上,多少又回復他那副不知羞恥的德性來,而她躺在那兒,茫然、失望,又若有所失。

    但不久她就學會怎麼掌握他,讓他在高潮後繼續留在她體內,他很奇異地依舊維持堅挺、碩大而有勁,配合著她,她激烈、熱情地采取主動,達到她自己的最後關頭。他體認到她是因為他極力撐著,才能夠如此**的,就感到有說不出來的得意滿足。

    “哦,好美妙呀!”她顫語,靜靜的抱著他。他則是漠然躺在那兒,但有幾分自得。

    他那次只待了三天,對克里夫的態度始終像第一天晚上,對康妮也如出一轍,完全沒露一點馬腳。

    他寫信給康妮時還是一樣帶著傷感,有時也說幾句俏皮話,以一種奇怪的、沒有男女之別的感情。他對她的感情似乎是不抱指望那一型的,因此還是要保持點距離。他打骨子里就是個沒指望的人,他就是喜歡這樣子,他才討厭心里抱著希望呢。他曾經在什麼地方讀到“希望滿人間”這樣的句子,給了一句評語是:

    “一切珍貴可藏的東西都他媽的該扔到水底去。”

    康妮根本沒真正了解他,不過她以她的方式來愛他。從頭到尾她都感受到他那種絕望感投射在她身上,這麼一來,她實在沒辦法愛他愛到底,而這個絕望的人,根本就沒能力愛人。

    他們暗通款曲有一陣子,通信,偶而在倫敦幽會。在他高潮匆匆過去之後,她總是采取主動,從他身上得到性快感。而他也總是配合她,光是這點,就足夠他倆的關系維系下去。

    這也足夠給她一種微妙的自信,其實那感覺有點盲目,卻讓她自傲。她幾近是機械式的肯定自己在**上的能耐,滿心喜孜孜的。

    她在薇碧山莊過得開開心心,盡量用她在**上得到的**和滿足來激勵克里夫,因此他在這段時間寫出他最好的作品,迷迷糊糊的也覺得很樂。她從麥克立斯被動的挺在她體內那部分得到性滿足,連他都有好處。當然真相他想也想不到,如果他知道,他就死也不可能說謝謝了!

    可是她這種興高采烈的日子一過去,真的一去不回了,她陷入低潮,人也變得暴躁不堪的時候,克里夫是多麼希望開心的日子能夠重來!也許,如果他知道真相,說不定他會想把她和麥克立斯再弄在一起。

    唐妮一直有個預感,她和蜜克,人家都這麼叫他,這段婚外情不會有結果,而別的男人又覺得沒趣。她的人生是和克里夫拴在一起的,他要她絕大部份的生活,她給了,可是她也希望擁有一個男人絕大部份的生活,這個克里夫卻沒有給她,他給不了。麥克立斯偶爾是可以解解悶,但是她有預感,他們好景不長。麥克立斯是沒辦法天長地久的,這是他天性的一部份,他必須切斷一切牽扯,回頭做他自由自在、獨來獨往的單身漢。他絕對需要這樣,雖然他老是嚷嚷:是她甩了我!

    照理說,世上應該是到處都是機會的,可是在最親密的關系這方面,機會卻少之又少。也許大海里有不少好魚,但多數不是鯖、就是鯡,如果你自己既不是鯖,也不是鯡,你大概會發現海中沒什麼善類。

    克里夫這時候名利雙收,人們都上門求見。唐妮差不多天天在招待客人,而這些人要不是鯖,就是鯡,不時還夾雜著差勁的鯰魚或海鰻。

    其中有幾個常客,是克里夫在劍橋的同窗。一個叫湯米·杜克斯,他一直留在軍中,如今是準將了。他說:“從軍讓我有時間思考,而且不必面對生存競爭。”

    有一個叫查理士·梅得的愛爾蘭人,專寫有關星球的科學文章,還有韓蒙德,也是拿筆桿的。他們都和克里夫年紀相仿,都是當時的青年才俊,都崇尚性靈生活。性靈生活之外,你干些什麼,那是個人私事,無關緊要的。不會有人想問別人什麼時候跑廁所,這種事引不起大夥兒的興趣。

