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作者:東野圭吾

  1

  雨沒有大到需要撐傘,卻也悄無聲息地打濕了頭發和衣服。秋雨綿綿,灰色的云卻不時**,讓夜空露出臉來。出了四天王寺前站,中道正晴抬頭望著天空,想,狐貍嫁女兒啊。這是他母親告訴他的。

  他在大學的儲物柜里放了一把折傘,但直到出了大門才想起,便打消了回去拿的念頭。

  他有點匆忙。心愛的石英表指向七點五分,意味著他已經遲了,但他要去見的人并不會為此而不悅。他的匆忙,純粹是因為想盡快到達目的地。

  他用在車站零售攤買來的體育報擋雨,以免淋濕頭發。職棒養樂多隊獲勝翌日購買體育報,是他自去年養成的習慣。直到初中一直住在東京的他,從養樂多燕子隊還叫原子隊時,便是該隊的球迷。燕子隊去年在廣岡總教練的帶領下奇跡般獲得冠軍。去年這時,幾乎每天都看得到報道養樂多選手杰出表現的新聞。然而今年養樂多隊卻大失水準,情況跌到谷底。九月以來,他們的排名總是墊底,正晴買體育報的機會當然也變少了。今天身邊有報紙,可說極為少見。

  幾分鐘后,正晴抵達目的地,按了門牌“唐澤”下方的門鈴。

  玄關的格子門打開,唐澤禮子隨即出現。她穿著紫色的連衣裙,可能是因為質地細薄,她身形顯得格外孱弱,看了不覺令人心疼。正晴想,不知這位剛邁入老年的婦人何時會再穿起和服。三月他第一次造訪時,她穿著深灰色捻線綢和服。而自梅雨前夕起,和服便換成了長裙。

  “老師,真對不起。”一看到正晴,禮子便致歉道,“剛才,雪穗打電話回來,說為了準備文化祭無論如何脫不了身,會晚三十分鐘左右。我已經要她盡快趕回來了。”

  “哦。”正晴松了一口氣,“聽您這么說,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會遲到,心里著急得很呢。”

  “真的很抱歉。”禮子低頭行禮。

  “那么我該做什么呢?”正晴看著手表,喃喃道。

  “請到里面來等吧,我來準備冷飲。”

  “請不要太費心。”正晴點點頭,走進室內。

  他被領進一樓的客廳,這里本來是和室,但放置了藤制桌椅。他只在第一次造訪時踏進這間房間,大約是在半年前。

  為正晴找到這份家教工作的是他的母親。她聽說她的茶道老師想為即將升高二的女兒找數學補習老師,便推薦了兒子。那位茶道老師便是唐澤禮子。

  正晴在大學就讀理工科,自高中時代便對數學頗具自信。事實上,直到今年春天,他都是一個高三男生的數學和理科家教,這學生順利考上了大學,正晴也必須去找下一份家教工作。母親為他介紹的這個機會正是求之不得。正晴非常感謝母親。不僅是因為這個工作確保了他每個月的收入,每周二造訪唐澤家更令他期待不已。

  他坐在藤椅上等候,不久禮子便用托盤端著盛有麥茶的玻璃杯回來了。看到麥茶,他松了口氣。上次進這間房間時,主人徑自端上抹茶,他完全不懂喝抹茶的規矩,急出一身冷汗。

  禮子在他對面坐下,說聲“請用”,招呼他喝茶。正晴不客氣地拿起玻璃杯,冷涼的茶流過于渴的喉嚨,非常舒服。

  “不好意思,讓老師等。我倒是覺得,只不過是準備文化祭,雪穗大可找機會溜出來。”禮子再度道歉,十分過意不去。

  “哪里,沒關系,請不要放在心上。交朋友也很重要。”正晴故作老成。

  “那孩子也是這么說。而且,她說為文化祭作的準備,并不是班上要辦的活動,而是社團那邊,所以三年級學姐盯得很緊,很難脫身。”

  “哦,這樣。”正晴想起,雪穗提過她在學校參加了英語會話社,也聽她說過幾句英文。不愧從初中就開始上英語會話補習班,果然不同凡響。他還記得她卷舌的發音自己都無法相比。

  “如果是一般高中,一定沒有高三學生還對文化祭這么熱衷吧?畢竟是這樣的學校,才能這么悠游。中道老師念的是以學風嚴謹著稱的高中,高三時一定沒有心思管什么文化祭。”

  聽了禮子的話,正晴笑著搖搖手。“我們學校也有高三學生對文化祭很投入的。大概有不少人是在準備考試之余當消遣。我也一樣,高三秋天時還是無心念書,有什么活動,馬上就樂翻天。”

  “哎呀,是嗎?不過,那一定是因為老師成績優秀,才能那么從容。”

  “哪里,沒這回事,真的。”正晴不斷搖手。

  唐澤雪穗就讀的是清華女子學園,正晴聽說她是從清華的初中部直升的。她還準備直升同一所學校的大學。若高中時期成績優秀,只須面試便能進入清華女子大學。只不過,入學的關卡有時也可能極難通過。雪穗的志愿是競爭最激烈的英文系。為了確保獲得直升的機會,她的學業成績必須在全學年紿終名列前茅。

  雪穗幾乎所有科目成績都很優秀,只有數學稍弱。為此擔心的禮子才想到聘請家教老師。

  希望設法一直到高三上學期都維持前幾名的成績——這是最初見面時禮子提出的希望。因為推薦入學之際,至三年級上學期為止的成績都會納入參考。

  “雪穗如果那時候上公立中學的話,明年就得準備考大學,那更辛苦了。想到這一點,我覺得當時讓她進現在這所學校,真是做對了。”唐澤禮子雙手捧著玻璃杯,感慨萬千。

  “是啊,考試真的是越少越好。”正晴說。這是他平常的想法,過去也常對他輔導的學生家長這么說。“所以,最近有越來越多家長在孩子上小學的階段,便選擇這一類私立附屬中小學。”

  禮子鄭重地點頭。“是呀,這么做是最好的安排,我對侄甥輩也這么說。孩子的考試,最好在很早的階段一次解決。越往后,要進好學校就越難。”

  “您說得一點也沒錯。”正晴點點頭,隨即稍覺疑惑地問道,“雪穗小學上的是公立學校吧,那時候沒有參加考試嗎?”

