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沈冷一腳踹在沐流兒的**上把她踹回屋子里,反身把房門關上插好。

  “你是誰?!”

  沐筱風**站起來:“來人啊!”

  沈冷抬手將沐流兒腦袋上的刀拔下來,刀子旋轉著飛出去直奔沐筱風,沐筱風下意識的閃身避開,才回過神來那個黑衣人已經到了他面前,確切的說是黑衣人的拳頭到了他面前。

  碗口大的拳頭見過沒有?

  砰!

  這一拳直接打在沐筱風的嘴巴上,嘴唇瞬間就被打豁了,幾顆帶血的牙齒從嘴里飛出來,還有幾顆直接崩進了嗓子里,他不得不艱難的吞了下去,還有一口血。

  這一拳打的沐筱風連話都說不出來,鼻子往下好像被一個大號的爆竹炸過似的,血糊糊的樣子看起來有幾分可憐,可是打他的人自然不會可憐他。

  沈冷一拳擊中之后動作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又一拳砸在沐筱風的小肚子上,這一拳打的沐筱風彎著腰跪了下去,膝蓋撞在地面上的那一刻沈冷兩只手抓住了沐筱風的下巴來回擺動兩下再往下一拉,下巴隨即被摘了下來,再想喊叫是不可能了。

  沈冷一只手抓著沐筱風的頭發讓他抬起頭,另一只手把黑巾拉下來對沐筱風笑了笑:“意想不到對不對?”

  這種時候沈冷必然會笑,古人說,人生得意須盡歡。

  他把沐筱風的左臂抓起來拉直,拳頭往下一砸,咔嚓一聲將這條胳膊砸斷,沐筱風疼的整個人都扭曲起來,那張臉本就已經破了相,此時看起來更加的難看且猙獰。

  “本來想把你帶到江邊的,咱們結仇的地方,可是想到還要背著你跑那么遠,會很累于是放棄了,來的路上甚至還想了一句話,到江邊應景的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你死之后不相欠......多好的話啊。”

  沈冷說話的時候連續跺了兩腳把沐筱風的兩個腳踝踩碎,沐筱風現在想跑也跑不了了。

  “我不需要你說話,但我有些話要說,直接殺了你就走當然是最好的選擇,可我覺得那樣做的話心里的氣出得不是很舒服,在你死和我更舒服之間做選擇,當然是你死的讓我更舒服。”

  沈冷拉了把椅子坐下來,他其實并不著急。

  沒有人能想到這個時候沐筱風的獨院里會有人要殺他,沐筱風手下人大部分都去了魏村,因為沐筱風很清楚沈先生的武藝有多強,留在獨院里的幾個親兵剛才就被沈冷干掉了,殺的悄無聲息。

  “儀式感。”

  沈冷忽然想到了這個詞,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對,就是儀式感,殺沐筱風他已經想了很久很久,如沐筱風想殺他的時間一樣長,如今終于等到了這一天這一刻,如果不說些什么確實感覺差了那么一點點滋味。

  勝利者要有宣言,哪怕看起來有些小家子氣。

  “你一直都在找機會殺我,你覺得以你的家族底蘊以你父親的朝堂地位殺我并不是什么難事,你在安慰自己的時候一定想得是和我這樣一個小人物計較有**份,將來隨隨便便干掉我就好了,而我也在等一個機會,我想的沒有你那么復雜,我需要的僅僅是一個能和你近身的機會,只要讓我靠近你,你那些家族底蘊那些背景靠山都沒有意義,隨隨便便干掉你就好了。”

  沈冷再次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一些,這是難得的他不冷靜的時候。

  “最主要的是,我在外面的時候聽到你說什么了,如果你不提茶兒的話我真的會特別干脆利落的殺了你,可你提到了,而且是很惡心的提到了。”

  沈冷把橫刀抓過來**往下一刺,從沐筱風襠下直接切下來某個東西,沐筱風的嘴里發出一聲悶哼,眼睛驟然睜大,那張臉變得更為扭曲。

  沈冷回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沐流兒,她可是貫堂口的大當家,在長安城里也能叱咤風云的大人物,整個長安城乃至于京畿道的賭場都在她手里攥著,可是在沈冷眼里她又那么的不值一提。

  “我想殺你,和你想殺我的時間應該是一樣長的,又或者比你想殺我還要長一些。”

  沈冷俯身看著沐筱風的眼睛:“沒有那么復雜的原因,只是因為在江邊你看到茶兒的時候眼睛里已經有了邪念,如果我們只是平民百姓不會武藝的話,那天我和茶兒可能就已經被你抓回去了,我會死,茶兒會更慘,你最初的想法當然不是在水匪營地看到了我們所以喊我們過去問話,只是因為茶兒真好看。”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