    日常生活大部份事情,也差不多……你怎麼賺錢?你愛不愛老婆?乃至於你是不是搞外遇?……等等。這些事只有當事人自己在乎,跟上廁所一樣,別人是沒興趣的。

    “性問題的整個重點,”韓蒙德說,他是瘦長個子,有老婆和兩個孩子,不過他跟打字機的關系比跟老婆兒子更來得親密。“是根本沒個重點。嚴格說來,問題根本不存在,所以,跟人上床,他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問題就在這兒,只要我們對任何事都是一體看待,那就不會有問題產生了,把好奇心放在性問題上,根本就錯了,一切是沒意思、沒道理的。”

    “對,韓蒙德,對極了!可是萬一有人搞上茱莉亞茱莉亞是韓蒙德的太太,你就會開始冒火,他要是繼續搞,那你馬上會抓住。”

    “那當然!他要是在我家客廳角落小便,我也會冒火,做這些事要看地方嘛。”

    “你是說,如果他和茱莉亞另辟幽室去搞,你就不介意?”

    查理士·梅得話中帶刺,因為一次他稍微和茱莉亞**,結果被韓蒙德怒言相向。

    “我當然介意,性是我和茱莉亞之間的私事,任何人想混進來,我都不會甘休。”

    “老實說,”湯米·杜克斯開口,他瘦瘦的,長一臉雀斑,比肥肥白白的梅得更像愛爾蘭人。“韓蒙德,老實說,你有很強的占有慾和表現慾,很希望成功。我肯定要一輩子待在軍隊了,擺脫世俗的牽絆,現在看出世人求表現、求成功的渴望強烈得可怕。這實在發展得太離譜了,人心全朝向那方向。當然像你們這種人,覺得有女人撐腰會更有利,所以你的妒嫉心才這麼強。這就是性在你心目中的意義……是你和茱莉亞之間絕對少不了的小發電機,靠它來一起攜手追求成功。萬一你成不了事,你也會跟查理一樣裝模作樣起來,查理就是成不了事的人。像你和茱莉亞這種結了婚的男女,身上都有標簽,像旅客的行李箱,茱莉亞的標簽是亞諾·韓蒙德太太……跟鐵路上某人的行李箱一樣。而你的標簽是亞諾·韓蒙德,由韓蒙德太太轉交。啊,你說得對,說得對,性靈生活需要一棟舒適的屋子,像樣的三餐,甚至還需要兒女繞膝呢。不過重點在於成功的那點本性上,它才是軸心,一切都是跟著它轉向。”

    韓蒙德一臉慍色,他本來很以自己的清高,傲骨光榮的。盡管這樣,他也的確想要功成名就。

    “這是真話,沒錢不能過活。”梅得說。“你得有一筆錢才能活下去,連要自由思考,都得要有一筆錢,不然你的班子會唱反調。不過依我看,你大可不必給性貼上標簽,我們隨便跟任何人都可以說話,那麼,跟一個使我們動心的女人**,又有什麼大不了?”

    “好色成性的居爾特人說話了。”克里夫道。

    “好色成性!哈,有何不可?我倒看不出我跟一個女人睡覺,會比和她跳舞……或是閑聊天氣,對她會造成更大傷害。那只不過是以感**流來替代**流,有什麼不可以?”

    “像兔子那樣雜交!”韓蒙德說。

    “有什麼不可以?兔子有什麼不好?它們會比一肚子仇恨、神經兮兮、愛搞怪的人類還糟糕嗎?”

    “就算是這樣,我們畢竟不是兔子。”韓蒙德道。

    “一點沒錯!我有腦袋。我必須推算一些對我來說比生死還要緊的天文問題,常常,消化不良會困擾我,饑餓會把我弄得更慘,性慾得不到滿足同樣困擾我,所以怎麼辦?”