  禮子沉思般偏著頭,沉默了一會兒,略顯遲疑。不久,她抬起頭來。“如果當時她在我身邊,我一定會這樣建議,但是那時候我還沒和她住在一起。大阪這個地方和東京比起來,會想到讓孩子進私立學校的父母很少。最重要的是即使想上私立學校,當時那孩子的環境也不允許。”

  “啊,哦……”正晴有些后悔,自己恐怕問了一個微妙的問題。雪穗并非唐澤禮子的親生女兒,這事在他接下這份工作時便聽說了。但是,她是在何種情況下成為養女的,根本沒有人告訴他,以前也從未提及。

  “雪穗的親生父親算是我的表弟,不過在她還小的時候便意外過世了,所以家境不是很好。他太太雖然出去工作,但一個女人要養家養孩子,實在不容易。”

  “她親生母親怎么了?”

  正晴一問,禮子的表情更加憂郁。“也是意外身亡,我記得是雪穗剛升上小六的時候。好像是……五月吧。”

  “車禍嗎?”

  “不是,是煤氣中毒。”

  “煤氣……”

  “聽說是爐子上開著火煮東西,人卻打盹睡著了。后來湯汁溢出來澆熄了火苗,睡著了沒發現,就這樣中毒了。我想她一定是累壞了。”禮子悲傷地蹙起細細的眉毛。

  正晴想,這很有可能。最近都市住戶漸漸改用天然氣,一般不再發生因煤氣造成的一氧化碳中毒,但從前經常發生類似的意外。

  “尤其可憐的,是發現她身亡的就是雪穗。一想到雪穗當時受到多大的驚嚇,我就心疼不已……”禮子沉痛地搖頭。

  “她自己發現的嗎?”

  “不,聽說房間上了鎖,她請物業管理員來開鎖,我想她是和管理員一起發現的。”

  “哦。”

  正晴想,那人真是遇到無妄之災,發現尸體時,一定嚇得面無人色。

  “雪穗就是因為那次意外變得無依無靠了啊。”

  “是啊,葬禮我也出席了,雪穗倚著棺木號啕大哭。看到她那個模樣,連我們大人也跟著心碎了……”或許是心中浮現出當時的情景,禮子頻頻眨眼。

  “所以,呃,唐澤女士便決定收養她?”

  “是的。”

  “是因為唐澤女士和她家往來最密切嗎?”

  “坦白說,我和雪穗的生母并沒有怎么往來。兩家雖然算是距離較近,卻也不能輕松步行來回。不過,我和雪穗倒是從文代女士去世前就經常見面了。她常到我這里來玩。”

  “哦……”

  雪穗為什么會自己跑到和母親并無親密往來的親戚家玩?正晴感到不解。也許是他的疑惑顯現在臉上,禮子便接著說明:“我和雪穗第一次見面,是在她父親七周年忌的時候。我們聊了一會兒,她對我懂得茶道似乎非常感興趣,興致勃勃地問了好多問題。我就說,既然這么有興趣,就來我家玩吧,這應該是她母親去世前一兩年的事。后來,她真的很快就來找我了。我有點吃驚,因為當時只是隨口說說。不過,她似乎是真心想學茶道,我也因為一個人住,相當寂寞,就以半當游戲的心態教她。她幾乎每個星期都會自己坐公交車來找我,喝我泡的茶,告訴我學校里發生的事。不久,她的到訪便成為我最期待的一件事。有時候她因為有事不能來,我就覺得**。”

  “雪穗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學茶道的?”

  “是的。不過,不久她也開始對插花產生興趣。**花的時候,她會在旁邊興致勃勃地觀看,有時也會插手玩玩,還要我教她怎么穿和服。”

  “簡直就像新娘教室。”正晴笑著說。

  “就是那種感覺。不過,因為她還小,應該說是扮家家酒吧,那孩子啊,還會學我說話呢。我說那多讓人害臊,要她別學了,她卻說在家里聽媽媽講話,連自己也言語粗俗起來,所以要在我這里改過來。”

  他這才明白,雪穗那種高中女生身上難得一見的高雅舉止,原來是從那時培養起來的。當然,前提是本人要有意愿。

  “說到這里,雪穗說話真沒什么關西口音。”

  “我和中道老師一樣,以前一直住在關東,幾乎不會講關西話,不過她說這樣才好。”

  “我也不太會說關西話。”

  “是啊,雪穗說和中道老師交談很輕松。要是和操著濃郁大阪口音的人說話,還得小心不受影響,說起話來很累人。”

  “哦,可她明明是在大阪出生長大的啊。”

  “她說她就是討厭這一點。”

  “真的?”

  “是啊。”剛邁入老年的婦人撇嘴點頭后,又微微偏頭,“只不過呢,有一點讓我有些擔心。那孩子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我怕她會少了年輕女孩應有的活潑。要是她不規矩,我也會頭疼,但是她太乖了,我甚至覺得叛逆一點也不為過。中道老師,如果您方便的話,請帶她出去玩。”

  “我?可以嗎?”

  “當然,中道老師我放心。”

  “唔。那么,下次我帶她出去好了。”

  “請您務必這么做,我想她一定會很高興。”

  禮子的話似乎告一段落了,正晴再度伸手拿玻璃杯。這段對話并不枯燥,因為他正想多了解雪穗。然而,他認為禮子似乎不完全了解自己的養女。唐澤雪穗這個女孩,既不像禮子認為的那么守舊,也不會太過乖巧。有件事令他印象深刻。七月的時候,像平常一樣上完兩個小時的課后,他喝著送上來的咖啡,和雪穗閑聊。當時的話題必定與大學生活脫不了關系,因為他知道她喜歡聽這個。

  他們閑聊了五分鐘后,有人打來電話。禮子來叫她,說是“一個英語辯論大會辦事處的人要找你”。

  “哦,我知道了。”雪穗點點頭,下樓去了。正晴把咖啡喝完,站了起來。

  他下樓的時候,雪穗正站在走廊上的電話架旁說話,表情看起來有點凝重。但當他向她打手勢,表示要回家的時候,她笑容可掬地向他點頭,輕輕揮手。

  “雪穗真厲害,要參加英語辯論賽。”正晴對送他到玄關的禮子說。

  “是嗎?我完全沒聽她提起。”禮子偏著頭說。

  離開唐澤家后,正晴進了四天王寺前站旁的一家拉面店,吃遲來的晚餐,這已經成為他每星期二的習慣。他一邊吃著餃子和炒飯,一邊看店里的電視,但不經意地透過玻璃窗向外看時,正好瞥到一個年輕女孩快步走向大街。正晴頓時睜大了眼睛,因為那不是別人,正是雪穗。

  會是什么事?他從她的表情感覺到事情非比尋常。她來到大街上,匆匆攔了出租車。時鐘的指針指著十點。再怎么想,都只有一個結論——定是有什么突發事件。

  正晴很擔心,便在拉面店打電話到唐澤家。鈴聲響了幾次之后,禮子接起電話。

  “哎呀,中道老師。有什么事嗎?”聽到他的聲音,她意外地問,絲毫沒有急切的感覺。

  “請問……雪穗呢?”

