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沈先生說,這個世上如果太平清樂無憂無慮,那么習武應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可這世上并不會永遠沒有危險,大寧之內也應該永遠達不到他理想之中的那種安寧,所以習武也就不似理想中那么有趣,此時,未來,也許任何一個世界任何一個時代都達不到。

  本就無趣,他還教了茶顏最無趣的一種劍技,覺得習武有趣的多是不習武的人,覺得武技威風的多是不懂武技的人。

  好在,沈冷把茶顏變成了一個格外有趣的人。

  所以很多時候沈先生都覺得自己很不公平,時時內疚,回想起來,他讓茶顏修如此無趣的殺人技,說的再美好,究其根本,也是為了將來能讓茶顏保護沈冷,最起碼是不成為累贅,年輕的時候沈先生不覺得自己這樣想有什么錯,因為沈冷可能是陛下的孩子,所以當然要有人保護。

  直到,他看到沈冷小心翼翼而又拼盡全力的把茶顏所修的殺人技藏了起來才醒悟,原來自己錯了。

  可是茶顏卻并沒有因為有沈冷就放棄了修行劍技,她沒有一天放下,只是因為想著......若有一日沈冷需要她的時候,她能提得起劍,殺得了人。

  這塞北苦寒之地,石頭城上,茶爺的殺人劍技讓很多人心里更寒。

  一名大劍師,四名劍師,死的方式并無區別,在茶爺的劍面前他們待遇相同,如果是一個不管反應還是速度都和茶爺差不多的高手,茶爺的一劍必殺也許會有失手,然而這些人都不是,哪怕那名大劍師真的說起來比茶爺也弱不了多少,依然還是一劍殺之。

  弱一分也是弱,慢一分也是慢。

  沈茶顏的劍很無趣,她自己都覺得無趣。

  大供奉死靈契在看到劍門的五個人被那女人從屋頂扔下來后心里就好像翻騰起浪潮一樣,這么多年的心如止水被破了,已經太久太久沒有過的斗志在他心里燃燒起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輕的時候,然而那女人似乎根本就沒有和他一分高下的念頭。

  茶爺當然沒有這種念頭,她什么時候把這種事當成過事,如非必要為什么要出手?隨隨便便出手,她家傻冷子都不愿意。

  所以殺了五個人之后的茶爺回了冰原宮里邊,任憑死靈契在外喊了好久也沒有理會,所以死靈契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種非決生死不能挽回的羞辱。

  “今夜必須把冰原宮攻破。”

  死靈契狠狠的說了一句,眼神更狠。

  他是大供奉,大劍師,他的劍技在整個黑武劍門之中都能排進前三,不要說他的劍技,僅僅是他的名字就足以讓無數人害怕,可是在這里,一個中原女人,卻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他縱然是大劍師也不敢自己上前去闖,看不到的地方有多少人把羽箭瞄準他,他不會去冒這個險,他也可以從東側靠近山體的那邊掠上去,然而他不敢......是真的不敢,從那邊進入冰原宮,攀爬上去,在落腳的那一刻被人擊殺的概率有多大?

  他懷疑那個女人之所以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殺了左列等人,正是因為趁著左列他們立足不穩,上去一個被擊殺一個.......

  “這個世界上的人,懂得劍技是什么的人并不多,她算一個。”

  死靈契長長吐出一口氣。

  “花里胡哨的不是劍技,是劍舞,所以我從來都不理會什么劍譜什

  么劍法,也不覺得劍這種東西有那么多招式意義何在,劍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掛在人身上漂亮些,也不是為了拿在手里舞蹈看著美輪美奐,一切武器最初出現的目的都是為了殺生,劍也一樣。”

  死靈契看著那消失在屋頂的人,微微嘆息。

  “我教了那么多人,連最得意的秋狐影都沒有理解過我的話,可是在一個中原女人的身上我卻看到了劍技的真諦,她太驕傲了,以為自己比誰都強,所以才會以她先看別人出手再還手擊殺別人這種方式為驕傲,而事實上,一個真正的劍技高手,面對一個普通人和面對一個強者的時候應該態度一樣,以最認真的態度面對任何一個敵人。”

  站在他不遠處的白騎將軍曾須兒皺著眉,他第一次在死靈契的臉上看到這樣的茫然和失落。

  “大供奉,你且先去休息,我會把冰原宮攻破,會把那個女人給你抓過來。”

  他看向死靈契:“這是劍門的仇。”

  死靈契微微搖頭:“我只是覺得有些可惜,這樣的人生在中原而不是黑武,真的可惜......劍啊,劍.......最好的劍不應該在劍門嗎?”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