    “我還以為把你弄得慘兮兮的是縱慾過度,而不是消化不良呢。”韓蒙德譏道。

    “才不是!我才不會吃撐了,也不會縱慾,這是可以選擇的,不過你也絕對可以把我逼到絕對去。”

    “才不會,你大可結婚去。”

    “你怎麼知道我可以?這可能和我的思想不合,婚姻可能……而且會……使我喪失心智能力。我不適合走那種路子……就因為這樣,我就得像和尚似的被拴在狗窩里嗎?全是鬼話,老兄。我必須生存,做我的演算,偶而需要碰個女人,我不想陳義過高,也不要別人在道德上指責我,或禁止我。要是有個女人掛著我的標簽在街上走,像只衣箱似的,上面有地址和火車站名,我會羞死了。”

    這兩個男人為了茱莉亞那件**的事兒,一直沒有和解。

    “你這個說法很有意思,查理,”杜克斯說。“性是另一種形式的會話,要起而行,而不只是坐而言,我想這真的有道理,我們可以和女人交換許多感情、感受,就像談論天氣之類一樣,**也許是男女之間一種自然的肢體語言。若不是意見相投,你不會和一個女人說話,就算說了也不會有太大興致,同樣的,若不是和一個女人情投意合,你也不會跟她睡覺,可是如果你已經……”

    “已經和一個女人情投意合,你就該和她睡覺。”梅得說。“這是唯一恰當的事,好比你有意和某人說話,那麼唯一恰當的就是,去找他說話,不必假惺惺的咬舌不語,把想說的話說出來。那件事也一樣。”

    “不對,”韓蒙德說。“那樣不對,梅得,就拿你來說吧,你把大半的精力花在女人身上,你腦筋這麼好,卻從來沒做對事,你是本末倒置了。”

    “或許吧……不過,不管你是已婚也好,未婚也好,你老兄在那方面可是太偷懶了。你維持腦筋的純潔和完整,可是它卻變得枯躁無味,你那顆純潔腦袋會和提琴弓一樣硬邦邦,你只是藉著說話來掩飾它。”

    湯米·杜克斯放聲大笑。

    “繼續抬杠吧,你們兩個有腦袋的人!”他說。“瞧我……我不做什麼高深的心智工作,只記下一些個人所思,而且還沒結婚也不追女人。我認為查理是對的,就算他想追女人,也不必太勤快,不過我倒不反對他去追。至於韓蒙德,他是有占有慾,所以,自然適合直來直往的,而且走窄門的路子,你們看好了,他在掛掉之前一定會成為英國名作家。再來是我,無足輕重,只是小角色。你怎麼想,克里夫?性是發電機,足以把人推向成功道上嗎?”

    克里夫在這種時刻很少開口。他從不發表意見,他的想法實在不怎麼高明,他心思太亂,也太情緒化。這會兒,他臉也紅了,模樣也不自在。

    “算啦,”他道,“本人已無戰斗力,這方面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

    “不會的,”杜克斯說。“你的上半身一點也沒有喪失戰斗力,你的腦子還是完好如初,所以讓咱們聽聽你的高見。”

    “呃,”克里夫結結巴巴的,“就算如此,我的想法還是不多……我想“結婚就知道了”這句話很能代表我的想法,當然對彼此相愛的一雙男女來說,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怎麼樣的美好?”湯米問。

    “嗯……它讓兩個人更親密。”克里夫說,在談這種話題時,扭捏得似個女人。

    “唔,查理和我都認為**和談話一樣,是種溝通方式,隨便什麼女人和我談論**,到最後我一定和她上了床,這再自然不過了。就可惜沒女人對我起個頭,所以我只好自個兒上床,這也沒什麼不好……我自己也希望就這樣吧,其他的天知道!反正我又不推算星球,不過是個窩在軍隊里的人。”

    大家沉下來,四個男人抽著菸。唐妮坐在那兒刺繡,又縫了一針……沒錯,她人就坐在那兒!她必須安安靜靜的,像只耗子一樣不聲不響,免得干擾這些才高八斗的男士們重要的討論。不過她又不能不在場,她不在場,他們就不會談得這麼融洽,不會這麼無拘無束的發表意見。克里夫比別人放不開,唐妮不在,他更怯場,大家也談不痛快。湯米·杜克斯最上道,她的在場,頗令他愉快。她不怎麼喜歡韓蒙德,此人心態似乎自私了點。至於查理士,她欣賞他某些地方,不過盡管他是研究星球的,卻顯得有點沒品味,邋里邋遢的。

    有多少個晚上,唐妮坐在這兒聽著四人高談闊論,這四人,或一、二個別的人。他們永遠談不出什麼結論來,她倒不以為意,她喜歡聽他們講些什麼,特別有湯米在座的時候。真是有趣,男人不親你,不用**碰你,卻向你吐露心思。實在太有趣了,然而這幾個人的心多冷呀!