  “雪穗?我叫她來接。”

  “咦?她現在就在旁邊嗎?”

  “沒有,在房里。她說明天社團有事,一早就要集合,要早點睡。不過她應該還醒著。”

  一聽到這幾句話,正晴立刻有所警覺,發現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

  “啊,那就不用了。下次到府上拜訪時,我直接跟她說,不是什么急事。”

  “啊?可是……”

  “真沒關系,請別打擾她,讓她睡吧,打擾您了。”

  “哦。那么,明天早上我再告訴她中道老師打過電話找她。”

  “好,那就請您轉告。對不起,這么晚還打擾您。”正晴急忙掛斷電話,腋下已經被汗水浸濕。

  雪穗多半是瞞著母親偷偷外出的,也許和剛才的電話有關。雖然對她的目的地大感好奇,但正晴不想妨礙她。但愿雪穗的謊言不會因為自己這個電話被拆穿,他想。

  他的擔憂第二天便解除了。雪穗打電話給他:“老師,媽媽說昨晚您打電話給我。對不起,我今天一早社團有練習,昨天很早就睡了。”

  聽到她這么說,正晴便知道她對禮子說的謊并沒有被拆穿。

  “也沒有什么事,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有點擔心。”

  “怎么?”

  “我看到你一臉沉重地搭上出租車。”

  一時間她沒有說話,然后才低聲道:“原來老師看到了。”

  “我在拉面店里啊。”正晴笑著說。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老師幫我和媽媽保密了對不對?”

  “因為要是被你媽媽知道,可能會不太妙。”

  “嗯,沒錯,那就不太妙了。”她也笑了。

  原來事情沒有那么嚴重——正晴從她的反應猜想。

  “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看和之前那個電話有關。”

  “老師太厲害了,一點也沒錯。”說著,她把聲音壓低,“是我朋友自殺未遂。”

  “啊?自殺?”

  “好像是被男朋友甩了,一時沖動才想不開,我們幾個好朋友急忙趕去她那里。可是,這種事總不能跟媽媽說。”

  “那是。你朋友怎樣了?”

  “嗯,已經沒事了。看到我們之后,她就恢復了理智。”

  “那就好了。”

  “她真是太傻了,不過就是男人嘛,何必這樣就尋死。”

  “沒錯。”

  “所以嘍,”雪穗開朗地繼續說,“這件事就麻煩老師保密了。”

  “好,我知道。”

  “那么,下星期見。”她掛斷電話。

  回想起當時的對話,正晴至今仍不禁苦笑。他萬萬沒有想到會從她嘴里聽到“不過就是男人嘛”這種話。他深深體會到,年輕女孩的內心實在不是旁人能夠想象的。不必擔心,令千金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稚嫩——他很想對眼前老婦人這般說。

  當他把茶喝完時,玄關傳來格子門打開的聲音。

  “好像回來了。”禮子站起身。

  正晴也離開座位,利用面向庭院的玻璃門反射出的影子,迅速檢查頭發是否凌亂。你這笨蛋,臉紅心跳個什么勁兒啊!——正晴臭罵映在玻璃上的影子。

  2

  中道正晴隸屬于北大阪大學工學院電機工程學系第六研究室,選擇的畢業研究主題是利用圖形理論的機器人控制。具體地說,是根據單一方向的視覺辨識,使計算機判斷該物體的立體形狀。

  他坐在書桌前修改程序時,研究生美濃部叫他:“哎,中道,來看看這個。”美濃部坐在惠普個人電腦前,盯著屏幕。

  正晴站在學長身后,看向黑白畫面,那里顯示出三個格眼細密的方格和一個類似潛水艇的圖案。他認得這個畫面,那是他們稱為“Submarine”的游戲,內容是盡快擊沉潛藏于海底的敵方潛水艇。從三個坐標顯示的幾項數據推測敵人的位置,正是這個游戲的樂趣所在。當然,如果只顧攻擊,己方的位置便會遭敵人察覺,招致魚雷反擊。

  這個游戲是第六研究室的大學生和研究生利用研究余暇做出來的,程序的編寫與輸入均以共同作業進行,可說是他們的地下畢業研究。

  “有什么不對?”正晴問。

  “你仔細看,這跟我們的‘Submarine’有點不同。”

  “嘿!”

  “像這個坐標顯示的方式,以及潛水艇的形狀也有點不同。”

  “怪了,”正晴凝神仔細觀察,“是啊。”

  “很奇怪吧?”

  “是啊,有人改過程序了?”

  “不是。”

  美濃部重新啟動電腦,按下放置在身旁的錄音機按鍵,取出磁帶。這部錄音機不是用來聽音樂,而是個人電腦的外接儲存裝置。雖然IBM已經發表了使用碟形磁盤的儲存方式,但個人電腦的外接儲存裝置大多仍使用卡帶。

  “我把這個放進去,啟動后就是剛才那樣。”美濃部把卡帶遞給正晴。卡帶上的標簽只寫著“MarineCrash”,是印刷體,不是手寫的。

  “‘MarineCrash’?這是什么?”

  “三研的永田借我的。”美濃部說。三研是第三研究室的簡稱。

  “他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因為這個。”美濃部從牛仔褲口袋里拿出車票夾,抽出一張折起的紙,看來是從雜志里剪下的。他把那張紙攤開。

  各式個人電腦游戲郵購——行字映入眼簾。下面還有產品名稱和該游戲的簡單說明,以及售價表。產品共約三十種,價錢便宜的一千多元,昂貴的大約五千元出頭。

  “MarineCrash”在表格中段,字體較粗,還附注“娛樂性★★★★”。用粗體標明的還有另外三種,但標示四顆星的只有這個,一看就知道賣方強力推薦。

  從事售賣的是一家叫“無限企劃”的公司,正晴既沒見過也沒聽說過。

  “這是什么?競有人在做這種郵購業務?”

  “最近有時候會看到,我沒注意,不過三研的永田說他早就知道。看到這個‘MarineCrash’的游戲內容跟我們的‘Submarine’很像,他覺得奇怪。后來,他有朋友在這里下訂單買東西,他去借來看。結果就像你看到的,內容一模一樣。他嚇了一跳,跑來告訴我。”

  “嗯……”正晴一頭霧水,“這是怎么回事?”

  “‘Submarine’,”美濃部說著往椅背靠去,金屬擠壓摩擦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響,“是我們的原創作品。沒錯,說得精確一點,我們是拿麻省理工學生做的游戲為基礎,可是,這是靠我們自己的創意開發出來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一個毫不相關的人,在毫不相關的地方想到同樣的創意,還具體地做出來,這種偶然可以說幾乎不存在,對嗎?”

  “這么說……”

  “唯一的可能,就是我們當中有人把‘Submarine’的程序泄漏給這家‘無限企劃’。”

  “不會吧?”

  “你想得到其他的可能嗎?手上有‘Submarine’的,只有參與制作的成員,如果不是特殊情況,也不隨便出借。”

  對于美濃部的質疑,正晴無話可說。的確,他實在想不出其他可能。事實擺在眼前,酷似“Submarine”的游戲正通過郵購渠道出售。

  “要集合大家嗎?”正晴提議。

  “有這個必要。馬上就要午休了,叫大家吃過飯后到這里集合吧。問過所有人可能會有線索。當然,前提是那人沒有說謊。”美濃部嘴角一撇,用指尖把金邊眼鏡往上推。

  “我實在很難想象有人會背著大家,把東西賣給商人。”

  “中道,你要相信大家是你的自由,但有人出賣我們,這是不爭的事實。”

  “也不一定是蓄意吧?”

  聽到正晴的話,美濃部揚起一道眉毛:“什么意思?”

  “也可能是在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別人偷走了程序。”

  “你是說,嫌疑人不是成員,而是他身邊的人?”

  “是。”雖然對“嫌疑人”這種說法有點排斥,正晴還是點點頭。

  “不管怎樣,都有必要詢問所有人。”說著,美濃部將雙手盤在**。

  參與“Submrine”研制的,包括美濃部在內共有六人,大家在午休時間全部聚在第六研究室。美濃部報告了事情的經過,但所有人都堅稱自己一無所知。

  “先不說別的,做這種事,肯定會像現在這樣露出馬腳,哪有人會笨到想不到這一點。”一個四年級學生對美濃部說。

  另一個人則說:“既然要賣,當然是跟大家商量后我們自己賣啊,這樣賺的錢絕對更多。”

  有沒有人曾經把程序借給別人?美濃部提出這個問題。有三個學生回答,曾經借給朋友玩過,但都是在本人在場的情況下,每個人都確定朋友沒有時間復制程序。

  “這么說,可能是有人擅自把程序拿了出去。”美濃部要每一個人交代記載程序的卡帶的去向。但是,沒有任何人遺失。

  “大家再想一想。既然不是我們,那么就是我們身邊有人擅自把‘Submarine’賣給別人,而出錢買下的人,競公然拿來兜售。”美濃部心有不甘地依次注視大家。

  解散后,正晴回到座位,再度確認記憶。最后的結論是至少自己的卡帶沒有被人偷拿的可能。平常,他都把儲存了其他數據的卡帶和“Submarine”卡帶收在家里書桌抽屜里。帶出來的時候也隨身片刻不離,甚至從未把卡帶留在研究室里。換句話說,東西絕對不可能從他這里遭竊。

  話雖如此,這件事卻讓他有了全然不同的感想。他完全沒有想到他們的游戲之作竟然可以成為商品,或許,這將是一項全新的商機……

  3

  正晴想起唐澤雪穗的身世,是在與禮子交談后半個月左右,他陪朋友到位于中之島的府立圖書館查資料的時候。這位朋友是他在冰球社的同伴,姓垣內。垣內為了寫報告,正在調查以前的新聞報道。

  “哈哈!對對對,就是那時候,我也常被叫去買手紙。”垣內看著攤開的報紙縮印本,小聲地說。桌上放著十二冊縮印本,從一九七三年七月份到一九七四年六月份,每月一冊。

  正晴從旁邊探頭去看。垣內看的是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二日的報道,內容是大阪千里新市鎮的超級市場內,手紙賣場擠進了三百名消費者。

  那是石油危機時的事情,垣內正在調查電力能源需求,必須閱覽當時的相關報道。

  “東京也有搶購囤積的情形嗎?”

  “好像有。不過東京那邊,應該是搶清潔劑搶得比手紙兇。我表弟說,他不知道被叫去買過多少次。”

  “哦,這里也寫著,有主婦在多摩的超市買了市價四萬元的清潔劑。這該不會就是你親戚吧?”垣內笑著逗他。

  “胡說八道。”正晴也笑著回答。

  正晴心想,自己那時在做些什么呢?他當時正讀高一,剛搬到大阪不久,正努力適應新環境。

  他突然想不知道那時雪穗幾年級,在心里算了算,應該是小學五年級。但他無法想象她小學時的模樣。接著,他便想起唐澤禮子的話:“是意外身亡,我記得是雪穗剛升上小六的時候。好像是……五月吧。”她指的是雪穗的生身母親。雪穗讀小六……就是一九七四年。

  正晴從縮印本中找出一九七四年五月份那一冊,在桌上攤開。

  那個月發生過“眾議院通過修訂《大氣污染防治法》”、“主張女權的女性為反對《優生保護法修正案》于眾議院集會”等事件。還有日本消費者聯盟成立、東京都江東區7一Eleven第一家店開業的報道。

  正晴翻到社會版,不久便找到一則小篇幅報道,標題是“大阪市生野區煤氣爐熄火造成一人中毒身亡”,內容如下:廿二日午后五時許,大阪市生野區大江西七丁目吉田公寓一0三室房客西本文代(女,三十六歲),被公寓物業公司的員工發現倒在屋內,經緊急呼叫救護車急救,但西本女士到院前已身亡。據生野分局調查,發現尸體時屋內煤氣彌漫,西本女士可能死于煤氣中毒。現正針對煤氣外泄的原因進行調查,據分析極有可能是煤氣灶上加熱的大醬湯溢出導致熄火,西本女士卻未發現。

  就是這個!正晴很有把握。報道與唐澤禮子告訴他的幾乎完全一致。目擊者中并未出現雪穗的名字,這應該是報社基于新聞道德作的處理。

  “你看什么那么認真?”垣內從旁邊探頭過來。

  “哦,沒什么大不了的。”正晴指著報道,說是發生在家教學生身上的事。

  垣內大為驚訝。“哦,竟然還上了報,真不簡單。”

  “又不是跟我有關。”

  “可你不是在教那個小孩嗎?”