    而且,還有一點討厭!較敬重麥克立斯,可是一提到他,他們便抨擊個沒完,把他說成是最**的胚子,沒念過書的粗人。不管他是不是**胚子或粗人,他好歹搬得出一套自己的論調,談到性靈生活時,他可不會光在那兜圈子,廢話連篇的。

    唐妮十分喜歡精神生活,從中得到莫大的樂趣,可是她真的覺得他們過分了點。她喜歡置身在這干出名老友晚間的聚會里,嗅他們的菸草味兒。老友,她私下這麼稱呼他們。沒有她悄然在座,他們甚至談不下去,她感到好玩極了,也頗為自得。她敬重有思想的人……這干人,至少試著要誠誠實實的思考。不過,這當中是有著奧妙,卻一直沒有被弄出頭緒,他們講的都是同一件事,但究竟是什麼事,她一輩子也答不上來,密克也同樣不清楚。

    不過密克并不打算采取什麼行動,他依然故我,盡量和別人過不去,別人也和他過不去。他實在憎惡社會,這也是克里夫和他的老友抨擊他的地方。克里夫和他的老友可不討厭社會,他們熱心想要拯救人類,至少他要教導人類。

    星期天晚上談到愛時,那才精采。

    “讓我們永結同心,長相聯系。”

    湯米·杜克斯說:“我倒想弄清楚這個聯系是什麼……目前聯系我們的是思想上的磨擦,除了這個之外,咱們之間根本沒什麼聯系。我們各行其道,又互相攻訐,跟全世所有差勁的知識份子差不多。在這方面人人都該死,因為人人都這麼做。我們各行其道,卻虛情假意的,拿甜言蜜語來掩蓋彼此內心的惡意。怪的是,人類的精神生活好像植根在根深蒂固,不可名狀的惡意里,一向如此!你看蘇格拉底說柏拉圖,還有他周圍那些人!不為什麼,就為了泄恨,就為了整得體無完膚那種快感……普多哥拉斯啦,或隨便什麼人!還有,阿西拜迪斯和他那群小徒弟都像瘋狗似的吵在一塊兒!這讓人覺得在菩提樹下靜坐的釋迦牟尼,或是星期天向門徒講點小故事的耶穌,氣定神閑,不解不辯的,那樣來得好。沒錯,精神生活是出了問題,根本上的。它以惡意求妒嫉,妒嫉和惡意為根源。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我不覺得我們就只有惡意。”克里夫抗議。

    “親愛的克里夫,想想咱們這群人是怎麼說別人的。我自己尤其要不得,我寧可脫口而出的罵人,也不喜歡挖空心思說一些甜言蜜語,甜言蜜語才有毒,我如果開始說克里夫是多好多好一個人時,可憐的克里夫就是被挖苦了。講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看在老天的面子上,盡管不客氣的對我說話吧,這樣我才知道我在諸位心目中還有點份量,別對我扯一堆甜言蜜語,那我就完了。”

    “啊,可是我真的覺得咱們是哥倆好的。”韓蒙德說。

    “告訴你吧,我們就得那樣……我們都在背後說彼此的壞話!我最糟。”

    “我想你把精神生活和批評活動混為一談了。我同意你,蘇格拉底開批評之風,可是他還有別的貢獻呀。”查理士·梅得說得十分有權威。這些人表面謙和,但心里可自大得要命。各個自命權威,偏又裝得那麼謙虛。

    杜克斯不想再扯蘇格拉底了。

    “的確是,批評和知識是兩回事。”韓蒙德說。

    “當然是兩回事。”拜瑞插嘴道,他是個靦腆的褐發青年,來薇碧山莊和杜克斯會面,當晚便住了下來。

    大家全瞪著他,好像說話的是頭笨驢。    
上一篇:第3章
下一篇:第5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