  “對。”

  “嗯……”垣內不明所以地發出欽佩的鼻音,又看了一次報道,“生野區大江,在內藤家附近嘛。”

  “內藤?真的?”

  “應該沒錯。”

  他們說的內藤是冰球社的學弟,比正晴低一屆。

  “下次我問問內藤好了。”正晴邊說邊把報紙上吉田公寓的住址抄下來。

  他在兩個星期后才向內藤問起這件事。因為上了大四,已經不參與冰球社的活動,也鮮有機會和學弟碰面。正晴到社團,也是因為缺乏運動開始發胖,想稍微活動一下筋骨。

  內藤體格瘦小。雖然擁有高超的溜冰技巧,但體重不夠,近距離接觸時不耐撞,實力并不太強。但他為人細心周到,又懂得照顧別人,所以在社內擔任干部。

  正晴趁著在操場上做體能訓練的空當找上內藤。

  “哦,那件意外。我知道,那是幾年前的事來著?”內藤邊用毛巾擦汗邊點頭,“就在我家附近,雖說不是隔壁,但也沒幾步路。”

  “當時在你們那里是不是成了話題?”正晴問。

  “那應該叫話題嗎?倒是有一些奇怪的流言。”

  “說什么?”

  “嗯,說不是意外,而是自殺之類的。”

  “你是說,開煤氣尋死?”

  “對。”回答后,內藤看著正晴,“怎么了,學長?有什么不對?”

  “唔,其實是跟我認識的人有關。”他向內藤說明緣由,內藤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原來學長在教那一家的小孩。真是很巧。”

  “對我來說沒什么巧不巧的。不過,你再說仔細一點,為什么會有自殺的流言?”

  “不知道,我不太清楚,那時我才念高中。”內藤偏了一下頭,立刻似乎想起了什么,往手上捶了一拳,“啊!對了,去問那里的大叔,他可能知道什么。”

  “誰啊?”

  “我租停車位的物業大叔。他曾說過,因為房客在公寓里開煤氣自殺,把他害慘了。他說的大概就是那間公寓吧?”

  “物業?”一個念頭從正晴腦中閃過,“你說的是發現尸體的人?”

  “是他。”

  “可以麻煩你幫我確認一下嗎?”

  “可以。”

  “拜托你了,我想詳細了解一下。”

  “好。”

  體育類社團里長幼有序。學長托他這種麻煩事,內藤雖然感到困惑,也只能抓抓腦袋點點頭。

  第二天傍晚,正晴坐在內藤駕駛的豐田卡瑞那前座上,這是內藤以三十萬元向表哥買的二手車。

  “抱歉,麻煩你這種事。”

  “哪里,我無所謂,反正就在我家附近。”內藤和顏悅色。

  前一天答應的事,學弟立刻就辦了。他打電話給為自己介紹停車位的物業中介,確認對方是否是五年前煤氣中毒案的目擊者。對方表示發現尸體的人不是他,而是他兒子,他兒子目前在深江橋經營另一家店。深江橋位于東成區,在生野區北邊。抄寫了對方電話號碼并繪有簡圖的便條,現在就在正晴手里。

  “中道學長果然很認真。是因為了解家教學生的身世,對教學有幫助對不對?我打工的時候,實在沒辦法做到這種程度。”內藤佩服地說。看他自行如此解釋,正晴不置可否。

  事實上,他也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當然,他知道自己受到雪穗強烈吸引,但他并非因此才想知道她的一切。照他的看法,他認為過去的事根本無關緊要。

  他想,大概是因為無法了解她吧。即使他們的距離近得可以觸碰彼此,言談也很親近,但有時他仍會驀然覺得她遙不可及。他不明白為什么,并因此心生焦躁。

  內藤不時和他攀談,講的是今年新加入的社員。“每人程度都好不到哪里去。有經驗的人很少,所以今年冬天是關鍵。”把隊伍成績看得比自己的學分更重的內藤,臉色略帶凝重。

  田川不動產深江橋店位于白干道中央大道轉彎的第一條路上,剛好就在阪神高速公路東大阪線高井田交流道旁。店里,一個瘦子正在書桌前填寫文件,看來沒有別的職員。瘦子看到他們,便道“歡迎光臨,找公寓嗎?”顯然以為他們想找房子。

  內藤向他解釋,他們是來打聽吉田公寓那次意外事件的。“我向生野店的大叔打聽,他說遇到那件意外的是這邊的店長。”

  “哦,沒錯。”瘦子警惕的眼神在兩個年輕人臉上交替,“都過了這么久,為什么還問這個?”

  “發現尸體時,有一個女孩也在場吧?”正晴說,“一個名叫雪穗的女孩,那時她姓西本……沒錯吧?”

  “對,是西本家。你是西本的親戚?”

  “雪穗同學是我的學生。”

  “學生?哦,原來你是學校老師。”瘦子恍然大悟般點點頭,再次看了看正晴,“這么年輕的老師!”

  “是家教老師。”

  “家教?明白了。”他眼中露出輕蔑的神色,“那孩子現在在哪里?她媽死了,不就無依無靠了嗎?”

  “她被親戚收養了,一戶姓唐澤的人家。”

  “哦。”瘦子似乎對姓氏不感興趣,“她好不好?后來再沒見過了。”

  “很好,現在念高二。”

  “已經這么大了。”

  瘦子從柔和型七星煙盒里抽出一根,銜在嘴里。正晴看在眼里,心想,沒想到他挺趕時髦的。這種煙在兩年多前推出,盡管一般風評認為味道不佳,但甚受喜新厭舊的年輕人歡迎。正晴的朋友有一大半都放棄了老七星,改抽這個。

  “她是怎么跟你說這件事的?”吐了一口煙后,瘦子問道。他一看對方年紀比他小,口氣變得不客氣起來。

  “她說受過田川先生很多幫助。”

  這當然是謊話,他沒跟雪穗提過這件事。他怎么忍心碰觸她的痛處?

  “哎,也說不上什么幫助!那時嚇都嚇死了。”

  看來他就是田川。他往椅背一靠,雙手枕在腦后,然后一五一十地說起發現西本文代尸體時的情景,可能正好閑著沒事做。正晴也得以掌握整起意外的概況。

  “比起發現尸體那時,后來的事更麻煩。警察跑來問東問西。”田川皺起眉頭。

  “都問些什么?”

  “進屋時的事。我說我除了打開窗戶、關掉煤氣總開關外,沒有碰其他地方,不知他們是哪里不滿意,還問我有沒有碰鍋、玄關是不是真的上了鎖,真服了他們。”

  “鍋有什么問題?”

  “我也不知道。他們說什么如果是大醬湯冒出來,鍋四周應該更臟才對。話是這么說,事實就是冒出來的湯澆熄了火,又有什么辦法?”

  聽著田川的話,正晴心里想象當時的狀況。他自己也曾在煮方便面時,不小心讓鍋里沸騰的熱水冒出來過。那時鍋四周的確會弄臟。

  “話說回來,能夠讓請得起家教的家庭收養,就結果來說,對她也是好事一樁吧。跟那種母親生活在一起,她大概只有吃苦的份。”

  “她母親有什么不對?”

  “我不知道,可是生活應該很苦。以前是在烏龍面店之類的地方工作,也是勉強才付得起房租,而且還有積欠哩!”田川朝著上空吐煙。

  “這樣啊。”

  “可能是因為日子過得很苦吧,那個叫雪穗的女孩冷靜得出奇。發現她母親尸體的時候,連一滴眼淚也沒流。這倒是嚇了我一跳。”

  “哦……”正晴頗感意外,回視田川。禮子對他說過,雪穗在文代的葬禮上號啕大哭。

  “那時,有人認為可能是自殺,對吧?”內藤從旁插話。

  “啊,沒錯沒錯。”

  “那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有好幾件事表明,這樣比較講得通。不過我是從一個一直跑來找我的警察那里聽來的。”

  “講得通?”

  “是哪些啊?很久了,我都忘了。”田川按著太陽**,但不久便抬起頭來,“啊啊,對了。西本太太吃了感冒藥。”

  “感冒藥?這有什么?”

  “吃的不是普通的量。照空藥袋看,好像是一次就吃了一般用量的五倍還不止。記得他們說,尸體被送去解剖,結果證明真的吃了那么多。”

  “五倍還不止……那的確很奇怪。”

  “所以警察才懷疑,是不是為了助眠。不是有種自殺方法,是吃安眠藥加開煤氣嗎?他們才會懷疑是不是因為安眠藥很難買,才用感冒藥代替。”

  “代替安眠藥……”

  “好像還喝了不少酒,聽說垃圾筒里有三個杯裝清酒的空杯子。人家說那個太太平常幾乎不喝酒,所以也是為了入睡才喝的吧?”

  “唔。”

  “啊,對了,還有窗戶。”可能是記憶漸漸復蘇的緣故,田川打開了話匣子。

  “窗戶?”

  “有人認為房間關得死死的,太奇怪了。她們住處的廚房沒有排氣扇,做飯時本該把窗戶打開。”

  正晴聞言點頭,的確如此。

  “不過,”他說,“也有可能是忘了打開。”

  “是啊,”田川點點頭,“這不能算是自殺的有力證據。感冒藥和杯裝清酒也一樣,別的解釋也說得通。更何況,有那孩子作證。”

  “那孩子是指……”

  “雪穗。”

  “作什么證?”

  “她也沒說什么特別的,只是證實說她媽媽感冒了,還有她媽媽覺得冷的時候,偶爾也會喝清酒。”

  “嗯。”

  “刑警他們說,就算感冒吃藥,那個藥量也太奇怪了,可是她吃那么多藥到底想干嗎,只有問死者才知道了。再說,要自殺干嗎特地把鍋里的大醬湯煮到冒出來呢?因為這樣,后來就當作意外結案了。”

  “警察對鍋有疑問嗎?”

  “天知道。反正那也不重要吧?”田川在煙灰缸里把煙摁熄,“警察說要是早三十分鐘發現,或許還有救。不管是自殺還是意外,她就是注定要死吧。”

  他話音剛落,有人從正晴他們身后進來了,是一對中年男女。“歡迎光臨!”田川看著客人出聲招呼,臉上堆滿生意人的親切笑容。正晴明白他不會再理睬自己,便向內藤使個眼色,一同離開。

  4

  略帶棕色的長發遮住了雪穗的側臉。她用左手中指把發絲挽在耳后,但仍遺漏了幾根。正晴非常喜歡她這個*頭發的動作,看著她雪白光滑的臉頰,便會忍不住生出一股想吻她的沖動,從第一次上課便是如此。

  求空間中兩個面相交時的直線方程式——雪穗正在解這一問題。解法-已經教過,她也懂了,她手里的自動鉛筆幾乎未曾停過。

  距離正晴規定的時間還有很久,她便抬起頭說:“寫完了。”正晴仔細檢查她寫在筆記上的公式。每個數字和符號都寫得很清楚,答案也正確。

  “答對了,非常好,無可挑剔。”他看著雪穗。

  “真的?好高興哦。”她在**輕輕拍手。

  “空間坐標方面你大概都懂了。只要會解這個問題,其他的都可以當作這一題的應用題。”

  “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我買了新紅茶呢。”

  “好,你一定有點累了。”

  雪穗微笑著從椅子上站起,離開房間。

  正晴仍坐在書桌旁,環視房間。她去泡茶的時候,他都單獨留在房里,但這段時間總是讓他坐立難安至極點。坦白說,他很想探索房間的每個角落,想打開小小的抽屜,也想翻開書架上的筆記本。不,即使只知道雪穗用的化妝品品牌,一定也會得到相當的滿足。但是,如果他到處亂翻,被她發現了……一想到這里,他只得安安分分地坐著。他不想被她瞧不起。

  早知如此,就把雜志帶上來了,他想。今天早上,他在車站零售攤買了一本男性流行雜志。但雜志在運動背包里,那被他留在了一樓的玄關。背包有些臟,又是他練習冰球時用的大包,他習慣上課時把它留在下面。

  無可奈何之下,他只能看著室內。書架前有一臺粉紅色的小型錄音機,旁邊堆著幾卷卡帶。

  正晴稍稍起身,好看清楚卡帶的標示。上面有荒井由實、OFFCOURSE等名字。

  他重新在椅子上坐好,從卡帶聯想到全然無關的事——“Submarine”。他們今天再次在美濃部主導下交換消息,但對于程序從何泄漏仍無頭緒。另外,美濃部打電話到出售卡帶的“無限企劃”公司,也一無所獲。

  “我問他們是怎么拿到程序的,對方堅持不肯透露。接電話的是個女人,我請她叫技術人員來聽,也不得其門。他們一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勾當,我看目錄上其他商品的程序一定也是偷來的。”

  “直接去他們公司呢?”正晴提議。

  “我想沒有用,”美濃部當下便駁回,“你去指責說他們的程序是從我們這里剽竊的,他們也不會理你。”

  “如果拿‘Submarine’給他們看呢?”

  美濃部依然搖頭。“你能證明‘Submarine’是原創作品嗎?只要對方說一句你是抄襲‘MarineCrash’的,便無言以對。”

  聽了美濃部的話,正晴越來越懊惱。“照學長的說法,豈不是什么程序都可以偷來賣了?”

  “沒錯。”美濃部冷冷地說,“這個領域遲早也需要著作權的保護。其實,我把事情告訴了懂法律的朋友。我問他,如果能證明他們偷了我們的程序,可以要求什么賠償。他的回答是‘No’。換句話說,非常困難,因為沒有先例可循。”

  “怎么這樣……”

  “正因為這樣,我巴不得找到罪魁禍首,找到以后,絕對要他好看。”美濃部惡狠狠地說。

  就算找到剽竊者,頂多也只能揍他幾拳吧。正晴甚感無力,腦海里浮現出同伴的臉。到底是誰這么粗心,讓人偷走了程序?他真想數落那家伙一頓。

  原來程序也是一種財產啊——正晴再次這么想,以前他鮮少意識到這一點。到目前為止,由于這程序對他而言非常重要,存放處置都很小心,卻幾乎從未想過會有人偷。

  美濃部提議,每個人把自己曾對其展示、提及“Submarine”的名單列出來,理由是“會想到剽竊‘Submarine’的人,一定對它有所了解”。大家都把想得到的名字列了出來,人數多達數十人。研究室的人、社團伙伴、高中時代的朋友等等,什么人都有。

  “這當中應該有人和‘無限企劃’有所關聯。”美濃部注視著抄錄了名字的報告用紙,嘆了口氣。

  正晴能夠理解他嘆氣的原因,即使有所關聯,也不見得是直接的。這數十人當中,不乏再延伸出更多分支的可能性。果真如此,要實際追蹤調查談何容易!

  “每個人去問自己提過‘Submatine’的人吧,一定可以找到線索。”

  同伴們紛紛對美濃部的指示頷首贊成。正晴雖然點頭,心里卻不禁懷疑:這么做真的能找到剽竊者嗎?

  他幾乎沒有和別人提過“submarine”,對他而言,制作游戲也是研究的一環,這種專業的話題,外行人多半感到枯燥乏味,而且游戲本身的趣味性也遠不及“太空侵略者”。

  不過,有一次他把“Submarine”的事告訴過一個完全無關的人,那個人正是雪穗。

  “老師在大學里做什么研究呀?”

  聽到她這么問,正晴先說起畢業研究的內容,但影像解析和圖形理論對一個高二女生自然不是什么有趣的話題。雪穗臉上雖然沒有明白表示無聊,但聽到一半,顯然失去了興趣。為引起她的注意,他提起游戲。她眼睛隨之一亮。

  “哇!聽起來好有趣哦,你們做的是什么樣的游戲?”

  正晴在紙上畫出“Submarine”的畫面,向她說明游戲內容。雪穗聽得出神。

  “好厲害哦,原來老師會做這么厲害的東西呀!”

  “不是我一個人,是研究室的伙伴一起做的。”

  “可是,整個架構老師不是都懂嗎?”

  “是。”

  “所以還是很厲害呀!”

  在雪穗的注視下,正晴感覺心頭火熱起來。聽到她說贊美的話,是他無上的喜悅。

  “我也好想玩玩看哦。”她說。

  他也想實現她這個愿望,問題是他沒有電腦,研究室里雖然有,但總不能帶她去。說明了這一點,她露出失望的神情。

  “真可惜。”

  “如果有個人電腦就好了。可我朋友也都沒有,因為太貴。”

  “只要有個人電腦就可以玩了?”

  “對,把卡帶里存的程序輸進去就行。”

  “卡帶?什么卡帶?”

  “就是普通的磁帶。”

  正晴向雪穗解釋卡帶可以作為電腦的外接儲存裝置。不知為何,她對這件事深感興趣。

  “喏,老師,可不可以讓我看看那卷卡帶?”

  “當然可以,可是看也沒用,那就是普通的卡帶,跟你的一模一樣。”

  “有什么關系,借我看看嘛。”

  “哦,那好。”

  大概雪穗以為電腦用品或多或少和普通卡帶有所不同。明知她會失望,又去上課時,正晴還是從家里把卡帶帶了過去。

  “耶,真的是普通的卡帶。”她把記錄了程序的卡帶拿在手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不是說過了嗎?”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卡帶也有這種用途。謝謝老師。”雪穗把卡帶還給他,“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吧?忘了帶走就糟了,最好現在馬上收進包里。”

  “好。”正晴深以為然,便離開房間,把卡帶收進放在一樓的包內。雪穗和程序的關系僅止于此。此后,她和正晴都再沒提起“Submarine”。

  這段經過他并沒有告訴美濃部他們,因為沒有必要。他確定雪穗偷竊程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開始他就完全沒有將她列入考慮。

  當然,若雪穗有意,那天完全可以從運動背包里偷偷取走卡帶。她只須假裝上洗手間,溜到一樓即可。

  但她拿了又能怎樣?光偷出來是沒有用的。要瞞住他,必須在兩小時內復制卡帶,再把原先的卡帶放回背包才行。當然,只要有設備就辦得到。但她家不可能有個人電腦,復制卡帶可不是翻錄OFFCOURSE的錄音帶。

  假設她是嫌疑人,的確是一個有趣的幻想題材……想著想著,正晴不覺露出笑容。門恰好在此時打開。

  “老師,什么事那么好笑?笑得那么開心。”雪穗端著放有茶杯的托盤,笑道。

  “啊,沒什么。”正晴揮揮手,“好香!”

  “這是大吉嶺哦。”

  她把茶杯移到書桌上,他拿起一杯,啜了一口,又放回書桌,不料一時失手,茶水灑在牛仔褲上。“嘿!我怎么這么笨!”他急忙從口袋里取出手帕,一張對折的紙隨之掉落在地板上。

  “還好嗎?”雪穗擔心地問。

  “沒事。”

  “這個掉了。”說著,她撿起那張紙,在看到內容的一剎那,她的一雙杏眼睜得更大了。

  “怎么?”

  雪穗把那張紙遞給正晴,上面寫著電話號碼,畫有簡圖,還標示出田川不動產。原來正晴把生野店店主寫給內藤的便條隨手塞進了口袋。

  糟!他心中暗自著急。

  “田川不動產?是在生野區的那家嗎?”她的表情有點僵硬。

  “不,不是生野區,是東成區。你看,上面寫著深江橋。”正晴指著地圖。

  “不過,我想那里應該是生野區的田川不動產的分店或姐妹店。那家店是一對父子開的,大概是兒子在打理吧。”

  雪穗說得很準確。正晴一面注意不露出狼狽的神色,一面說:“哦,這樣啊。”

  “老師,你怎么會去那里呢?去找房子?”

  “沒有,我只是陪朋友去。”

  “哦……”她露出遙望遠方的眼神,“我想起一些特別的事。”

  “啊?”

  “以前我住的公寓,就是生野區的田川不動產管理的。我曾在生野區的大江住過。”

  “哦。”正晴回避開她的視線,伸手拿茶杯。

  “我母親去世的事,老師知道嗎?我是說我生母。”她的聲音很平靜,聽起來比平常低。

  “不知道。”他拿著茶杯搖頭。

  雪穗嫣然一笑:“老師,你真不會演戲。”

  “呃……”

  “我知道,上次我遲到的時候,老師和媽媽聊了很久,不是嗎?老師是那時聽說的吧?”

  “呃,嗯,聽了一點點。”他放下茶杯,搔搔頭。

  雪穗拿起茶杯。她喝了兩三口紅茶,長出一口氣。

  “五月二十二日,”她說,“我母親去世的日子,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正晴默默點頭。他也只能點頭。

  “那天天氣有點涼,我穿著媽媽為我織的開襟毛衣上學。那件毛衣我現在還留著。”她的視線望向五斗柜,那里面多半收納了充滿心酸回憶的物品。

  “你一定嚇壞了吧?”正晴說。他認為應該說些什么,但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不該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好像在做夢,當然,是噩夢。”雪穗不自然地笑了,然后又回到原本悲傷的表情,“那天,學校放學后,我跟朋友一起玩,比較晚回家。如果我沒有去玩的話,也許可以早一個小時回家。”

  正晴明白她話里的含意,那一個小時意義重大。

  “如果我早一個小時回家……”雪穗咬了一下嘴唇,繼續說,“這樣的話,媽媽可能就不會……一想到這里……”

  正晴一動也不動,聽著她的聲音轉成哽咽。他想掏手帕,卻不知該何時掏。

  “有時候,我覺得媽媽等于是我害死的。”

  “這種想法不對,你又不是明明知道情況卻故意不回家。”

  “我不是這個意思。媽媽為了不讓我過苦日子,吃了很多苦,那天累得筋疲力盡,才會出事。如果我更懂事一點,不讓媽媽吃苦,就不會發生那事了。”

  正晴屏住呼吸,看著大滴的淚水從她雪白的臉頰上滑落。他恨不得緊緊抱住她,但當然不能這么做。我這笨蛋!正晴在心里痛罵自己。事實上,從聽說事件經過后,他腦海里潛藏著一個非常可怕的想象。

  真相似乎不是自殺。

  服用過量的感冒藥空藥袋,杯裝清酒,窗戶不合常理地緊閉,這些都應解釋為自殺才合理。而與這個結論相悖的,只有澆滅煤氣灶的鍋。

  然而警察說,湯汁雖然澆熄了爐火,鍋四周卻不太臟。

  正晴分析,實際上是自殺,但有人把鍋里的大醬湯潑了出來,把現場布置成意外。而且,此人除了雪穗不可能有別人。而她會針對感冒藥和酒的疑點加以解釋,也就說得通了。

  她為什么要將自殺布置成意外?應該是為了世人的眼光。考慮到自己以后的人生,母親自殺身亡只會造成負面影響。

  只是,這個想象撇不開一個可怕的疑問。那便是——雪穗最初發現出事時,她母親已經氣絕,還是尚有一線生機?

  田川說,聽說只要早三十分鐘發現,便能撿回一命。

  當時,雪穗有唐澤禮子這位可以依靠的人。或許,雪穗早已在與唐澤禮子的往來中,感覺出萬一親生母親發生意外,這位高雅的婦人可能會收養她。這么一來,當雪穗發現母親處于瀕死狀態,她會采取什么行動?

  這正是這個想象最可怕之處。正晴也因考慮至此,沒有繼續推理下去。但是,這個想法一直揮之不去。但是現在,看著她的眼淚,正晴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居心是多么卑鄙。這女孩怎么可能那么做呢?

  “不能怪你,”他說,“你再說這種話,天國的媽媽也會傷心的。”

  “那時候要是我帶了鑰匙就好了。那我就不用去找物業,就可以早點發現了。”

  “運氣真是不好啊。”

  “所以,我現在一定會把家里的鑰匙帶在身上。看,就像這樣。”雪穗站起來,從掛在衣架上的制服的口袋里拿出鑰匙給正晴看。

  “好舊的鑰匙圈啊。”正晴說。

  “是呀。這個,那時候也串了家里的鑰匙。可是偏偏就在那一天,我放在家里忘了帶。”說著,她把鑰匙放回口袋。

  鑰匙圈上的小鈴鐺發出了叮當的聲響。

上一篇:第三章
下一篇:第五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